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率觚 

CP:佛朗基X羅賓

.海賊同人衍生原創小短文

.吾子生日快樂!對不起讓妳久等了!M(Q皿Q)M

 

 

 

 

 

  妳果然是個很奇怪的女人。

 

 

 

 

 

 

 

  妮可.羅賓有一個很少人知道的小怪癖,這也是我最近才發現的。

 

  「心臟監控器?」

 

  「沒錯!不過正確來說,應該是心臟描記術的專用的其中一項醫療器材,是一種經過胸腔,藉著心臟的電生理活動,並通過皮膚上的電極捕捉下來記錄下來的診療技術…」

 

  此時在新世界的大海上,大雪紛飛。

 

  兩年不見的廚房兼飯廳的餐桌上,草帽海賊團的船醫多尼多尼喬巴此時正向共同用著飯後甜點的的夥伴們介紹著這兩年來他在「鳥類王國」特理諾王國習得的最新醫療技術,只見他特地推來餐桌邊的電腦器材及儀表板,還有此時正擺在桌上的他所謂的「心臟監控器」,洋洋得意的向大家介紹著。

 

  「呃…喬巴,你可以說得更簡單一點嗎?剛剛那一串話完全讓人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耶?」航海士娜美一邊吃著香吉士剛剛為她送上的甜甜圈,比兩年前更加成熟美麗的臉龐上布滿著困惑的問道。

 

  「欸───?我剛剛說的還不夠清楚嗎?」藍鼻子的小馴鹿喬巴一臉震驚的驚叫道。

 

  大部分智商原本就不高的夥伴們一致一臉無奈的搖頭:「完全不懂。」

 

  「敖嗚!你剛剛說的是哪國話啊!如果這裡有人聽的懂那本大爺這個大哥的位子就讓給他坐啦!」外型比兩年前更加不像人類的佛朗基大肆的抱怨道。

 

  「佛朗基!現在外面是零下二十度耶!這麼冷的天氣你還只穿一條泳褲你不怕凍死嗎?」喬巴則是注意到了其他的吐槽點。

 

  「喲齁齁齁…在下早就已經死囉…」布魯克趁隙插話胡亂說道。

 

  「混蛋!男子漢是不會怕冷的!只穿一條泳褲就是變態的美學!敖嗚!」佛朗基說著又跳到餐桌上開始跳起機械熱舞,魯夫、騙人布及布魯克則是開始拍手起鬨叫好。

 

  「說的好啊!機器人!哈哈哈哈…」

 

  「呵呵…簡單的說,喬巴的意思就是只要用這個儀器製作出一個人的心電圖,就能迅速知道那個人詳細的生理狀況及病因了,對嗎?」羅賓邊喝著一口熱咖啡一邊笑盈盈的說道,看來她是今天唯一聽懂喬巴語的人。

 

  「嘛~差不多就是那個意思吧!」喬巴歪著頭想了想後認同的說道。

 

  也許是跳舞跳得太投入了,佛朗基正好無法實現剛才說過的只要有人聽的懂喬巴說什麼就叫她一聲大哥的諾言。

 

  「簡單的說就是不可思議的心臟地圖嘛!」這時船長魯夫再度毫無根據的胡亂作出結論。

 

  「你不要什麼都用不可思議來解釋啦!而且根本就不是那個意思吧!」騙人布立刻大聲的吐槽。

 

  「哈哈哈哈…」被罵後船長仍然毫不在乎的大笑,跟兩年前一樣從來就不把這些批評放在心上。

 

  「話說回來,娜美小姐,今天下午我幫妳整理書房時整理出了一些舊地圖,妳還要留著嗎?」此時正提著茶壺幫羅賓的馬克杯傾倒咖啡的香吉士突然像想起了什麼事的向娜美詢問道。

 

  「你居然還幫那個女人整理書房…」索隆內心對香吉士的鄙視似乎又比兩年前更加深了一點。

 

