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鐘聲再度響起──
<Times Up.>
By神風精靈

湛藍中海水傾訴著什麼?

是永恆的疑問。

清澄中天空回答著什麼?

是永恆的沉默。


『有一天當鐘聲再度響起,
                 
                 你見過這麼清澈的天空嗎?』


+++++++++++++++++++++++++++++++
  溫和的風輕輕吹起,空之海上劃起一輪又一輪輕輕的漣漪,浮立於空海之上的神之島看起來顯得孤單但不突兀,孤單的是天使島的墜落,不突兀是因為它已佇立於此,已久,有四百年之久。曾被毀滅的命運所籠罩的恐怖已逐漸被大地那源源不絕的無限生命力所淨化,從艾涅爾離開的那一天起,從草帽小子離開的那一天起。希望,正汨汨的自寄宿於大地上的所有人們的心泉中湧出,無論是什麼人。

  此時,一名蒼老的老人正若有所思的坐臥在神之島的海岸線上,他雖然看起來蒼老,但卻流露出一股不可褻瀆的神聖威嚴。

  「甘福爾。」

  身後的綠林中有人走來,喚著老者的男人有著堅毅的眼眸及黝黑的肌膚。名喚甘福爾的老人微笑了一下。

  「是你啊,瓦夷帕。」

  瓦夷帕看著優閒的甘福爾皺了一下眉毛。

  「你最近怎麼動不動就跑來這裡啊?」

  「我妨礙到你了嗎?」

  「有一點,」

  瓦夷帕冷冷的說著,他在沙灘上隨地找了一個地方躺下,讓溫暖的陽光照耀了他的全身,面向著碧空。

  「這樣我就不能安安靜靜的睡覺了。」

  甘福爾輕笑了幾聲,草帽小子與艾涅爾的那場大戰後,他們的關係改善了許多。

  「從來就沒看過你這麼放鬆的樣子。」

  「哼,你還不是一樣?」

  「哈哈哈,看來,我們都變懶了。」

  「………」

  瓦夷帕沒有再答腔,他們就這樣一起望著天空一語不發,過了許久,甘福爾才緩緩開口。

  「最近我很喜歡到這個地方來,」

  「………」

  「想想以前的事,我還是神的時候,多次與香狄亞和解無效的時候,艾涅爾來的時候,艾涅爾變成神的時候,艾涅爾被趕走的時候……」

  「………」

  「……不知道草帽小子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那個混蛋,居然搶在我前面敲鐘。」

  意外的,聽到草帽小子這四個字的時候,瓦夷帕開口了。

  「哈哈,我知道其實你很感激他。」

  「哼。」

  沒錯,其實我是很感激他的。


  『大叔!你聽到了嗎?黃金鄉~~~一直都在天上啊~~!』


  魯夫那天的震天吶喊又再度在他的腦袋中迴響了起來,瓦夷帕不禁輕輕一笑。
  「那個笨蛋…」

  不過,託他的福,香狄亞族四百年來的宿願終於達成了。

  這時,甘福爾像發現什麼似的往後一看,他笑了起來。

  「看來,就算我不來,你好像也無法好好睡覺了,瓦夷帕。」

  「嗯?」

  身後的叢林中傳出了劇烈的晃動,及沙沙作響的移動聲,天空之娃──那條巨大程度大到不像話的巨蛇從林中竄了出來,牠那巨大的頭顱左顧右盼了一下,發現瓦夷帕的蹤跡後牠開心的叫了起來。

  「嘎~」

  甘福爾大笑了起來,瓦夷帕的臉則臭了下去。

  「你看,牠又來找你了!哈哈哈,看來他真的很喜歡你。」

  瓦夷帕困惑的開口。

  「我也不知道,牠就很喜歡黏我,除了我之外別人跟他說的話牠都不聽,老是妨礙我們重建家鄉,還像白痴ㄧ樣開心的在香朵拉裡面逛來逛去,不過老實說,牠能搬運很重的東西,的確幫了我們很大的忙……」

  「也許……牠認識大戰士卡爾葛拉也說不定喔?」

  甘福爾猜測的說著。

  「什麼?」

  「因為要長這麼大我想應該至少活了四百年左右吧?卡爾葛拉又是四百年前的人,而你又是他的嫡系子孫…說不定你們很相像也說不定……」

  「別傻了,怎麼可能?你的意思是我的祖先會跟動物溝通囉?」

  瓦夷帕立刻堅決否定,甘福爾還是微笑著。

  「我隨便說說而已,你不用當真。」



  但是,如果是呢?
 
  天空之娃啊,

  牠知道牠所等待的人已經不可能再回來了嗎?


