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率觚

.魯娜性質
.海賊同人衍生原創小短文
.《彩虹前端》收錄文,網誌好讀版


---------------------------------------------

 

  一直到了很久以後,我們才明白,那叫做愛情。

 

 

+++++++++++++++++++++

 

 

 

 

  我還記得那是多年前可可亞西村的某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村裡村外的樹木在盛夏的陽光中熠熠閃亮著耀眼的光輝,伴著蟬鳴的微風若有似無的吹拂,就跟阿健訴說著往事的聲音一樣。

 

  『娜美啊,妳知道嗎?別看我這個樣子,小時候我可是村子裡的孩子王呢!』

 

  阿健的笑嘻嘻的說著,頭上的風車隨著微風轉啊轉,當時還很年幼的我告訴他貝爾梅爾說她才是村裡的孩子王。

 

  『哼,妳別聽妳老媽在那邊吹牛,小時候跟她玩123木頭人都玩輸我哩!』

 

  我好奇的問阿健什麼是123木頭人?沒想到阿健竟露出了相當吃驚的表情。

 

  『什麼?妳居然不知道123木頭人是什麼!?我告訴妳……

 

 

 

 

 

 

 

++++++++++++++++++++++++++++++++++++++++++++

 

 

 

  「喂──娜美──要到下一座島了沒啊?」

 

  時空場景切換,現在是在同樣風和日麗的偉大航路上,千陽號上,船長魯夫興奮難耐的喊叫聲打斷了娜美酣甜的午睡,她揉揉惺忪的眼睛從擱著海圖的書桌上抬起頭來,向眼前的窗外望去,是一片晴朗的碧海藍天。

 

  穩定的天氣及海象,這是船航行到島嶼附近的象徵,不管是剛離開島嶼或是快要抵達島嶼,千陽號的情狀則屬於前者。

 

  娜美站起身好好的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離開書桌及繪圖室,來到甲板,對著坐在千陽號獅頭上的大聲的說:

 

  「還沒啦!笨蛋,不是才剛離開上一個島不久嗎?」

 

  推開艙門,一陣強烈涼爽的海風直撲而來,讓娜美昏昏欲睡的精神清醒了許多,背對甲板的少年此時回轉過頭來,對她咧開一個非常燦爛的笑容:

 

  「嘻嘻,可是我等不及去冒險了!什麼時候才會到下一個島啊?」

 

  「最少還要三、四天吧?」娜美低頭看著自己手腕上的記錄指針,琢磨了一會估計的對魯夫說著。

 

  「啊?難道不能再快一點嗎?」魯夫失望的喊著。

 

  「你以為你說變快就能變快啊?依現在的風速,千陽號也只能維持這樣的速度前進了。」面對船長任性的要求,娜美習以為常的冷冷回覆。

 

  其實已經比以前搭乘梅利號的時候快很多了,千陽號的船身比梅利號大又堅固,帆槳的性能也較高,自從換了新船以後,連騙人布也不得不承認這點。

 

  「啊──我好無聊喔──」魯夫像是聽到了什麼非常失望的消息一般,立刻意志消沉的癱軟在他的新特等席上。

 

  「無聊就去釣魚或是找騙人布跟喬巴玩啊,你們三個不是常常玩在一起的嗎?」

 

  娜美一邊隨口敷衍著魯夫,一邊走到船桅邊欣賞著海景,難得今天天氣這麼晴朗,甲板上又除了魯夫以外沒有其他人,她並不急著馬上回到繪圖室趕工,反而想要留下來好好的享受悠哉清閒的時光。

 

  「喬巴跟騙人布都睡午覺去了,大家都不知道在忙什麼東西,都沒人要陪我玩,真無聊。」船長噘著嘴抱怨著,娜美用餘光瞥見了魯夫那張孩子氣的側臉,輕輕的噗哧了一聲。

 

  「妳笑什麼?」

 

  魯夫困惑的看著一臉笑意的娜美,表情看起來更呆了。

 

  「哈哈哈--沒、沒有啦──只是覺得你看起來真的很笨耶--哈哈哈哈……

 

  娜美終於被魯夫逗笑,抱著肚子放聲大笑了起來,魯夫的表情顯得更加困惑了。

 