  「羨慕嗎臭綠藻?我就是娜美小姐愛的奴隸!」後者則是得意洋洋的炫耀著自己的奴性,完全沒有任何羞恥的意思。

 

  「………」

 

  「就扔了吧,那些舊地圖都是以前打的草稿,反正正本我都還留著,所以那些我都不需要了;對了香吉士,等一下再去幫我打掃一下書房好嗎?總覺得還是有很多灰塵呢…」娜美一派悠閒指派給香吉士更多的工作,很顯然從回到船上以後幾乎都沒有親自動手過。

 

  「沒問題!包在我身上─────♥♥♥♥♥」香吉士則是開心的不斷在原地打轉,完全把娜美無理的要求當成了天賜的恩惠。

 

  「喂喂、那個花痴沒救了啊…」索隆默默的用自己的酒杯與說出這句話的佛朗基手裡的可樂乾杯。

 

  「等一下娜美,」這時羅賓突然開口了:「那些舊的地圖草稿,如果妳不需要的話,可以交給我處理嗎?我正好需要那些紙張呢。」

 

  「咦?如果羅賓妳要的話,當然可以啊,香吉士,等一下幫我把那些廢紙搬去給羅賓。」娜美馬上就轉頭賦予了香吉士新的任務。

 

  「樂意之至─────────♥♥♥♥♥♥」後者當然是又再度手舞足蹈的接受。

 

  「對了對了羅賓!我跟妳說喔!這個心電圖還有其他的功能喔!就連感冒或發燒的時候也可以拿來用喔…」

 

  眼看大家都對心電圖的話題興趣缺缺的樣子,喬巴立刻改向今天座中唯一聽得懂他的解釋的羅賓繼續熱切的分享他對心電圖的使用及研究心得。

 

  笑容可掬的傾聽著船醫訴說著一切的考古學家、甘之如飴的服侍的航海士的捲眉廚師、一起為了愚蠢的話題歡笑吵鬧著的船長、狙擊手、船匠與音樂家,以及在餐桌的一角靜靜喝酒的劍士。

 

  就如同兩年前一樣,溫暖愉快的晚餐時間,就這麼悄悄的結束了。

 

 

 

 

 

 

XXXXXXXXXX

 

 

 

 

  三個小時後,喬巴來到了夜深人靜、唯有羅賓一人,正挑燈在娜美淘汰的地圖草稿上認真的不知在描繪什麼的書房。

 

  「羅賓,可以打擾妳一下嗎?」小馴鹿帶著一臉無奈的神情走了進來,一副彷彿其實他也很不想來打擾羅賓的樣子。

 

  「怎麼了嗎?」羅賓戴著助讀的散光眼鏡,透過透明的玻璃的鏡片笑盈盈的回應著喬巴,永遠都是那麼和氣溫柔的樣子。

 

  「佛朗基剛剛放船錨的時候不小心摔到海裡去了,因為他只穿著一條泳褲根本無法保暖,所以不但因此得了重感冒,還一直高燒不退,我現在要離開他去廚房煎一下藥,大家都已經睡了,可以麻煩妳幫我照顧一下他嗎?」

 

  如果是一般人根本就不只是重感冒了吧?不過可見有些話果然不能說的太篤定呢,馬上就遭到現世報了,呵呵…

 

  羅賓回想起佛朗基剛剛在餐桌上那番吹噓著自己絕對不會感冒的言論,忍不住默默的在心裡輕笑著說道。

 

  「羅賓?」

 

  「沒問題,交給我吧。」

 

  美麗的考古學家站了起身,一如往常的對船醫笑應道,將剛才在桌上畫到一半的地圖稿紙用喝空的咖啡杯輕輕壓住,隨手拾起了放在桌邊的一本書籍隨著船醫前往了醫務室。

 

