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率觚

.盃兄弟,無CP,永篇,虐有(大概)

.航海王衍生同人小說

 

 

 

 

 

 

  有的時候,結局根本是不存在的。

 

 

 

 

 

  所有在哥雅王國境內出生的貴族之子,在新生的十日後,皆能得贈一匙永生之神十一年的祝福與庇佑。

 

 

 

 

 

 

 

 

 

  十年前,科爾博山。

 

  『噹、噹、噹、噹…

 

  萬里無雲的東海某處,由遠而近的海域上,此時正緩緩迴響起來自哥雅王國的高區教堂內所傳來的宏亮鐘聲。

 

  恆亙於垃圾山與風車鎮之間長年青綠的科爾博山陵,在鐘聲所圍繞的雪松與赤楊的林蔭中,東海的海風由遠而近的襲來,三名困擾著科爾博山已久的,惡名昭彰的頑童中的其中一人,倏然停下了原本正在山谷間奔跑的腳步。

 

  「薩波,怎麼了嗎?」

 

  跑在最前頭的男孩艾斯突然發覺到了薩波足音的消失,立即煞下腳步,回過那張芝麻小臉困惑的看著自己的結拜兄弟問道,而總是跟在身後以艾斯馬首是瞻的魯夫也立刻跟著停下幫起了腔:

 

  「就是說嘛,薩波!再不快點山豬火鍋就要跑掉囉!我的肚子都快餓扁了啦!」

 

  正好佇立於一棵樹蔭下的薩波此時身上恰巧覆上了一層葉綠的陰影,幾片被風所搖下的落葉輕輕落在他小小的肩頭,少年落寞的眼神所注視的方向,彷彿在看著一個永遠回不去的地方。

 

  「薩波?」

 

  原本正失神的遙望著鐘聲傳來方向的他,一聽到艾斯及魯夫的呼喚後,立刻又像突然回復了神志一般的回過頭來,若無其事的微笑應道:

 

  「啊、沒什麼!抱歉,我只是發了一下呆。」

 

  「既然道歉了那我就原諒你吧!」從頭到尾都沒有搞清楚狀況的魯夫立刻裝模作樣的笑嚷道。

 

  「哈哈哈…」薩波開懷的大笑,彷彿打從心裡覺得魯夫的樣子非常有趣。

 

  艾斯的眼中掠過了某種深色的色澤,不過在經過剎那的思慮最後還是決定暫時保持沉默。

 

  『噹、噹、噹、噹…

 

  鐘聲還在繼續,夕陽漸漸的染紅了天空,此時遠處野豬的嚎叫乍然響起,三名小頑童這才突然想起了自己正飢腸轆轆的肚皮。

 

  「走吧!這次我一定要比你們先抓到野豬!」最年幼的魯夫一邊口水直流的大叫著一邊朝晚餐的方向莽撞的衝了過去。

 

  「你還學不會教訓啊愛哭鬼!」艾斯仍是不給魯夫留下絲毫顏面,然而在輕蔑之後還是不放心的尾隨著跟了上去。

 

  「哈哈哈…魯夫!不要太勉強自己喔!我們會幫你的!」一邊安慰著最小的弟弟,總是對魯夫最溫柔的薩波也一邊壓緊了大禮帽的帽沿一邊大笑著跟上去了。

 

 

 

 

  當第十一遍的鐘聲悽然落下,夕晚的金暉也漸次在鮮紅的海面上沉下,蒼翠的山谷中迴盪著孩子們一遍又一遍的笑聲與足音,璀璨的星幕逐漸在童年的上空緩緩拉起,夜晚又再次降臨了。

 

 

 

 

 

 

XXXXXXXXXX

 

 

  那天深夜,月明星稀、夜深人靜,在三人共同於高樹上搭建的基地小屋內,享用完豐富的野豬大餐,疲累了一日的孩子們正在被窩內鼾聲大作,但是除了魯夫及艾斯以外,只有薩波一人正獨自倚在未加任何人工防護的窗邊,靜靜倚望著月空。

 

  「…你還不睡啊?」

 

  一片黑暗的身後突然傳來了艾斯含糊的嗓音,薩波一驚,回頭看見了艾斯正坐在自己的被褥上皺著一臉芝麻的睏意炯炯的看著自己。

 

  「啊,抱歉吵醒你了嗎?我馬上就過去睡了。」

 

  薩波抱歉的笑說著,柔和的月白光輝正好輕輕灑在他鵝黃的髮梢上,溫文儒雅的笑容完全不像一個從小在野外長大的孩子。

 