  「我還是搞不懂妳在笑什麼耶?不過算了,妳看起來很開心是好事,」魯夫很快就放棄了思考,回頭面對他正前方的遙闊海景,孩子氣的臉龐上咧開了一個率真的笑容:「因為我跟風車大叔約好了。」

 

  「哈,風車大叔?是阿健嗎?」娜美終於止住了笑,她回想起剛剛在午睡的夢中阿健頭上不斷隨風轉動的紙風車,這次換她困惑的看著魯夫:「你跟他約了什麼啊?」

 

  「『絕對不能讓娜美失去笑容』啊!離開時我跟他約好的,風車大叔那個時候臉好兇喔!我還以為他要吃了我呢!快嚇死我了!」魯夫邊說邊打了一個哆嗦,絲毫沒注意到身後的娜美陷入了愣住的沉默。

 

  「……你跟阿健,約定過那種事啊?」娜美不知道為什麼,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跳異常的快速。

 

  「對呀,所以妳可要給我好好的保持笑容喔!這是船長的命令!嘿嘿。」魯夫回過頭來對他的航海士咧開了一個燦爛的笑,不知為何卻感覺非常的溫柔。

 

  娜美一瞬間看呆了一秒,此時魯夫又自顧自的開始大喊起無聊。

 

  「啊──好無聊好無聊喔──」

 

  怔忡的盯著魯夫那個看似瘦小卻很寬闊的背影,一陣涼風吹過,連娜美本人都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說出這些話:

 

  「吶、魯夫,你要不要,跟我玩一個遊戲?」

 

 

 

 

 

 

 

 

 

++++++++++++++++++++++++++++++++++++++++++++

 

 

 

  『123木頭人!哈哈!莉莉妳剛剛動了!』

 

  綠意盎然的橘子園裡的橘子樹下,小娜美天真開懷的大笑聲朗朗響起,緊接著另一名小女孩抗議的嗓音也忿忿的回應:

 

  『吼!娜美犯規啦!妳剛剛明明就有偷看!』

 

  『我哪有!妳才不要耍賴!』

 

  眼看兩個小孩就要爭吵起來了,這時旁邊另外一個大人的聲音連忙插入話題:『好了好了,妳們應該已經玩膩了吧?娜美跟莉莉你們今天整個下午都在玩木頭人我都快被你們累死了!』

 

  『還不夠啦阿健!再陪我們玩一次嘛!』兩個小孩立刻停止了爭吵,抬起頭對阿健懇求著說。

 

  『……妳們一個小時前就說過這種話了。』

 

  『阿健───』兩個小孩一齊抓住了他的褲管一邊央求一邊撒嬌著說。

 

  『喂喂早知道我就不該教娜美玩這個遊戲……』阿健露出了一臉「真拿妳們沒辦法的表情」搔著頭說著。

 

  『哈哈哈辛苦你囉阿健,謝謝你在我忙別的事情的時候陪她們兩個玩。』叼著一隻香菸的紅髮女人──貝爾梅爾扛著一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大布袋從橘子園外走了進來,一面笑著對被小女孩們纏住的阿健說著。

 

  『貝爾梅爾───!』

 

  一看到媽媽回來了,兩個小女孩立刻開心的朝貝爾梅爾的方向跑了過去。

 

  『娜美、莉莉,今天玩得開心嗎?』貝爾梅爾放下了布袋蹲下身,非常溫柔的撫摸著兩個小女孩的頭,看似放蕩不羈的眼中此時卻流露出了慈愛的光芒。

 

  『嗯-!很開心!』娜美跟莉莉一起笑著說道。

 

  『咳、貝爾梅爾你到底到哪裡去了?居然把兩個小孩丟在家裡不管。』阿健一看到貝爾梅爾便立刻恢復一本正經的臉孔,嚴肅的問著她,但貝爾梅爾還是一臉輕鬆愉快的模樣。

 

  『家裡的麥子沒了,我走到比較遠一點的地方去買,你今天來我家有什麼事嗎?』

 

  『沒、沒什麼啦!我只是在附近巡邏剛好經過這邊就順道來看一下,沒想到妳居然不在,然後我就被這兩個小鬼纏住了。』

 