  這時在羅賓的身後,被遺留在書房的地圖草稿上,每一個有島嶼的圖形上,都被羅賓畫上了無數空白的人形。

 

 

 

 

 

 

  嘟、嘟、嘟、嘟、嘟…

 

  安靜的醫務室內,裹著毛毯躺在病床上頭暈腦脹的佛朗基,耳際傳來了心電圖穩定的運作的嘟嘟聲,瞇眼睜開微微朦朧的視線,只見喬巴剛剛才在餐桌上向大家展示的心電圖居然就在自己的旁邊,顯示著自己的心臟及生理狀況,剛剛被喬八強灌了幾顆退燒藥,還被喬巴囑以回房間說不定會傳然染給其他人所以今晚必須待在醫務室靜養的吩咐,雖然還是有點頭暈目眩,但是他已經覺得比剛剛從海裡出來時好多了。

 

  「可惡啊,真是太丟人了…」想起自己今天一點都不超級的表現,佛朗基不禁喃喃自語的抱怨道。

 

  「你醒了嗎?佛朗基?」

 

  妮可羅賓的聲音從右手邊傳了過來,佛朗基微微偏過頭看到正一派悠閒從容的坐在自己身邊看書的考古學家。

 

  「怎麼是妳啊妮可羅賓,喬巴呢?」佛朗基稍微動了一下,蓋在身上的毛毯的一角不小心稍微掀了開來。

 

  「喬巴去廚房幫你煎藥了,他不放心你一個人在這邊,所以請我過來幫他看著你。」羅賓笑著站起身,傾身向前替佛朗基重新塞好毛毯。

 

  「嘖,當老子是小孩子啊?那頭笨鹿猩猩。」

 

  「夥伴的關心讓你害臊了嗎?」

 

  「別、別亂說話!妮可羅賓!」

 

  被說中心情的佛朗基臉紅耳赤喝斥著,羅賓則是覺得很有趣的呵呵笑著繼續挖苦了下去。

 

  「呵呵…想不到機器人也會有生病的時候啊?」

 

  「喂喂、落井下石的行為可一點都不超級啊、啊…哈哈哈、哈啾─────!」

 

  羅賓笑著停止了挖苦,起身去倒了一杯熱開水給佛朗基。

 

  這時佛朗基忽然注意到羅賓擱在一旁的書籍,想起了今天晚餐時她向娜美討圖紙的事,他吸了吸鼻子轉頭望向醫務室的天花板。

 

  「話說…妳已經塗鴉完了嗎?那些地圖上現在大概都住滿了人了吧?」

 

  佛朗基指的是自己最近突然發現的,羅賓詭異的小怪癖,那就是,她會在廢棄的地圖上,標有島嶼圖形的地方,畫上許多毫無意義的人形。

 

  這艘船上除了他跟娜美以外沒有人知道這件事,那是有一天他碰巧經過書房時撞見的,很顯然羅賓並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這個怪癖,然而在被他發現後,她卻表現得很坦然。

 

  「欸,是呀,這樣大家就能從地圖上看到那裡有人了。」

 

  考古學家從容自若的回應道,也許是因為他們在生命上都有相似的殘缺,在佛朗基的面前她從來就毫不隱藏。

 

  其實她也說不清自己為何自己看到地圖就會有這樣的衝動,但是她從來就不想去弄清,只想任憑自己像強迫症一般無法抑制的在座落於紙海上的島嶼上不斷填滿大量的人形,直到整張紙都再也畫不下去了,她才會滿意的罷手。

 

  在地圖上你們看得到那裡有人嗎?就是因為你們用這樣的眼光看世界!才會做出這麼殘忍的事情!

 

  有時候她會想,也許那是童年的自己在內心深處對於那個永遠都無法彌償的痛恨,所做出的無意識的抗拒行為吧?很多時候,人們的一些不經意的無法解釋的習慣行為,不也都是來自於內心深處對某段回憶的遺憾而做出的補償嗎?