  就算他從來沒說過,其實艾斯也早就知道了,不管他怎麼努力假裝、怎麼努力的遺忘,終究無法掩蓋自己身上流淌著貴族之血的事實。

 

  然而艾斯只是輕輕的嘆了口氣搖搖頭,接著便緩緩的從被窩中站了起身,走到了薩波的身邊。

 

  「艾斯?」

 

  薩波愣愣的看著不知為何突然離開被褥來到自己身邊的艾斯,然而後者卻只是逕自遠眺著窗外的夜景,並沒有打算回應他。自從魯夫加入後,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好好的獨處過了。

 

  兩個人小鬼大的小鬼,就這樣肩並著肩,一同扶著粗糙的木質窗櫺仰望著月空。

 

  「…說吧。」在沉默了幾分鐘之後,艾斯突然這麼說道。

 

  「呃?」薩波的表情顯得更加困惑了。

 

  「今天下午的那個鐘聲,怎麼了嗎?」艾斯終於把藏抑了一整天的疑問給一吐為快了。

 

  薩波的神情逐漸從詫異轉為清晰明瞭的通曉,接著終於重新展開笑顏說道:

 

  「原來你是在擔心我啊?謝啦,艾斯。」

 

  「快說啦。」艾斯的表情除了顯得有些不耐煩外,耳根似乎還有些發紅。

 

  薩波依然溫文的一笑,接著將視線再度轉回了窗前。薩波的臉上總是帶著笑,然而跟魯夫不同的是,那是一種初冬暖陽般柔柔的溫和。

 

  在那溫和之中,有著一種身為孩子不該有的滄寂。

 

  「…貴族的孩子,在出生的十日後,就能到位於高區中心的教堂接受聖禮的祝福儀式,到那個時候,負責主持聖禮的牧師會從教堂內特別建造釀製的酒泉中舀起一小匙泉水餵給受禮的新生兒喝下,據說,那是守護哥雅王國的永生之神所賜予的聖水,能夠庇佑貴族的嬰兒平安長大;」

 

  只有貴族,才能得到這樣的待遇,也只有貴族,才能一出生就這麼尊貴的活著,彷彿就像在說著,只有他們才有資格得到神靈的照拂。

 

  一直到稍微長大了以後,薩波才終於明白,自己在出生時所接受與被烙印的,是多麼傲慢又令人惱怒的標記。

 

  『薩波啊,你一定要努力學習,與王族的女子結婚,然後讓生養你的父母得到幸福喔。

 

  「…住在高區的每個人,沒有一個不為了自己流有貴族的血統而自豪,他們恣意的鄙視、唾棄高區以外的世界及居民,除了財富以及地位之外,他們什麼也不在乎,就連讓自己新生的孩子接受這種儀式,也都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未來能夠為自己帶來這些可笑又膚淺的幸福而已。」

 

  鵝黃髮色的少年臉上蒙上了一層少見的暗影,暗影下輕漾著一種冷淡的嫌惡,彷彿看見了一個永遠無法褪去的汙點正形影不離跟著自己一同來到這個世界一般。

 

  在認真聽完了薩波這一連串詳細的描述後,同樣還只是個孩子的艾斯一臉似懂非懂的隨口應道:

 

  「一出生就能喝酒啊,看來貴族出生的孩子果然都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呢。」

 

  「哈哈哈…」薩波很明白艾斯並沒有完全聽懂,不過他還是耐心的繼續說了下去:「那酒泉的名字又被稱為『永生酒』,永生酒根本不可能帶來真正的永生,但是聽說喝下永生酒的孩子都能夠平安成長到十一歲,並且將來都一定會成長成為出色的貴族。」

 

  除了我之外。說到這裡時,薩波無奈的一笑。

 

  「那十一歲以後呢?」艾斯轉頭疑惑的問道,卻正好觸見了薩波黯淡的神情。

 

  「我也不知道,」薩波又再次露出了坦率的笑容:「大概是十一歲之後就要靠自己獨立成長的意思吧?神明也不能一天到晚都在照顧小孩子不是嗎?」

 

  「………」

 

  窗前一陣清風吹拂而過,樹叢中暗影扶疏,皎潔的月光坦率的照進了三人位於高空中的秘密小屋,兄弟倆人身後早已睡得東倒西歪、鼾聲如雷的魯夫此時正好翻了一個誇張的身。

 

  「每當有一個貴族嬰兒完成洗禮,高區中心的教堂就會敲響十一聲鐘聲,除了宣示完成洗禮外,也是昭告整個哥雅王國又有新生的貴族誕生了。所以我今天下午聽到了那個鐘聲的時候,就想:『看來今天又有貴族的孩子接受洗禮了啊…』哈哈…總覺得不知不覺中,時間已經過了這麼久了。」

 

  原來,這就是你白天時發呆的原因啊…聽到那個鐘聲讓你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了嗎?