  阿健嘆了一口氣壓下帽沿,看著貝爾梅爾腳邊兩個活潑可愛的小女孩非常無奈的說,貝爾梅爾則爽朗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這麼一來我還真得好好感謝你呢!謝謝你幫我照顧孩子,要進來一起吃飯嗎?還是要我用我的身體付?』貝爾梅爾邊說居然還邊對阿健拋了一個媚眼,把阿健逗得面紅耳赤。

 

  『笨、笨蛋!妳在說什麼東西啊!?我還要繼續去巡邏,先告辭了!』

 

  阿健滿臉通紅的朝貝爾梅爾大吼了一通,然後便急急忙忙的說要走了,看著阿健這麼驚慌失措的反應貝爾梅爾忍不住放聲大笑。

 

  『阿健阿健!』

 

  一頭亮眼橘髮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拉住了阿健的褲腳仰著小腦袋非常天真的說:『下次還要來陪我們玩喔!玩那個『走進對方心裡』的遊戲!』

 

  『娜美妳在說什麼啊?哪有這麼奇怪的遊戲名稱啊?』貝爾梅爾一聽便立刻好奇的問道。

 

  『嘻嘻,是阿健說的啊!阿健說玩這個遊戲的時候要喊『123木頭人!』,然後不准動,沒喊的時候才可以走動,慢慢的走向當鬼的人,然後也會慢慢的走進對方的心裡,阿健跟貝爾梅爾小時候也常常玩這個遊戲,我說的對不對啊?阿健?』

 

  『笨、笨蛋娜美!誰教妳現在說出來的!』阿健不知為何變得更加滿臉通紅,他二話不說立刻壓下帽沿遮住一臉的尷尬,力持冷靜的說:『我還有其他的事要忙我先走了。』

 

  說完,阿健便像逃跑一樣的快速離開了貝爾梅爾的橘子園,很快就看不到身影了。

 

  『咦?阿健──』娜美不解的在原的呼喚著,搞不懂自己說了什麼不對的話。

 

  貝爾梅爾則是一臉若有所思的,看著阿健逐漸遠離的背影,臉上的神情非常的複雜,但是那複雜的神情只是一閃而逝,很快的她便又浮現了跟平常一樣輕鬆愉快的笑容:

 

  『天色很晚了,我們進去吃晚飯吧!』

 

  『好───』

 

  單純的小女孩沒有複雜的心機,不能理解大人世界的模糊與複雜,很快的就忘記了剛剛發生過的事情,開開心心的進屋,準備要去開飯了。

 

 

  一些模糊的話語悄悄的隱藏在未曾表白過的心意中,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的變得不是對每個人來說都很重要了,晚風冷冷的吹著惴惴搖動的樹葉,夕陽逐漸下山了。

 

 

  有人笑著,有人沉默;我們都遺忘或抗拒過,去聆聽自己內心真正的聲音。

 

 

 

++++++++++++++++++++++++++++++++++++++++

 

 

 

 

  「123-木頭人!」

 

  時空場景再度切換到千陽號的甲板上來,同一個橘色頭髮的女孩此時從趴著的船艙壁上回過頭來,看向在她身後正以單手倒立的姿勢定格不動的船長,高舉向天空的雙腳還硬是向內彎曲成一個圓形的形狀。

 

  娜美的頭上只有無言的三條黑線。

 

  「我說你啊明知道這是個不能動的遊戲,為什麼還要偏偏專挑一些很難維持的動作挑戰呢?」

 

  遊戲中維持木頭人狀態的魯夫選擇沉默不回應,不過娜美發現的他單手頂著地的那隻手已經在輕微顫抖了,但他還是努力維持,娜美忍不住噗哧一聲大笑了出來,笑得太誇張還抱著肚子彎下了腰指著魯夫的臉一直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很蠢耶!哈哈哈哈哈哈

 

  娜美笑到停不下來,最後魯夫的手臂終於已經撐到了極限,碰的一聲整個人摔到了甲板上,娜美笑得更大聲了。

 

  「喂!娜美妳認真點啦!」魯夫立刻坐起身忿忿不平的說著。

 

  「好、好嘛、對、對不起啦!噗、哈哈哈哈」娜美邊笑邊說著,非常意外魯夫居然很喜歡這個遊戲,不過事實上,要魯夫靜止不動一秒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真受不了妳耶!每次都笑到玩不下去!」船長生氣的說著,似乎對今天航海士的表現非常不滿意。