  「嘎~」

  看著那條不知在興奮什麼的大蛇,甘福爾又微笑了一下。

  「牠好像是你的寵物一樣。」

  「哼。」

  「幫牠取好名字了嗎?」

  「………諾蘭。」

  瓦夷帕的眼神忽然變得好溫柔,他輕聲的說著。



  「為了紀念四百年前那位被誤以為是大騙子的偉大冒險家,也是大戰士卡爾葛拉的摯友。」




+++++++++++++++++++++++++++
  
  光陰倒流,時間追溯到距今約四百年前的那天的天空。

  那天,也跟今天一樣,

  晴空萬里。



  「諾蘭德!諾蘭德!你跑去哪裡了啊!?」

  香狄亞一族的驕傲,那位名為卡爾葛拉的大戰士踽步於綠茵蒼翠的森林中,嘹喨的聲音不斷呼喚著那位遠道而來的朋友的名字。

  「諾蘭德~~~~~!」

  「吵死了!我在這邊!」

  樹林中終於響起了諾蘭德慵懶的回應,聽起來好像才剛睡醒不久的樣子。

  「你在哪裡啊?我沒看到你啊!」

  「這邊~~~」

  卡爾葛拉抬頭往上一望,赫然發現諾蘭德居然悠閒的躺臥在一棵有四層樓那麼高的樹上。

  「諾蘭德!你不要命了啊?快下來!」

  「不要,我在睡午覺~」

  真是要命的午覺!

  「你這傢伙……」

  「卡爾葛拉,你也上來啊!上面的視野很棒喔!」

  「你以為老子上不去是不是啊?你給我等著!」

  卡爾葛拉用力一蹬,蹬上了一棵樹再借力往上蹬了上去,一下子跳到了跟諾蘭德差不多高度的地方。

  「怎麼樣啊?」

  卡爾葛拉得意洋洋的看著諾蘭德,諾蘭德打了一個呵欠。

  「我還以為你會飛上來呢,你背上不是有翅膀嗎?你不是天使嗎?」

  卡爾葛拉白了諾蘭德一眼。

  「你不會看喔?這翅膀這麼小怎麼飛得起來啊?是天使又怎樣?」

  「呵,說得也是。」

  諾蘭德的眼神又望向了遙遠的海洋,卡爾葛拉也開始打量起四周的景色,他不得不承認,從這裡看到的景物,真的很美。

  「喂,諾蘭德你幹嘛沒事跑到這裡來啊?」

  不會只是來看風景的吧?

