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忘形之樽(單篇短/索隆中心/ZR/2Y前/暖暖夢系列)

 

                                    by率觚

 

.One Piece單篇同人短文

.CP:索隆X羅賓

.2年前

 

 

 

 

  『如果沒有思念的人,那麼就不會寂寞了。』

 

 

 

 

 

 

 

 

  那是剛離開阿拉巴斯坦不久後的事。

 

  那是一個月色明亮的夜晚,綠髮的劍士正一個人抱著酒瓶跟酒杯孤零零地在黃金梅利號的甲板上喝著悶酒,背後的船艙內傳來夥伴們熱鬧騰騰的嬉笑聲,不過他卻完全沒有要轉身加入的意思。

 

  他知道他們正在高興著新夥伴的加入,新夥伴是一名叫做妮可·羅賓的女人,不久前還是敵方陣營的高級幹部,因為魯夫在阿拉巴斯坦地下神殿的一個任性的舉動,拯救了那個女人垂死的性命,聲稱自己無處可去的她便用這個理由理直氣壯的強行加入了他們一行人的航行。

 

  一開始大家都很反對,更正,除了那個金髮的臭廚子以外,一開始大家都很反對,但在那個女人說明來意之後,頭腦簡單的船長跟喬巴輕易的就被說服,緊接著娜美跟騙人布則是立刻分別被卑劣的手段收買,心甘情願地成為那個女人的一員。

 

  「羅賓姐姐~可以再多給我看看妳從克洛克達爾那裡帶出來的寶石嗎~

 

  「小羅賓~請好好品嘗我今天為妳特製的甜點~

 

  索隆心裡的話才剛說完,背後的船艙內就傳來娜美及香吉士那諂媚巴結的聲音。

 

  唉…

 

  綠髮的劍士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無奈地將手上的那杯酒一飲而盡。

 

  「呵呵~劍士先生,難道有什麼煩惱嗎?為什麼一個人孤單地在這裡喝著悶酒呢?」

 

  「不干妳的…嗚哇!妳什麼時候出現的!?」

 

  說人人到,只見膚色黝黑的美麗女子面帶著一臉深不可測的溫柔微笑不知何時已悄悄來到了他的背後,綠髮的劍士嚇得差點把杯裡的酒給灑了出來。

 

  「就在剛剛你看著月色動人的海景面露愁容的喝酒的時候,我就已經過來了喔。」

 

  月色溫柔的照耀妮可·羅賓那面不改色的溫柔微笑,無視著索隆那驚慌失措的舉止的她悠悠閒閒的走了過來。

 

  「……不要隨便接近劍士的背後。」

 

  索隆一邊故作鎮定的發出警告,一邊慢慢壓下心中方才不慎流露的尷尬與不安。

 

  「好的,下次我會注意的。」

 

  羅賓微笑著回應道。

 

  此時,索隆身邊的甲板上突然如花朵綻放一般的長出了一隻纖細黝黑的手,拾起了一個被索隆扔在一邊不管的空酒杯,擺正,接著又長出了另一雙同樣纖細的手捧起甲板上的酒瓶,開始往空空如也的酒杯裡倒酒。

 

  「妳?」

 

  就在索隆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的時候,羅賓已經從容不迫的來到了他的身邊席地坐下,接著,接過自己用花花果實的能力倒滿了酒的酒杯輕輕的啜飲了一口香醇的美酒,一切發生的那麼快。

 

  「嗯…好酒…劍士先生一個人喝酒很容易寂寞吧?讓我來陪你喝一杯吧。」

 

  說完這句話以後,羅賓轉頭再次對他露出溫柔優雅的一笑。

 

  哼。隨便妳。

 

  索隆沒有回應,轉頭望回剛剛凝望著的月色皎潔的海面,用沉默表達了他的抗議。

 

  「呵呵…」

 

  羅賓仍然是一臉毫不在意的溫柔微笑,彷彿早已看透相當尊重船長意見的索隆不會跟她計較。

 

  接著甲板上就出現了兩個人一同坐望著月色及海面的溫柔畫面。

 

  海風溫柔的吹拂,是航行的好預兆,在Mr.2馮克雷的協助之下好不容易地逃脫了在阿拉巴斯坦的海灣外埋伏著的海軍們的追擊之後,這是第一個難得能夠這麼平靜的夜晚。

 

  兩人之間陷入了一陣靜默,沒有人打算破壞眼前這難得的風景。

 

  也許對這個叫妮可·羅賓的女人來說,這也是一個難得不用在黑暗中與克洛克達爾共同規劃陰謀詭計來吞沒某個國家的沉重夜晚吧?

