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率觚

 

One Piece單篇同人短文

CP:佛朗基X羅賓

.時間點:2年前,司法島與恐怖三桅帆船之間

 

 

 

 

 

 

  『即使這個世界曾經如此殘酷的對待過妳,妳仍然從來不曾怨恨過這個世界;

   關於這一點,妳真的很了不起呢。

 

 

 

  如果有一個人偶然來到妳的心裡而且從此沒有離去,那麼他就會,從此成為妳心裡的一部份。

 

  

 

 

 

 

 

 

 

 

 

 

 

 

 

 

 

 

  晚風吹拂的海面搖曳著若有似無的波光,在月色的照耀下,灑下一片瑩潔閃耀的光塵之海,在那輪暈多層的光之浪花所指向的深處及遠方,便是海賊們心之所向的夢想與寶藏的追尋之處。

 

  這是一個月夜寧靜的夜晚,千陽號停泊在某一個平靜尋常、且甚少遭到人為破壞的小島城鎮附近的海灣,才剛自水之七島啟航沒有多久的船身,一邊毫無懸念的在此處做著短暫的停靠與歇息,一邊隨著溫柔的海浪輕輕地擺動。

 

  「喂,妮可羅賓。」

 

  船匠敲門的聲音在圖書室的門口處直率的響起,似乎一點都不在意是否會驚動到正沉浸在閱讀的樂趣中,喜悅的自己。

 

  「有什麼事嗎?佛朗基。」

 

  羅賓放下了手中的書本,考古學者溫柔的臉龐自書頁中緩緩地抬起,美麗的女子總是面帶著沉靜溫和的微笑,似乎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都撼動不了她。

 

  其實從小就擅長觀察人聲與細語的她,不久前就從很遠處聽到了船匠逕直的朝她所在位置踱步走來的聲音。

 

  「嘿,有件事想拜託妳,」

 

  前水之七島的流氓們的老大佛朗基,那張被改造過的奇特臉龐上勾起了一抹心有靈機卻不帶任何邪惡意圖的狡詐微笑,那是一種他也明白妮可羅賓早已覺察到自己的足音及來意的輕微默契。

 

  「早上我發現這座島上的內陸森林深處似乎有嗯~超級~好的木材跟樹木,沿岸的樹群我都已經探查過了,明天一早就要出航了,所以我有點趕時間,我想借助妳的能力陪我去山裡取一些之後用來備用修理千陽號的木材,我已經得到魯夫的同意了,接下來就看妳的意思了。」

 

  佛朗基一口氣說完了自己的來意及該有的說明,一向直來直往的他總是喜歡這麼開門見山。

 

  「呵呵

 

  妮可羅賓闔上了手上的書本,臉上露出了美麗和煦的微笑:

 

  「那我真是不勝榮幸。」

 

 

 

 

 

 

 

 

 

 

 

  幾分鐘後,船匠與考古學者已經結伴走在前往山林深處的沿岸小徑上。

 

  佛朗基揹著一袋伐木及造船需要的工具,羅賓則輕裝提著一盞散發著溫和光芒、引路前行的煤油燈。

 

  過了一小段時間,妮可羅賓轉頭看了看佛朗基身上的裝備,接著疑惑的發問道:

 

  「這麼說起來,佛朗基你不帶盞燈來照明真的沒問題嗎?雖然剛剛出發前就有問過你一次了,但是越往裡面走可能會越漆黑喔。」

 

  「哼,少囉唆,」佛朗基哼聲一笑:「出類拔萃的船匠不需要計較這麼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等等就讓妳見識見識湯姆造船公司在黑暗中也能夠快速進行工作的本事。」

 

  佛朗基得意洋洋的說道。

 

  「呵呵…那還真是令人期待呢。

 

  

 

  於是又這樣沉默的過了一小段時間,終於他們走到了小島出海口的地方,兩人都不自覺的停下了腳步。

 

  佛朗基舉起手指著與出海口相反的河流方向開始說明:

 

  「就快到了,接下來沿著這個出海口的河流往上游走,就可以走到這個島的森林深處,途中那條河會變得比較寬大一點,旁邊能夠行走的空間也會變狹小,到那個時候我會用旁邊的樹木做一艘小船,我們用划船的方式進去。」

 

  「那就拜託你了。」

 

  羅賓沒有異議的表示。

 

