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荊之花*
~最後的雨~

By神風精靈
********************************

最後的雨,

一定會變成彩虹

++++++++++++++++++++++++++++++++

『我已經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了…………』


偉大航道上的某片天空正嘩啦啦傾瀉著多日來不曾停歇的雨水,灰暗和風浪驚險的籠罩著這一片海域,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惶恐,突兀的,只有被迫停泊於此的一艘小海賊船內洋溢著跟外面截然不同的溫馨氣氛,是的,草帽海賊團從在這個海岸遇到驟然的暴風雨後,就已經停泊在這裡一星期了,外面的大風大雨似乎從來都沒有減弱的意圖。

此時,草帽海賊團七人正各自安分的待在船艙內等待風雨過去。

魯夫、索隆、香吉士、娜美跟羅賓待在廚房內做著自己的事,喬巴跟騙人布兩人輪到去甲板上注意週遭的情況。(風:辛苦你們了~=ˇ=/)

「啊~好無聊喔~」

船長魯夫因無所事事而百般無聊的趴在餐桌上伸了一個懶腰,其他人只是沉默的點點頭;劍士索隆默默的擦拭著他的寶貝愛刀,航海士兼會計娜美正仔細的反覆核對這個月海賊團的支出跟收入的帳目,廚師香吉士也是不厭其煩的洗淨浸在流理台裡的碗盤,考古學家妮可羅賓嫻靜的一如往常看著一本厚厚的書,此時聽到船長的抱怨,羅賓從書頁中抬起頭露出了一個溫柔平靜的微笑。

她環視著船艙內這幅恬靜的畫面,不知為何心中湧進了一股陌生的、寧靜和諧的感覺。

這是對她而言,很新鮮的感覺;很無聊,但是很幸福。

「忍耐一點,根據我的判斷這場連續五天的大雨今天下午就會停了。」

娜美慢條斯理的說著,頭都沒抬一下,她算錢正算得非常樂在其中,不可自拔。其實魯夫很清楚只要是跟天氣預測有關的事娜美都絕對不會說錯的,但他因為心情不好還是嘟著嘴悶悶的說了一句:

「真的嗎?」

不出所料,他這句話一出口馬上換來香吉士一道殺人目光。

「臭魯夫,你居然敢懷疑娜美小姐說的話?娜美小姐那麼聰明怎麼可能會說錯呢?」

「白痴廚子……」

索隆悄悄碎碎念了一句,但還是傳進了香吉士的順風耳裡。

「你說啥?死綠球藻?」

索隆把擦拭到一半的刀放下了,兩道殺人目光在空氣中交會。羅賓朝娜美跟魯夫的方向瞄了過去,只見娜美算錢已經算得不可自拔根本不想理會索隆跟香吉士,而魯夫則是一臉期待,興奮的看著即將大打出手的索隆跟香吉士,彷彿巴不得他們快打起來給他看好戲一樣。(風:呃…船長不該這樣吧?<汗>)看來是沒有人會阻止了,羅賓輕輕嘆了口氣,她可不想被一場無意義的像小孩子一樣的幼稚打架打擾到她悠閒的看書時光,於是她清了清喉嚨。

「廚師先生,我忽然很想喝一杯你煮的咖啡,可以嗎?」(燦笑)

空氣中的殺人目光瞬間少了一道,香吉士立刻開心的轉過身來不斷對羅賓發射戀愛(?)光線。

「可以~當然沒問題!只要小賓賓想喝,別說一杯,就算是一百杯我也願意煮!≧ˇ≦」

然後香吉士就樂陶陶的去煮咖啡了,羅賓微笑著看著香吉士忙碌的身影,刻意忽視索隆不悅的目光,魯夫無趣的趴回桌上,娜美還在那邊不可自拔,室內又回復一片寧靜。

好寧靜的感覺,噗嘟噗嘟煮咖啡的聲音,娜美飛快敲打著算盤的聲音,魯夫有一聲沒一聲的嘆息,還有翻書頁的聲音。

好靜,好靜,靜得讓人好想輕輕閉上眼睛……






******************************

如果說世界上還有什麼值得令我期待,那大概就只剩下能夠找到過去的未來了吧?