 

  「是你的動作都太好笑了好不好!不然你來當鬼嘛!」

 

  「不要,我要當海賊!」魯夫任性的撇頭說著,一臉絕不妥協的模樣。

 

  「跟你說幾遍了,這個遊戲裡根本就沒有海賊這個角色啦!」娜美真不知道該哭該笑。

 

  「不過真奇怪啊,為什麼風車大叔會教妳玩這個奇怪的遊戲咧?他應該教妳玩風車才對吧!風車大叔就該玩風車!嗯嗯!」回想起阿健一本正經的表情,魯夫說完還一臉覺得自己講得很有道理的樣子認真的點頭。

 

  「你那是什麼邏輯啊?什麼風車大叔就該玩風車。」娜美狠狠的白了魯夫一眼。

 

  「那到底是為什麼嘛?」魯夫追問著。

 

  「阿健說,」不知為何娜美忽然歛起了笑聲,表情非常平靜的說:「這是為了順利走進別人內心的遊戲。」

 

  「走進別人內心?誰啊?什麼意思啊?」

 

  魯夫完全不解的歪頭問道。

 

  可可亞西村村外海角長青的僻靜山陵,阿健慎重放下的酒瓶,永遠都套著新鮮花圈的白色墓碑,終年面對著一望無際的碧藍海面,原本就是海軍出身的貝爾梅爾應該會喜歡那個阿健為她挑選的位置吧?

 

  想到這裡,娜美苦澀的一笑。

 

  「可能,永遠都走不到吧?」

 

  深深凝望著魯夫單純疑惑的表情微笑,莫名的感到一陣感同身受的哀傷與寂寞;有人笑著,有人沉默,沒有人有勇氣先踏出那一步。

 

  「啊?什麼?」

 

  「我說遊戲啦!哈哈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漸漸變得習慣去說謊了呢?

 

 

 

 

+++++++++++++++++++++++++++++++++++++++++

 

  阿健那時也許也是這麼想的吧?把真心話放在心裡保持沉默,只要能夠默默的守護對方,看著對方微笑,就好了吧?

 

  我們是最了解彼此的夥伴,也是朋友,只要能維持這樣的關係,就好了。

 

  一直到,幸福被完全奪走的那一天。

 

  『哈哈哈哈哈哈哈!愚蠢的女人!為愛而死吧!』


  當惡龍扣下板機讓子彈貫穿貝爾梅爾的胸膛,這一刻來得太過突然,我還以為自己有很充裕的時間,可以在母愛及歡笑聲中體會什麼叫做永遠。


  『貝爾梅爾────────────!』

 

  當天所有的溫暖剎那間被殘酷奪走,白雲在晴空靜靜書寫下哀傷的痕跡,我忘不了貝爾梅爾無憾微笑的神情,也忘不了那撕心裂肺的疼痛,還有,瞬間碎掉的幸福。

 

  『不要輸給任何人,女孩子也一定要堅強才行,就算沒人稱讚妳也沒關係,不要憎恨妳出生的時代,永遠不要忘了讓妳保持笑容的堅強,只要活下去就一定會有很多快樂的事的。』

 

  貝爾梅爾的聲音,直到今天還是如此清晰。

 

  『不要再有人死掉了──────────-!』

 

  阿健滿身是血的身影,直到今天還是無法忘記。

 

  在被奪走一切、絕望哭嚎後,屈服的與惡魔簽下墮落的契約,出賣了自己與靈魂,不想再增加無謂的傷亡、不想再聽到莉莉哭喊的聲音、也不想再看著阿健用那種表情來拼命救我而受傷。

 

  用那種,心碎寂寞的表情。

 

  『夠了,妳也知道那是沒用的吧?不要再勉強自己了妳已經背負得太多了

 

  吶、貝爾梅爾,活下去真的會有很多快樂的事情嗎?