 

  如果可以永遠不知道真相的話,薩波,你會希望,自己能夠跟其他的貴族孩子一樣,得到父母的疼愛,若無其事的長大嗎?

 

  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麼我們是不是永遠都不可能遇見彼此了呢?

 

  這些話語不斷的在艾斯的胸口打轉,然而艾斯最後仍然沒有勇氣能對薩波說出口,此時魯夫的鼾聲又再度呼呼大作,打破了所有寧靜美好的氣氛。

 

  兩人一同回望屋內魯夫的睡顏,接著不約而同的相視而笑。

 

  「艾斯,我覺得,自己能夠認識你跟魯夫,真是太好了!」

 

  貓頭鷹也該開始打瞌睡了,一束月白光輝漸漸集中在薩波蒼白的臉上,照耀出了他閃爍著重獲新生與滿懷希望的稚嫩臉龐,彷彿讀到了艾斯的心聲,突然他回頭燦笑著對艾斯這麼說道,有如晦暗黑夜中突然亮起的一縷星光。

 

  「什麼啊?突然說這些幹嘛啦?不害臊啊?」一向都不擅於表達情感的艾斯有點難為情的把頭撇開,假裝背過身來繼續看著屋內熟睡酣甜的魯夫。

 

  殊不知這時魯夫正好口齒不清的大聲喊起了一堆莫名其妙的夢話:

 

  「艾斯!薩波!明天再一起去打獵喲!呼…肉是我的…呼…」

 

  「那個笨蛋…」艾斯面露不耐的咒聲低罵道,既不屑又好笑的瞪著魯夫正一臉天真傻笑的睡顏。

 

  「哈哈哈…」薩波又再度放聲大笑,不過睡得正香甜的魯夫仍然置若罔聞的繼續囁嚅著語無倫次的夢話呼呼大睡。

 

  魯夫的身上總是縈繞著一種開朗的魔力,能把所有的恐懼以及不安都驅淨;看著魯夫那張毫無牽掛的沉睡臉龐,薩波臉上的微笑不自覺的又變得更加的溫柔堅定。

 

  「艾斯…總有一天,我們一定要出海,我們要看遍世界,實現所有的夢想!要活得比現在還要更加的自由!」

 

  少見的,艾斯的嘴角逐漸泛起了一絲溫柔的笑。

 

  「那還用你說嗎傻瓜?我們不是都喝過交杯酒發過誓了嗎?我跟你,還有魯夫,永遠永遠都是最棒的兄弟!」

 

  「喔!」薩波咧開了開朗的笑容,露出了嘴邊那顆大大的缺牙。

 

  「好啦!我們也快睡吧!要是明天沒有精神讓那個小子得意那就糟了!」

 

  「嗯!那晚安囉!艾斯!」

 

 

 

 

 

 

 

 

 

 

 

  很多年以後,當我偶然回想起了那天晚上的對話,但那個時候,薩波卻已經不在了;

 

  不管我到這個世界的哪裡,都再也見不到你了。

 

 

  『所有在哥雅王國境內出生的貴族之子,在新生的十日後,皆能得贈一匙永生之神十一年的祝福與庇佑。

 

 

  薩波,其實當時我有一句話一直沒有勇氣對你說出口…

 

 

  『毀掉薩波的是這個世界跟國家!等你成為了跟你老爸一樣的男人!要死要活都隨便你────────────!

 

  

  如果他真的過得很幸福的話會就這樣掛上海賊旗毫不猶豫的出海嗎───────?

 



  如果那個喝下永生酒的孩子,注定無法活到十一歲…

 

 

  『喝下交杯酒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總有一天一定要成為大海賊!

 

 

  你總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裡不斷的奔跑,那天晚上,你滿懷著對未來期許的話語以及聲音,比任何人都還要更加期待能夠得到自由…

 

 

  『好好照顧魯夫,他是我們的弟弟…

 

 

  也總是,比任何人都更加的溫柔。

 

 

 

 

 

 

 

 

  也許有的時候,結局根本是不存在的;

 

  在深切的恍然與徹底的領悟以後,經過了好多年的歲月與風霜,很多人離開我,我也離開了很多人;很多曾經堅信過的事物都已經改變,也再也無法回到原本的樣子了

 



 

 


  但是薩波,惟有你,直到今天,依然清楚的留在我的心中。

 

 

 

 

 

 

 

 

                            FIN.