  既然是夥伴已經經過深思熟慮過後想出的做法,那麼就沒有必要去懷疑,而是信任他。

 

  「哼,我才是,到時候還有事情要拜託妳呢,先謝謝妳啦。」

 

  「呵呵……

 

 

 

 

 

 

   不到幾分鐘的時間,他們已經來到佛朗基所謂的『比較寬大的河流』,佛朗基果然真如他所說的,從揹包裡拿出了伐木及造船的工具,朝一旁的林木走去,開始了他的造船工事,敲敲打打了起來,又過了沒幾分鐘的時間,一艘看起來相當穩固且精良的小木船及配備好的船槳,便完美無缺的呈現在羅賓的面前。

 

  「好,上來吧。」

 

  佛朗基簡單的在岸邊打好了繫船樁,先將小船的船身用繩子緊緊的繫在船樁上,接著踩上了自己造好的船,拿起了自己刨好的槳櫓,然後轉頭向佇立在岸上的羅賓伸出了他的另一隻大掌。

 

  「謝謝你。」

 

  羅賓微笑著,伸出手伸向了佛朗基的掌心,接著在佛朗基的接引下,一同踏上了那艘搖曳的小船。船身稍微下沉了一點,濺起了一些瀅瀅的水花。

 

  

  過了一會,通往山林深處的寧靜河面上,便出現了兩人相對而坐,其中一人賣力划槳,但卻同時有另一對船槳在對面的船身旁被三雙憑著船身長出來的細長手臂抓握著,輕柔划動著河面的畫面。

 

  寧靜的月光鋪灑在漆黑河面上,夜晚的空氣非常涼爽,羅賓帶來的燃油燈靜靜地放置在兩人中間的船板上,為這艘孤獨行走在黑夜裡的小船帶來了一絲絲微弱的光亮,恬靜美麗的女子怡然自得的端坐在船匠的對面,悠閒自在的欣賞著這小小的航行中沿途美好的風光。

 

  「說起來,這個能力還真是方便啊。」

 

  輕盈的水聲,嘩啦嘩啦地在兩人之間的空氣中迴響著。

 

  佛朗基看著羅賓用花花果實的能力幫忙划船的樣子,忍不住喃喃自語的說道。

 

  「呵呵…很羨慕嗎?

 

  羅賓轉過頭來微笑著看著他。

 

  「別說傻話了,本大爺可不想變成旱鴨子。」

 

  「呵呵呵

 

  羅賓微笑著發出了笑聲,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有任務在身,但是空氣中卻漸漸多了許多輕鬆寫意的氣氛。

 

  「今晚的空氣很清新呢,天空中可以看到好多的星星,真漂亮。」

 

  羅賓的視線從河岸轉向了天空,只見高遠又遼闊的夜空之中,除了朦朧的月光以外,深邃的夜空裡還綴滿了明滅不一的閃爍星光,因為這些光,夜空裡的雲朵之間起伏的層次也變得更加的鮮明、純粹。

 

  「哼,等等還有會更叫妳大吃一驚的景色呢,看了可不要嚇一跳喔。」

 

  羅賓溫柔的視線轉向了一臉得意洋洋的佛朗基。

 

  「好像很令人期待呢,這麼說起來,你白天已經看過那些景色了嗎?」

 

  佛朗基興沖沖的繼續說了下去,像一個即將要現出什麼寶貝的興奮孩子。

 

  「不,那可不是白天能夠看到的景色,只有晚上才看得到,而且不是適合人數多的時候看的美景,早上我在街上一從人們的口裡聽到了,就一直想著今天晚上一定要馬上帶妳一起來看一看…啊!糟糕!

 

  船匠露出一臉不小心說溜嘴的尷尬神情,手裡划槳的動作停歇下來了,小船前進的速度變慢了,美麗的考古學家溫柔的注視著他的微笑神情依然紋絲不動。

 

  大概就這樣維持漫長寂靜的幾秒鐘之後,考古學家笑盈盈的打破了沉默。

 

  「原來不是要幫忙找木材啊?我好失望呢。」

 

  「…哼,妳就盡量挖苦我吧。

 

  「呵呵呵……

 