二十年前,歐哈拉。

那天,也跟今天一樣,是一個下雨的日子,一個她永遠也不會忘記的日子。

毆哈拉的天空正嘩啦啦傾瀉著數日來斷斷續續不曾停歇的雨水,灰暗和風聲籠罩著這一座巨大的島嶼,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惶然,那麼的無助,晦暗的天色將城市染成了深藍,溼濡的街道上一個人影都沒有,大家都機伶的躲到屋裡躲雨去了,沒有人想在溼冷的室外逗留。

然而,當每個人都獲得溫暖的時候,就是會有人例外。

在城內的某條街道上,有一個黑髮的小女孩孤零零的縮在商店的遮棚下躲雨,好像是從郊外跑過來的,腳上跟裙角都沾著溼溼的泥巴,全身都淋濕了,面無表情的抱著膝蓋縮在角落,溼冷的空氣冷得她的小身體不住顫抖,不知為什麼身上還有一些莫名的擦傷。

小羅賓靜靜的望著前方濕淋淋的街道,忽然憤懣的咬住嘴唇,回憶起剛剛她像往常一樣在森林裡看書,然後那些城裡的小孩又跑來拿石頭攻擊她,雖然她用「能力」趕走他們了,但是天空此時卻開始下雨,她也沒辦法再繼續看書了,跑回叔叔家想躲雨,卻發現叔叔全家都出門去了,把門鎖住,也忘了給她鑰匙,全身都淋溼的她只好跑到街上找地方避雨,一路上又跌了幾跤,跌得全身泥巴。

年紀還小的她雖然還不懂什麼叫「倒楣」,但是她此時的心情真是糟透了,她不懂,為什麼每天都沒有多一點快樂的事?一直以來,她靠著意志力孤獨的長大,沒有雙親的呵護,忍受著叔叔阿姨的冷漠對待,及街上所有居民的歧視眼光,但也因此,沒有其他牽絆,又天資聰穎的她才能專心研讀她最愛的歷史。

小羅賓煩悶的拾起腳邊的石子朝街上用力扔了過去,石子遠遠滾落在街的對面,此時羅賓身邊有了別的聲響。

「喵~」

羅賓詫異的轉過頭來,發現是一隻白色的小貓咪,牠似乎也很寒冷,一邊喵喵叫著,一邊摩擦依偎著羅賓。羅賓望著小白貓,忽然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她伸出小小的手撫上小白貓的背脊。

「小貓咪,你也沒有媽媽嗎?」

「喵~」

「我也是……其實我有媽媽的,可是好像就跟沒有一樣……」

「喵~」

看著小貓咪撒嬌的模樣,羅賓笑了。

「呵呵~好吧,那我來當你的媽媽!」

「喵。」

忽然羅賓發現她的面前出現了一雙腳,她順著腳往上看去,看見了一張慈祥的臉。

「克洛巴博士!」

羅賓開心的喊著。


+++++++++++
二十分鐘後,羅賓跟小貓咪在全知之樹內都已經把身體弄乾了,還好遇到了博士不然羅賓不知道要躲雨躲到什麼時候了,此時羅賓抱著小貓咪坐在窗邊,望著窗外的雨景,心裡感到相當的寧靜。

克洛巴博士端著一杯熱巧克力微笑著走了過來。

「羅賓,快來把這杯巧克力喝了,這樣身體會暖和一點喲!」

「謝謝你,博士。」

羅賓開心的接過啜了幾口,果然全身都暖了起來,慈祥的老人在羅賓身邊坐了下來,溫柔的摸摸羅賓小小的頭顱。

「這雨,已經斷斷續續的下了好幾天了呢~什麼時候才會停呢?」

羅賓有點不滿的埋怨著,博士溫和的微笑。

「應該快停了,氣象報告說今天是最後一天下雨,今天可能會看到彩虹喔!」

「真的嗎?」

羅賓眼睛一亮,博士點點頭。

「嗯,最後的雨,一定會變成彩虹的。」

克洛巴語重心長的說著,似乎在暗示著什麼?但是年幼的羅賓當時並沒有看出來,她只是滿臉期待的望著灰灰的天空。

「博士,」

羅賓仰起小小的頭望著克洛巴博士。

「嗯?什麼事?」

「為什麼你們都這麼執著要研究歷史呢?」

博士微笑。

「羅賓,歷史是人類的財產,是人類的記憶,記憶這種東西是不能被遺忘而且一定要接受的,唯有以歷史為鑑我們才能夠開創更美好的未來,為了更美好的未來,我們一定要研究歷史才行。」

這些話對一個八歲的孩子來說未免太深奧了,但是他知道羅賓聽得懂。羅賓仍然望著窗外的雨幕。

「更美好的未來啊……博士,我能夠成為像你們一樣了不起的歷史學者嗎?」

博士又笑了。

「一定可以的。」







接下來,一切的聲音跟影像都逐漸遠去,
不知不覺中,已過了無數個瞬間,
那麼珍貴而遙遠的片段就這麼在流逝的時光中沉澱了……



******************************
「……咦?」

濃郁的咖啡香飄入了鼻中,羅賓緩緩的從過去的夢中醒了過來。船艙內一片寂靜,外面的雨聲也停了,船長、航海士跟廚師都不見了,她揉揉惺忪的睡眼不知自己是何時趴在桌上睡著了,剛剛看了一半的殊不知什麼人已經幫她闔上用書籤夾起來放在旁邊,身上還披著一件娜美的外套,香吉士幫她煮好的咖啡體貼的擺在旁邊,上頭還飄著熱氣。

