我想現在是必要的真空吧?
內心有很多很想再次見到的人,
也有很多很想繼續完成的未完結的故事,
就像那終年嚮往著日光的向日葵一樣,
始終面對著陽光,儘管根部始終牢牢的拘泥在陰冷的大地上,
但是總有一天一定會再次盛開的吧?
在約定好的那座白色山丘,
在那個會同時降下冬天的雪與春天的雨的季節,
你所對自己許下承諾的一切,
一開始並沒有想過原來有辦法走得這麼遠啊,

所以總有一天一定會再次盛開的吧?
如果不親眼去瞧瞧的話,是不會知道的,
失去的東西越來越多了啊,但你仍執著著要繼續前進,
話說會失去的東西能夠算是曾經擁有過嗎?

所以你還是會繼續前進的吧,
儘管體膚及心靈已經疼痛到淚流不止,

該如何才能那樣冷酷地絕對?
相思的、戀慕的全都先暫時擱下吧,
因為他們值得更好的你啊,
而你又是那麼期待能夠再次見到那樣的盛開,
因為你值得那樣的盛開。

 

(Aimer- 茜さす(夏目友人帳 伍ED))

 

p.s 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是突然想抒發心情。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