 

  「真是個好棒的夜晚呢,一個人喝酒真是太可惜了。」

 

  良久,妮可·羅賓彷彿若有感慨似的,凝望著溫柔的月色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嘆息。

 

  「哼,我可不這麼認為。」

 

  索隆答道。

 

  「呵呵…」

 

  大海的另一端傳來了遙遠的浪濤聲,一波接著一波的呼喚著充滿冒險熱情的人們前仆後繼的揚帆前去;偉大航路是如此的凶險與詭譎多變,然而所有人仍然各自懷著滿腹的憧憬與期待爭先恐後的啟航,不論最後是否得償所願,在那名為夢想的盡頭與終端,便是那勇敢的冒險家與海賊們的葬身與重生之處。

 

  但是,若是能為自己內心深處那真正的夢想勇敢的戰鬥一次,那怕最後有可能會葬身海底,也將一生無憾了吧。

 

  「你知道嗎?這還是我第一次這麼放心的跟別人一起喝酒呢。」

 

  「嗯?」

 

  酒意漸濃之中,羅賓的微笑及聲音也變得與純白的月色一樣漸漸地朦朧起來。

 

  「劍士先生,如果有一天,你還想像今天一樣這樣飲酒賞月的話,請務必要再邀請我一起參與喔。」

 

  「我才沒有邀請妳…」

 

  索隆咕噥道。

 

  『就這麼說好了喔…

 

  羅賓的聲音越來越遙遠,取而代之的,是一陣由遠而近的熟悉呼喚。

 

  「…喂!」

 

  『一定要再找我一起喝酒喔。

 

  「喂!」

 

  吵死了,是誰一直在旁邊嘰嘰喳喳的,想好好睡個覺都不行。

 

  「喂!快醒一醒!」

 

  鬼魂公主培羅娜嬌嫩的聲音突然放大了好幾倍的在索隆的耳邊震耳欲聾的響起,把原本正在睡夢中的索隆瞬間驚醒了過來。

 

  「赫!怎麼是妳?羅賓呢?我剛剛不是在黃金梅利號上嗎?」

 

  只見眼前所處的房間四處散落著被喝光躺平的空酒瓶,鷹眼密佛格的城堡地下酒窖的大門敞然開啟,粉紅髮色的大眼少女氣呼呼的叉著腰站在坐臥在地上靠著牆壁睡著的自己的面前由上而下的怒瞪著他。

 

  「什麼羅賓啊?這裡是鷹眼密佛格的城堡啦!你不要每次練劍一練不順就跑到地下的酒窖來喝酒好不好啊?」

 

  培羅娜怒看著一副大夢初醒的索隆氣呼呼的訓斥著。

 

  『逃跑!全部的人只要顧著逃跑就對了!我們敵不過他們啊!

 

  「原來是夢啊…」

 

  在夏波帝諸島遭受潰敗打擊的記憶隨著魯夫的大喊的聲音慢慢想起,索隆漸漸的回想起了現實的一切。

 

  啊,對了,我現在正在鷹眼密佛格的城堡裡修行劍術,向那個在東海打敗了我的男人。

 

  「喂,你要去哪裡啊?至少先把地上的這些酒瓶收拾一下吧!每次都是我在幫你收耶!真是的!」

 

  索隆默默的站了起身,緩緩的朝地下酒窖的門外走去,培羅娜一邊在背後大聲嚷嚷著,一邊看不下去的收拾起瓶瓶罐罐的聲音漸漸的遠去,一直到他走到了城堡的外頭。

 

  羅賓不可能在這裡,他也不可能在黃金梅利號上,因為和夥伴們一起在夏波帝諸島上遭遇了上將.黃猿、戰桃丸以及七武海.巴索羅謬.大熊的攻擊之後,他與夥伴們被迫流離四散,除了魯夫以外,不管是誰現在都生死未卜,不知去向。

 

  而黃金梅利號,早在他與夥伴們把羅賓從世界政府的手中救回來的那個時候,就已經燒燬在艾尼愛斯大廳外的那片大海之中。

 

 

 

 

 

 

 

 

  

  但是大家一定都還活著。

 

  此時,綠髮的劍士不知何時已孤單的站立在古老城堡外一片遙遠荒野裡的廢墟之中,他在斷垣殘壁中再次抬起那張剛毅的臉龐,凝望著夜空中皎潔的月光,那天晚上與羅賓一起飲酒的回憶不知為何又再次緩緩的醒轉了過來。

 

  『一個人喝酒,很容易寂寞吧?