 

  只要一直這麼做,她便會不知不覺的對自己的過去感到好過許多;對自己、對歐哈拉、對薩烏羅、對母親…

 

  「這就是喬巴在晚飯時說的那個心電圖啊。」

 

  似乎是發現自己讓妮可羅賓回憶起了不快的過去,佛朗基立即將話題轉移到了別的地方,跟妮可羅賓交談總是讓人很舒服,他不覺中也覺得原本焦躁的心情似乎平靜了許多。

 

  「是呢。」羅賓笑著回應,話語的深處隱隱的回應著佛朗基的關心。

 

  「那還真巧啊,」

 

  「嗯?」

 

  「如果這張心電圖就跟魯夫說的一樣,是心臟的地圖的話,那麼本大爺在這張地圖上的確也看得到人呢。」佛朗基看著顯示心跳頻率波形的儀表板,若有所思的說道。

 

  「是嗎?」羅賓順著佛朗基的視線往心電圖的儀表板看去,隨口順著他話中有話的話語問了下去:「那麼,這張地圖上的那個人在哪裡呢?」

 

  佛朗基沒有說話,只是轉過臉來,靜靜的凝視著她。

 

  室內陷入一片鴉雀無聲的靜寂沉默,一切彷彿靜止了,在考古學家呆愣了幾秒鐘之後,美麗的臉龐上逐漸漾開了一片微紅的笑漪。

 

  接著,她站了起身,走近佛朗基的床邊並再度傾身向前。

 

  透過雪白月光的輕柔照射,從外向內望去,在小窗之中,可惜佛朗基正犯著鼻塞,不然他便能聞到那如花朵一般甜蜜的氣息撲鼻而來,幾縷柔順黑亮的髮絲輕柔散落到了他敞開的胸膛上,在那之中,考古學家輕輕的親吻了船匠。

 

  片刻之後,羅賓的唇瓣漸漸的離開了佛朗基。

 

  「…妳難道不怕被我傳染感冒嗎?」月色之中,船匠的嘴角隱隱的掛著一絲無法掩飾的笑意。

 

  「你難道不想知道我的心電圖上有沒有人嗎?」考古學家溫柔的目光,距離船匠的臉龐僅有近到能夠聽見彼此的呼吸的微弱距離,她慧黠的微笑而答。

 

  「哼,」

 

  雪亮而泛著隱隱曖昧的輕柔話語,讓躺在病床上的船匠忍俊不住的笑了出聲,接著,一隻粗壯的機械大掌從毛毯下伸了出來,並將傾身俯在自己身前的妮可羅賓一把攬入了懷中…

 

 

 

 

  「妳果然是個很奇怪的女人。」

 

 

 

 

 

 

                                                       END.

 

 

 

[後記]:

  喬巴你去煎個藥也煎太久了吧?還有,不過是重感冒就要用心電圖也太誇張了吧!(自己吐槽自己):P

  親愛的吾子,真的很對不起讓妳久等了,從去年的12/10到現在幾乎已快超過兩個月了,不過這件事我一直都放在心上,因為是給妳的,所以我盡我所能的增加了香娜的互動,能力不足無法發展成更明顯的香娜真的很抱歉,希望妳會喜歡這篇文章;認真覺得妳是一個很溫柔很善良很親切,也是很為自己真心所愛去燃燒奮鬥的熱血美少女,真的很高興認識妳,雖然遲了這麼久,但還是要跟妳說一聲對不起還有生日快樂!今後也一起支持FR吧!>////<

  話說其實我不是醫學系的,所以若對心電圖方面描述有誤,還請大家多多指教:P

  對我來說,FR的的關係大概能用八個字來概括,那就是:【不言而喻,心照不宣】,完畢。(去死)

  這禮拜天終於要去看劇場版Z了,看了一些網路上的劇照跟同人圖感覺好像會有FR的場面,害我現在情不自禁的開始有點期待哈哈(白痴)