 

  『魯夫,幫幫我……

 

  一個人活在這個世上,不該獨自承載過多的悲傷與殘酷,每一絲呼吸中都該有些許喜悅和溫柔。

 

  『娜美───妳是我的夥伴───!』

 

  所以魯夫,你那些誤打誤撞的直率溫柔,才會總是那麼讓人熱淚盈眶。

 

 

 

  『嗯。』

 

 

 

  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是從那個時候我就已經對你……

 

 

 

  正式加入惡龍海賊團之後,早就已經身心殘破的自己,後來又過了許多年,某一天,帶著鮮花再度來到了葬著貝爾梅爾的那個海角,然而阿健卻已經比我先到了。

 

  那天的天氣非常晴朗,只有幾片雲飄著,陽光和煦,阿健背對著我面對貝爾梅爾的墓碑,不知道在說些什麼,還是快點離開吧,現在的我是村子裡的叛徒,阿健一定一點都不想見到我。

 

  『吶、娜美。』但就在我剛要轉身的瞬間,阿健卻出聲叫住了我的名字,使我不得不停下腳步。

 

  『妳還記得,我以前教妳玩的那個遊戲嗎?』

 

  我當然還記得,不過我激動得說不出話,這是阿健在我背叛村子以後第一次跟我說話,我難得仔細的看著阿健佈滿傷痕及縫線的那張側臉,那是當年為了保護我所留下的痕跡。

 

  『我不是告訴過妳,這是為了走進對方心裡的遊戲嗎?我以前真的常常找貝爾梅爾玩呢哈哈哈

 

  為了不讓說好不掉的眼淚流下來,我依然保持沉默。

 

  『吶、娜美,』阿健自顧自的繼續說著,插在帽沿上的風車飛快的轉動,海洋與微風輕輕搖曳,世界彷彿安靜了下來:『人的生命,為什麼會這麼的脆弱呢?』

 

  不行了,我的臉上已經淌滿了溫熱的淚水,絕對不能發出聲音,絕對不能讓阿健發現我正在哭。

 

 

 

 

 

 

  『────────────。』

 

 

 

 

 

 

  那天下午,風輕輕的吹,一隻粉蝶輕盈的飛來飛去,最後翩翩的停留在我懷裡的那束鮮花上,我始終沒有看到阿健臉上的神情,卻永遠無法忘卻他的背影。

 

  那個,寂寞的背影。

 

 

 

 

 

 

 

 

+++++++++++++++++++++++++++++++++++++++++++++

 

 

 

 

  「啊──不行再玩一次!」

 

  魯夫耍賴般的吵著要娜美再陪他玩一次,那副任性德性跟個小孩子沒有兩樣。

 

  「你玩夠了沒啊?我還有很多事要忙,你去找騙人布他們玩啦!」

 

  娜美皺著眉頭,不耐煩的說著,似乎對魯夫堅持一直要重複玩123木頭人這個遊戲感到有點疲憊,想要回去繪圖室繼續畫海圖了,早知道剛剛就不要理魯夫跑出來。

 

  「不要,我只要跟娜美玩啦!如果連一個遊戲都玩不成,那我就當不成海賊王了!」

 

  「什麼歪理嘛!拜託你不要在奇怪的地方隨便認真起來啦!」娜美扠著腰擺出生氣的臉罵著。

 

  「而且,」

 

  魯夫壓著頭頂上的草帽帽沿,一臉認真的說:「如果可以走進娜美心裡的話,就更可以知道怎麼不讓妳失去笑容了。」

 

 

  咦、咦?

 

 

  「你、你在說什麼啊?」

 

  錯愕的看著船長認真的表情,魯夫單純的眼神是那麼的清澈,娜美的腦中忽然一片空白。

 

  「沒辦法啊,誰叫妳有時候還是會故意躲起來偷哭,問妳又怕會被妳揍,剛剛也是,妳又想起了什麼不開心的事吧?」

 

  他、他、他、他、他不是個笨蛋嗎?怎麼會知道這些事……

 

  「這樣我很傷腦筋啊,我都答應風車大叔不能讓妳哭了,他說他會殺了我耶!而且我可不准任何人弄哭我的航海士啊!誰要是敢弄哭妳我一定會揍飛他!」

 

  奇怪,我的心臟跳得好快,而且為什麼我會覺得這麼開心?