「妳醒了。」

索隆的聲音自旁邊傳來,羅賓轉過頭去發現他一直都在擦劍。

「嗯,我睡多久了?」

羅賓依然微笑。

「一個小時又十五分,」

索隆想都沒想,仍專注的端詳著自己已經光亮的刀。

「快把那個白痴廚子煮的東西喝了吧,剛煮好不久,否則要涼掉了。」

「嗯。」

於是她端起熱熱的咖啡輕啜了幾口,身體整個都暖起來了,香濃的咖啡讓她的精神完全好了起來。

「船長他們呢?」

「到甲板上去了,雨停了出現彩虹,他們要我等妳醒了就叫妳上去看。」

說完,索隆就迅速的把刀收起,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船艙。(風:索隆,你在害羞嗎?=ˇ=)

羅賓微笑著又喝了一口咖啡,喃喃的說了些話:

「嘴巴裡說著狠話,做出來的事卻很溫柔啊……」

將喝了一半的咖啡輕輕放下,羅賓優雅的站了起身。

「還是趕快上去吧,不能讓船長他們等太久。」


+++++++++++
在甲板上,展現在羅賓眼前的,是一道鑲著七種色彩的美麗虹橋,毫無負擔的在清朗無雲的天空中,無止境的延伸著。

紅色、橘色、黃色、綠色、藍色、靛藍色、紫色。

剛下完雨的天空很高,七色的虹橋若隱若現的挺立於疏落的雲端,一如他們的夢想,模糊,但卻清晰堅定的連接到那麼遙遠的地方……

「啊啊!羅賓妳終於起來了!快過來!彩虹快消失了!」

坐在梅利羊頭的魯夫先看見了羅賓,開心的朝她揮手,其他人也都高興的叫著她:

「羅賓快過來啊!」

娜美笑的好開心,

「好漂亮啊!」

喬巴兩眼發光興奮的看著彩虹,對於生長在冬島的他來說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彩虹。

「那沒什麼!我曾經率領我八千個部下爬上去過喔!」

騙人布又開始唬爛,但是永遠都有笨蛋上當,

「真的嗎!?」

喬巴又驚訝又佩服的望向騙人布。

「啊啊~娜美~小賓賓~快看啊!那是我們的愛之橋啊!」

香吉士又開始發花痴。

「……」

索隆居然也看得入迷而忘了要吐香吉士的槽。

大家都因為眼前的美景而入了神,絲毫沒有注意到羅賓的異樣,就在這時喬巴忽然轉過頭來,驚訝的看著羅賓:

「羅賓!妳怎麼了?妳怎麼哭了?」

此時大家都轉過頭來詫異的望著羅賓,羅賓自己也嚇了一大跳,她無意識的撫上雙頰,果然摸到自己溼溼的淚水。

「呃?咦?我也不知道……眼淚自己就………」

但是她的淚水不知為什麼就是停不下來,就這樣汨汨的、不斷自眼眶中流淌了出來,停也停不下來……






那花,身處於黑暗,名為紫荊,只因,當她企圖追隨著那偶然降臨的光離去,紫色而無情的藤蔓便會自身後的黑暗,撲來,攫困住她。

一直以來在黑暗裡沒命的奔逃,一面心存絕望,卻又不斷尋找著,即使所有的人都只要她死……

但是這次,她似乎看見了光。


『一直以來以為妳是魔鬼,但原來妳只是一個受傷的靈魂……』

有人在風中,輕聲的對她這麼說著;

『羅賓妳聽好了!任何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絕對不會是孤獨一人的!有一天妳會遇到夥伴!跟妳的夥伴一起活下去吧!』

曾經,有一個愛笑的巨人對她這麼說著;

本來她已不抱任何希望,打算就這樣死去……


『最後的雨,一定會變成彩虹的。』








「我不知道……我停不下來……」

羅賓的淚水潸潸落下,停也停不住,大家都關心的朝她走了過來……




















『博士!博士!你看!雨停了耶!』

『呵呵,真的耶!羅賓妳看那個是什麼?』

『哇啊~好漂亮喔!紅、橙、黃、綠、藍、靛、紫……是彩虹嗎?』

『是呀,我說過了,最後的雨,一定會變成彩虹的。』







【THE END BY*紫荊之花*~最後的雨~】
+++++++++++++++++++++++++++++++++++++++++++++++++++++++++
呼哈~好久沒寫文了,覺得寫的好卡喔!>m<||b如果傷了大家的眼真的真的很抱歉~M(= =)M謝謝大家的觀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率觚 的頭像
率觚

雨陽天(生而美好/杏林春暖❀/夜的一萬隻眼睛/眷戀星辰的貓咪/王子/一夜花舟❀/忘形之樽🌹🌹🌹🌹/你達達的馬蹄聲不是美麗的錯誤/竹翼/好/我要變成更好的人/擁抱)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