  總之這篇文章就到這邊,希望吾子跟大家都能喜歡,感謝收看到這邊的大家還有吾子,千萬不要跟佛朗基一樣只穿一條泳褲喔(才不會有那種人存在!)祝大家萬福金安。:D

 

                                                  率觚 敬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雨陽天(停機中/我還在)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吾子
  • 小粿啊啊啊謝謝你!!!!QQ/////
    百忙中還為我寫了這麼棒的賀文,我好感動哦!TwT
    非常喜歡小粿的文筆,小粿筆下的FR之間淡淡的情愫令人回味無窮!
    好萌的文章,這真是很棒的生日禮物^^///

    羅賓雖然平時看起來看似完美的、優雅又遊刃有餘地應對所有事情,
    但是私底下卻有這樣的小怪僻,格外貼近真實,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佛朗基跟羅賓一樣都有過悲慘的回憶,這樣的共通點使兩個人更加理解彼此,
    我覺得這正是FR最萌的地方
    【不言而喻,心照不宣】>> 這句真是太棒了XD完全認同ww

    而且好貼心的為我增加了SN的互動,辛苦你了!
    真是為難你了呀XD"
    能力不足無法發展成更明顯的香娜真的很抱歉>> 千萬別這麼說唷!
    SN的部分描寫得很多很萌了///我都邊看邊傻笑呢(欸)


    第一次見到小粿是海賊only排隊入場的時候,
    那時候是看到你在當管理隊伍的工作人員的樣子
    因為覺得你長得很漂亮所以我印象很深刻哦(笑)
    後來在噗浪上聊過了幾句,也在上上場CWT一起吃了飯ww
    桌遊同隊的事情真是令人難忘XD
    我也很高興能夠認識小粿,就算我們另外喜歡的CP不同,
    但FR小橋永遠暢行無阻!(笑)

    Z裡面的確有小小的FR片段唷!www在電影院好好享受吧!
  • 紡鬼
  • 親愛率觚大人好久不見阿
    今年的寒假快過完了呢(茶

    我也覺得大人您說的【不言而喻,心照不宣】真是說得很好

    哈哈 這篇有證實佛朗基他不是個笨蛋哪!!!他感冒了(噢所以?
    怎麼可以說自己的心電圖上也有人呢,害我爆害羞(掩面+賞佛朗基巴掌

    我覺得羅賓在地圖上畫人形這個我剛開始也搞不太懂
    看到後來知道原因,十分有哀傷之感
    真的是很特別的方式ˊˇˋ
  • 親愛的紡鬼好久不見了啊!!新年快樂!!
    寒假結束真是一件讓人哀傷的事呢,所以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最後的休假時光喔!!XD
    看到妳在我的FR文下面留言真是開心呢,很高興妳這麼用心的看我的文,非常感謝!!:))
    哈哈哈佛朗基的確不是笨蛋呢!!大概是看在他的建築天分之上所以病毒才找上了他吧?(謬論
    啊啊居然把佛朗基摑臉了啊!!不要啊他是病人啊!!至少等他並好了再摑嘛!!(去死)XDDDDD
    而且羅賓會心疼的喔~♥♥♥♥♥(閉嘴
    沒錯啊!!佛朗基的心電圖上的人兒就是小羅賓啊啊啊啊!!!!!!>/////<(香吉臉(閉嘴
    其實在地圖上畫人形這個情節我本來還想使用更多的鋪陳來突顯羅賓內心的創傷的,
    但是實在礙於時間及能力的限制,所以最後只有在文中蜻蜓點水的提了一下而已,
    能夠讓你產生感觸並覺得特別真的是太好了,非常謝謝你告訴我:)
    也很謝謝紡鬼每次都這麼認真的回覆,祝你寒假快樂唷!!♥♥

    率觚 於 2013/02/16 14:3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