 

  「什、什麼啊?明明就只是個笨蛋,幹嘛這麼認真的來守護我這種女人的笑容,我哭了什麼的根本就不干你的事吧?笨蛋船長!」

 

  雖然這麼說著,源源不絕的淚水卻不聽使喚的爬著臉頰流了下來。

 

  「啊!喂、喂!妳為什麼哭了啊?我又沒對妳怎麼樣!怎麼了嘛?」

 

  魯夫居然緊張驚慌的叫了起來,不明白為何娜美會感動得哭得不成人形,只能手足無措的看著娜美,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抱我」啜泣中,娜美輕聲的說。

 

  「啊?」魯夫沒聽清楚。

 

  「我叫你抱我啦!」娜美既生氣又害羞的大聲說了第二遍,覺得魯夫真的是個木頭人。

 

  「喔、這樣嗎?」

 

  魯夫困惑的向娜美走了過去,一步、兩步、三步、四步、五步……就像玩123木頭人的時候一樣數著每一個步伐,當他終於走到了娜美的面前,並笨拙的試著將兩手圈起來圍住娜美的背脊時,娜美立刻將頭緊緊靠上了魯夫的胸膛。

 

  橘子的香氣頓時溫暖的充滿了整個懷抱,魯夫忽然發現,原來娜美竟然這麼的嬌小。

 

  「嗯對,就像這樣

 

  緊貼著魯夫的胸膛,娜美聽到魯夫的心跳聲似乎也變得越來越快,她稍稍抬起頭來,看到魯夫那張稚氣的臉蛋居然泛紅了起來。

 

  「娜美妳好香喔。」魯夫難得臉紅靦腆著說。

 

  奇怪,我為什麼會覺得抱著娜美狠舒服呢?

 

  「你為什麼臉紅了?」娜美覺得有點意外的問。

 

  「我、我也不知道耶?好奇怪喔,我的心臟跳得好快喔!怎麼會這樣啊?」

 

  魯夫傻呼呼的說著,看起來真的非常困惑的樣子,娜美終於破涕為笑了出來。

 

  「哈哈,你果然是個笨蛋。」

 

  「啊,妳又笑了!太好了!」

 

  魯夫開心的傻笑著,彷彿發生了什麼好事一樣。

 

  「因為有你抱著我啊。」

 

  只要有你在,我就再也不會想哭了。

 

  娜美逐漸有點明白,一直以來心中這股無法停止的甜蜜悸動是什麼了,她往魯夫懷中更深的埋了進去,被魯夫抱著的感覺非常的舒服,航海士臉紅微笑的表情此時看起來非常非常的幸福。

 

  「嘻嘻,是嗎?那太好了,」圈住娜美背脊的手臂又加重了一點力道,魯夫更用力的抱緊了娜美,不自覺的,溫柔的在娜美的耳際說起話來:

 

 

  「只要是不會讓妳失去笑容的事,我都會去做。」

 

 

  所有的聲音好像全部都靜止了,海風溫柔的吹著,燦爛的陽光在影子的背後淘氣的輕笑著,甲板上緊緊相擁的兩人雖然都還不完全明白心中這股悸動是什麼,但是……

 

 

  「你真的是一個大笨蛋耶。」

 

 

  一隻雪白的海鳥飛滑過湛藍閃耀的海面,依偎著船長懷抱的航海士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微風的聲音在她的耳際輕輕的響起,就像多年前在埋葬貝爾梅爾的海角時一樣,那個像是她的父親一般的男人邊笑邊嘆息著說過的話:

 

 

 

 

 

 

 

 

 

 

 

 

 

 

 

 

『一直到了很久以後,我才明白,那叫做愛情。』

 

 

 

 

 

 

 

 

 

 

 

 

 

  那是,雖然有點寂寞哀傷,但是,卻非常甜蜜、美好又很溫柔的聲音。

 

 

 

 

 

 

 

THE END OF *走向妳數123*】
-----------------------------------------------

 

  [後記]:

  全文7386字。

  這篇將阿健設定成對貝爾梅爾單相思,來影射魯娜之間若有似無的曖昧關係,我覺得船長跟航海士之間的愛,不說出來才是最美的。(笑)話說我為了寫這篇又回去把惡龍篇複習了一次,結果又哭得唏哩嘩啦了一陣,海賊真的不管過了多久都還是經典啊!回去重看還是一樣會很感動,話就說到這邊,覺得很爛請儘管痛罵我吧!(被打)

  首先感謝最辛苦的小桃,非常感謝小桃這次的邀約,能夠參與這次的魯娜合本跟大家一起創作真的非常開心,過程中擔任主催的小桃真的非常辛苦,不但要自己寫稿還要主辦台灣第一個海賊only場,她為海賊做了不計其數的犧牲,真的是太偉大了!謝謝小桃!(用力鼓掌)www