 

  並不會,自以為是的女人,為什麼我會在這個時候想起妳的聲音。

 

  『這是我第一次,這麼放心的跟別人一起喝酒呢。

 

  妳才是,那個一直以來都很寂寞的人吧?

 

  『下次,一定要再找我一起喝酒喔。

 

 

 

  「無刀流.斬!

 

  一聲劇烈的斷裂巨聲響起,廢墟中唯一的一面完整的巨牆在劍士憑空劃開的鋒利斬擊中,瞬間被劈為斷面平滑的兩半,緊接著應聲倒裂,塵土飛揚而起,而在那倒裂的縫隙之中,有著那名劍士陰鬱果決的神情。

 

 

  羅賓寂寞的望著月色及海面的背影再次在記憶的大海中緩緩地浮起。

 

  

  就這麼說好了喔…

 

 

  如果沒有思念的人的話,那麼就不會這麼寂寞了;

 

 

  所以我要變強,直到強到能夠跨越這份思念,直到能夠再次回到妳那寂寞的身影的身邊為止;

 

 

 

  到了那個時候,再一起放心的喝酒吧,

  女人。

  

 

 

  

 

  『兩年後,夏波帝諸島見。

 

 

 

 

 

                  【THE END OF <忘形之樽>】

 

---------------------------------------------------------------------

[後記]:
  其實我今天晚餐不小心吃到了摻了米酒的料理,而我向來酒量很差,所以一下子就醉了(酒嗝)(超沒用),在酒酣耳熱之際,腦中不知為何就浮現了這篇短文的畫面,越寫越覺得這篇根本就跟<竹翼>(註:OP魯娜文第15篇,娜美中心)是同一個系列啊!(驚)因為是索隆中心,所以整篇的筆觸顯得比較沉鬱跟凝結,寫完之後仍然懷著一種沉重不安的心情;索隆在草帽一行人中總是擔任著負責提醒大家海賊的重要原則(舉例:水之七島堅持要騙人布道歉才可回來海賊團的事件)(應該不算爆雷吧?),且甚至為了海賊團的存續能夠毫不猶豫的犧牲自己(舉例:恐怖三桅帆船事件為了魯夫犧牲自己承受大熊的攻擊),是個不斷勤奮不懈的鍛鍊自己、瘋狂提升自己實力的角色,平常好像對小事都不拘小節,特色就是愛喝酒、容易迷路及討厭香吉士(喂)XD,但是不管在什麼時候總是那個看起來最成熟穩重也最讓人覺得能夠依靠的角色,我想,那應該是因為他是在這個海賊團之中唯一一個在夏波帝諸島之前就曾經被現實擊敗自己對自己盲目的自信的人吧?(鷹眼密佛格表示:「………」)所以在模擬索隆的心境的時候,不自覺的也能夠感覺到他內心要求自己不斷變強的壓力,如果<竹翼>描寫的意旨是『初衷』,那麼<忘形之樽>描寫的意旨應該就是『堅持』了吧;堅持的過程是辛苦的,就跟索隆的啞鈴越拿越大支的過程一樣(不要亂比喻),但唯有能夠堅持的人,才有資格能夠享用成功的果實,跟大家共勉之。

  很抱歉以這種任性的形式突然恢復更文,但其實我現在仍然是無法跟以前一樣穩定發文的狀態,我會繼續努力回來的,我依然深愛著大家,謝謝閱讀到這裡的你,也謝謝一直在部落格鼓勵我的大家(飛吻),最後,飲酒有害健康,請大家不要過量喔(嗝)(被毆飛)。

 

 

 

P.S.對了,這篇就順便當作索隆的生日賀文吧,親愛的劍士大大生日快樂~♥(喝了酒反而睡不著呢(嗝))

 

 

 

              2018.11.5. 率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率觚 的頭像
率觚

雨陽天(生而美好/杏林春暖❀/夜的一萬隻眼睛/眷戀星辰的貓咪/一夜花舟❀/忘形之樽🌹🌹🌹🌹/你達達的馬蹄聲不是美麗的錯誤/竹翼/星星與貓咪之家/對不起!今天太累了,原本只想小睡片刻但是竟然錯過了時間!對不起!我明天一定會想辦法去找你,對不起/週三/任意門)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