  諾蘭德神秘的笑了笑。

  「我來作夢的。」

  「作夢?」

  「是呀。」

  諾蘭德看向海的另一端的眼神忽然燃起了平日所沒有的炙焰,他的嘴角勾起了雄心壯志的微笑。

  「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到這片海洋的另一端,到偉大航道的盡頭去。」

  卡爾葛拉看向諾蘭德的眼中,只有不解。

  「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

  諾蘭德朗聲大笑。

  「那你呢?卡爾葛拉?你的夢想又是什麼呢?」

  「我?」

  卡爾葛拉略愣了一會兒,接著也自以為幽默神秘的笑了起來。

  「諾蘭德你這傻瓜,天使是不會作夢的。」


  是的,我的一生都已獻給我的族人,自出生直到死去,根本沒有作夢的必要。



  「大戰士卡爾葛拉,你真的很冷耶!」

  「你說什麼?」

  「算了。對了卡爾葛拉,」

  「什麼事?」

  諾蘭德的眼光自海面移向了那片遙遠但同樣令人神往的天空。


  「你見過這麼清澈的天空嗎?」



  於這片天藍之下,海藍之上,
  微風中,依然迴盪著他們爽朗的笑聲及無心的疑問。



  無情的是,

  縱然有再深的情誼,

  再堅定的承諾,

  再多的留戀,

  離別的時刻,終究會到來。


  諾蘭德離開的那一天,彷彿如大地歌聲般的美麗鐘聲響遍了整片浩瀚的藍海,似是在訴說著朋友之間堅定的等待及諾言,它說著,


  我們等你。



  『一定要再來啊!諾蘭德───────!』

  但是,誰也不知道,這次離去,便再也、永遠也沒有重逢的機會……


  隨著週期性的由下往上的海流的爆發,加亞島被攔腰騰空飛起,奇蹟般神奇的飛向那片曾經令人感到遙遠的天空。


  『神之島誕臨的那一天,整片天空響起了一陣洪壯如天籟般的美麗鐘聲。』


  從此,它被稱為是島的歌聲。


  這個鐘聲,太早了一年。

  『卡爾葛拉,你們到底在哪裡……』

  如泣訴般的呼喚,再也喚不回那一幕幕曾經真實的回憶。

 
  黃金鄉不告而別的消失,

  豆大的淚水落下,沒有證據的誠實成了萬世恥笑的謊言。

  『你這個大騙子!』


  遺臭百年的辱罵聲中,及,懸宕著無法斷絕的思念中,

  不知不覺,已過了無數個瞬間……

  『後來才有人從藍海上來告訴了我們事情的原因始末,但是,那個時候已經太遲了……因為大戰士卡爾葛拉……早就戰死在這片天空中了……』

  期待著、牽掛著、等待著、守候著,相距百年,那即使來到天堂門前也傳達不到的思念……

  『還能……傳達得到嗎?只要……能讓鐘聲再度響起,諾蘭德他就聽得到了吧?』

  知道他最好的朋友,一直到現在,仍然都在等他。

  『應該可以吧……因為這裡,是離天堂更接近的地方了……』


  鐘聲,


  一定會響起的,


  再一次的,


  響起。


+++++++++++++++++++++++++




  四百年後的某一天午後,涼風回流著輕輕淡淡的溫柔,也許,連風也覺得惋惜。

  「瓦夷帕!瓦夷帕!」

  一個清脆的少女嗓音不斷呼喚著少年瓦夷帕的名字,像是催促般的有點急躁。

  「幹嘛~我在睡覺~」

  「哎喲!你不要睡了啦!」

  「不要吵我啦,蘭奇!」
  
  瓦夷帕呈大字型躺在某片柔軟的白雲上午睡著,並沒有因為蘭奇的呼喚而睜開眼睛,反而還翻一個身繼續睡。

  「瓦夷帕!我帶回來一個好東西要給你看喔!」

  「我要睡覺……」

  「瓦夷帕!」

  「ZZZ……」

  原本以為蘭奇應該已經放棄走開了,瓦夷帕便安心的繼續睡下去,沒想到……一辦辦柔軟芬芳的花瓣紛紛落在少年的有著剛毅線條的臉上,瓦夷帕立刻睜開了炯炯有神的雙眼。

  「蘭奇!這是……」

  拂去臉上香氣瀰漫的粉紅色花瓣,瓦夷帕有點吃驚的坐起身,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甜笑看著自己的蘭奇。

  「很漂亮對不對?」

  「妳又偷跑去神之島了!?」

  蘭奇笑得更開心了。

  「對呀,現在正是花開的季節,神之島的花田盛開綻放得到處都是,你都不知道那景色有多漂亮……」

  蘭奇興奮的描述著剛才在神之島看見的景象,粉嫩的雙頰也雀躍的紅潤了起來,但是瓦夷帕可沒有蘭奇的天真爛漫。

  「笨蛋!妳知道那裡有多危險嗎!?我不是告訴過妳不准再一個人跑去那裡了嗎!?」

  「哎呀,有什麼關係嘛!反正又沒有被發現,而且既然你擔心我一個人去有危險,那下次你陪我一起去就好了啊!」

  「妳…唉……算了……」

  面對蘭奇毫不在乎的開朗笑容,不知為什麼瓦夷帕就是拿她沒有辦法。

  「瓦夷帕,」

  蘭奇仍帶著幸福笑聲的清脆嗓音又喚住了他,瓦夷帕有點不耐煩的瞥向蘭奇。

  「還有什麼事嗎?」

  「你知道嗎?我剛剛作了一個夢喔!我夢見自己聽見了島的歌聲,彷彿如天籟般的美麗鐘聲響徹了整個神之國,還有整片天空。」

  「哈哈……蘭奇妳這個傻瓜,」

  聽著蘭奇快樂的描述,瓦夷帕覺得有一點好笑的取笑起了她。

  「天使是不會作夢的。」








  數年後,為了再度點亮香朵拉的燈火,戰鬼瓦夷帕率領著眾香狄亞族戰士前往神之社,在這片蔚藍的天空展開了一場悲壯的戰爭。














               【THE END OF──當鐘聲再度響起──】
──────────────────────────────────
[後記]:
  呼~終於打完了(抹汗)^ˇ^真的很謝謝各位大大願意把我這不成材的文看到最後(鞠躬),呵,大家都還看得懂嗎?這篇是有關於空島特輯的文,一開始是採取倒敘的方式慢慢往後推進到四百年前,再推到四百年後,因為個人真的非常喜歡這個特輯所以想幫它寫一篇文,不好意思獻醜了(汗)我真的很喜歡空島那隻很大的蛇蛇>///<他真的超可愛滴!XD但是對於不會講話的動物的描寫我實在覺得我真的很需要加強(泣)總之,還是再一次謝謝大家的觀看,最近又快要秋天了,很容易感冒喔!希望大家要多多保重身體呀!BYE!X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率觚 的頭像
率觚

雨陽天(生而美好/杏林春暖❀/非你莫屬/夜的一萬隻眼睛/風雨兼程/我會變成更好的我/The girl keeps her smile./Beautiful Love/前進了一小步的溫柔)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冠
  • 是空島的文耶!!!
    話說我對空島的小細節有些都已經不大清楚了(記性不好= =")
    喜歡這篇的時空轉換
    話說...
    最後一段蘭奇和瓦夷帕是有閃的意思嗎?XDDDDDD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