  我一直(斷斷續續的)喜歡著魯娜,靠著(斷斷續續的)寫文認識了很多可愛的同好及朋友,在這個過程中我更加體認到了夥伴的重要,如果沒有夥伴的支持,一個人單打獨鬥是很辛苦的;因為有夥伴,我才能在一次又一次的休筆中返回最愛的同人創作,也因為有夥伴,我也才能在每次返回同人創作後,慶幸自己所做的決定。

  所以《彩虹前端》不只是一本魯娜同人合本,也是魯娜同好的夥伴們一起努力過的證明及心血結晶;《彩虹前端》也許是台灣的海賊界第一本魯娜合本,但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本,同時這也代表魯娜的愛在大家的見證下又邁入了下一個里程碑,請大家一起繼續喜歡那對在遙遠海洋上的海賊小夫妻吧!魯娜王道!本子大賣!J

 

                          2011.6.27.神風 http://blog.yam.com/spring1018200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率觚 的頭像
率觚

雨陽天(停機中/我還在/杏林春暖❀/生而美好/繫往未來的箭矢/想趕快長大去陪你/遙望星辰的貓咪/倔強)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橘
  • 打的很棒(抹淚

    阿健和貝爾梅爾的設定我很喜歡,然後我也很同意你說的,LN的愛不說出來最
    美!!!!!!!!!!!!!!!!!!!!!!!!!!!!!!!!!!!!(拇指

    為什麼最近看你的文章都會感動的想哭呢
    雖然有點白目但我可能要說,或許是因為自己談了戀愛吧(去死
    很多地方都越看越感動,尤其是阿健的部份(拇指
    那背影真的會讓人難以忘去。

    而且我最佩服的是每篇文章都有一句會讓人印象深刻的話語。
    『一直到了很久以後,我才明白,那叫做愛情。』
    天阿!!!!!!!!!!!!!!!!!!!!!!!!!!!!
    你是要我把衛生紙通通用完嗎(抹淚(拇指(喂

    阿、合本我一定要拿到然後再慢慢品嚐很多次(拇指
  • 阿橘
  • 你回覆也是要把我哭死嗎!!!!!!!!!!!!!!!!!!!!!!!!!!!!!!!!!!!!!(大噴淚整個

    我覺得你說的很對,也許每次長輩都說別太早去談戀愛阿什麼的,那幾句的忠告那
    些的話語或許在我這種小孩子腦裡根本就是左耳進右耳出,更何況是其他小孩子。
    但他們說的話也有很多中肯,因為或許他們是用經驗來告訴我們吧。
    越早去愛,其實大家都不是神,誰會真的去懂呢哈哈。

    嘛,你上面的回應我真的看了感觸很深。
    「當一個人真的愛上了另一個人的時候,她的心會變得很纖細很敏感很容易受傷,
    因此在愛情中才總是會不斷的受傷,但也因此變得越來越堅強,越來越美麗」
    這段話真的很棒,真的。

    我現在這段雖然已經開始運轉了7個月又好幾天,但考驗接踵而來呢(茶
    他跟你一樣,大四。所以畢業了。
    那這樣他會回到他的家鄉花蓮,因為他想存錢,所以那裏開銷會比較少,因為這點
    所以我很贊成他的選擇,我懂那種為了存錢的感受哈哈。
    於是現在算是分隔兩地呢。

    最近,我把你的文章,有些又重新拿來看過,感觸真的跟之前差很多
    親愛的小粿!!!!!!!!!!!!!!!!!!!!!
    謝謝妳,莫名的我打了太多太多哈哈,謝謝妳真的。

    嘛,我看見你的文筆有一直一直在進步哦!!!期待新作,我會持續FOLLOW的OM<
  • Near小溪
  • 你好ˊ///ˋ
    好喜歡這篇的氛圍喔!!!!!
    ㄚㄚㄚ很喜歡魯夫笨拙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333˙
  • 妳好~
    謝謝誇獎>///<
    我也喜歡這樣的氛圍(不要自己講!!
    笨笨的魯夫真的太可愛了沒錯!!>////<

    率觚 於 2013/05/09 10:0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