 

 

 

 

 

[後記]:

 “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不知為何心裡突然浮現了這一句。

  睽違了這麼久以後我終於寫好了薩波篇,此篇是以艾斯還在世時的視角來側寫,即使薩波很早就離開了他的兄弟,不過他的兄弟們也永遠都不會忘記他。在寫這篇的過程其實心情是很平靜的,沒有像寫前兩篇的時候一樣來得激動,也許是因為這篇或許不能完全算是我心目中理想的薩波篇吧?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又濫用了短促的休息時間倉促為文所以心有不在焉的緣故吧?若是造成大家的不便真的是非常抱歉M(_ _)M

  維基百科上說薩波目前生死不明,而我也跟大部分的人一樣衷心希望薩波能夠活下來,但是在原作中,作為『貴族之子.薩波』的這個身分卻已然死去,然而他的名字卻將永遠留在深愛他的人的心中,我想這才是永生酒真正的意義;也或者,其實三頑童的交杯酒,才是真正的永生酒吧?

  寫完盃兄弟文之後心情總是很哀傷的,希望下次奉上的會是更開朗一點的文章。

  拙文至此,謝謝大家了,以上。:)

 

 

                                     2012.11.4.率觚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率觚 的頭像
率觚

雨陽天(停機中/我還在/杏林春暖❀/生而美好/非你莫屬/我騎馬兒,你牽韁繩/一起去遠方/給等待春天的你/嶄新的相遇/Grey to Blue)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阿魚*
  • 虐到心裡去了:(


    噢溫柔帥氣的薩波我真心希望他能活著
    艾斯哥哥的死是我心中永遠的痛...
    還好還有魯夫(欣慰

    親愛的版主大人很抱歉久久來一次還只留這麼短
    下次記得補上:)
  • 阿魚好久不見了,非常謝謝你的支持:)
    能看到你的留言我就很高興了,不用介意留言的長度啦XD
    這樣就太見外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那才是我想聽到大家的真正的心聲,
    關於對薩波及艾斯的心情我真的很能夠理解,
    真的,幸好我們都還有魯夫...
    最後,非常感謝留言回饋~:)

    率觚 於 2012/11/05 23:36 回覆

  • 圓兒( ˙ω˙ ) ノ〃
  • 歐歐歐歐歐歐~~更文更文拉!!!!!!(轉圈圈)
    薩波篇真的是超好看辣>3<"(飛撲)
    看完有點感傷捏:< 好捨不得艾斯就這樣死了TAT
    小觚有空要多寫點魯娜噢~~我最近太純潔(?)了!!
    需要稍微腦補一下xDD(眾毆)
    等你家家酒的結局噢>▽0"(喂)
  • 怎麼覺得原本很哀傷的氣氛突然變得好歡樂?!!XDDDDDDDDD
    為什麼太純潔反而要多看魯娜呢???
    果然是因為我太汙穢的關係嗎?(沒錯!!)XDDD
    害我一點都沒有感傷的感覺XDD(爆笑
    謝謝圓兒的留言回饋!!XDDD
    我最近還是好忙好累,等忙完會趕快補完家家酒的!!
    愛妳喲~XDDDDD

    率觚 於 2012/11/05 23:40 回覆

  • 濁
  • QA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為何如此虐心阿...薩波死了真的很....(講話
    世界真的太殘酷,毀掉幼苗的都是世界的敗壞阿QAQQQ
  • 糖~~~~~~~~(抱
    逝者已矣,來者可追,
    我們一起等著看魯夫把幸福奪回來吧!!

    率觚 於 2012/11/05 23:47 回覆

  • 花花兒
  • 好虐喔......T^T
    想到艾斯薩波就好想哭:'(
    魯娜魯娜勒?啦啦啦啦啦~(發瘋
    魯娜~魯娜王道!! ((啥
  • 謝謝花花兒的留言回覆,
    艾斯跟薩波的故事真的是令人鼻酸...:(
    魯娜永遠都在妳我的心中!!(去死
    對不起我會盡可能找時間發文的~
    讓妳跟大家久等了真的很不好意思M(_ _)M

    率觚 於 2012/12/17 14:2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