  羅賓忍不住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佛朗基那鐵皮製的臉龐爬上了少見的紅暈,接著像是他像是惱羞成怒的賭氣一般,生氣的將身體轉向另一面,然後重新拾起船槳,用背對著羅賓的方式繼續進行方才被中斷的划船的動作。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用這樣的方式划船呢。」

 

  「少囉唆。」

 

  佛朗基賭氣的駁斥著背後的妮可羅賓帶著笑意的聲音,倔強的背影彷彿是在說著:『我就是要這樣划,不要管我』。

 

  羅賓依然微笑著,然而在她的微笑中彷彿逐漸多了一些溫柔的感動。

 

  就在這個時候,河岸邊的樹林裡慢慢飄出了一些奇異的點狀微光,羅賓和佛朗基兩人同時朝光芒飄過來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他們不知何時已來到了被紅樹林所夾岸的上游河道,那些樹林的枝葉上全部都停留著金黃發亮的微亮光點,在深邃的黑暗之中閃閃發光,有一些光點逐漸從夾岸的樹林中緩緩的飛舞了出來,在反映著夜空的河面上閃閃發光,彷彿形成了一幅上下相對的閃亮星空。

 

  而整片光點棲息的樹林,也正在閃閃發光,看起來就像一片神聖閃耀的光之森林。

 

  「超級厲害

 

  「嗯…真的好漂亮…

 

  佛朗基不自覺地發出了一聲感嘆,羅賓也看得目不轉睛,這還是她從事考古工作的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在叢林見到的美景。

 

  小船的前進並沒有停止,這條河流也彷彿暫時看不見終點,越往上游前進,這些飛舞的光點的數量就越是多了起來,有一些甚至飛到了船身旁邊,圍繞著羅賓與佛朗基所待的小船,輕盈舞動,一隻小小的光點飛到了羅賓的身邊,在她伸出的掌心上輕輕的停了下來,讓羅賓看清了這些光點的真身。

 

  「原來是螢火蟲啊……

 

  「嗯~超級~!咦?

 

  佛朗基在仰頭發現這些數量不少的光點竟然是微小的螢火蟲的時候,也不自覺地發出了感嘆,但就在此時,船身輕輕晃動了一下,佛朗基感覺到自己背對的身後傳遞而來另一個人的背脊溫柔靠上的親密接觸。

 

  很快的,兩人便置身在被螢光所圍繞的稀奇場景之中,螢光之間的空隙之中還可以清楚看見河岸上的景色及夜空中的光景,小船的船槳停止了擺動,彷彿兩人都覺得停在這裡就已足夠,從遠處而看,可以看見在廣闊的河面上,一艘掛著一盞小小煤油燈小木船上,背對著背、抱膝而坐的船匠與考古學家,不約而同地抬頭仰望著寬闊河面上的微弱螢光與天上的閃爍星光。

 

        他們兩人相互依靠著,卻又各自凝望著彼此相連的天空。

 

  「這就是你不肯多帶一盞燈出來的原因嗎?」

 

  「啊,船上如果太亮的話,就看不清楚這些了嘛。」

 

  考古學家的表情再度變得溫柔了起來。

 

  「佛朗基,謝謝你,真的好漂亮,謝謝你邀請我出來。」

 

  「哪裡,對本大爺來說根本就是小事一樁。比起這件事情,本大爺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問妳,」佛朗基欲言又止的繼續說了下去:「…那個、就是…那個…這次航行結束以後…

 

  船匠少見的結巴了起來,羅賓靜靜的聽著,一邊繼續欣賞著螢火蟲,沒有打算逼迫他的意思,原本抱著膝蓋的雙手悄悄地放到了身體的兩側,放在了小船的船板之上。

 

  「這、這次航行結束以後,妳要不要、要不要跟本大爺一起回去水之七島啊?」

 

  佛朗基終於鼓起勇氣講完了從早上開始就在心裡練習已久的這番話,他的臉上又再度爬上了少見的紅暈,背對著他的羅賓當然沒有看見,然而在說完了這番話以後,他忽然感覺到了一陣如釋重負的輕快。

 

  妮可羅賓沒有立即作出回應,但是倚靠著他的背脊的纖弱身軀,卻漸漸放鬆了下來。

 

  「……第一次乘坐著像這樣的小船出航,是離開歐哈拉的時候,」她開始緩緩的說道:「當時是因為有一個奮不顧身犧牲自己的性命救了我、並且鼓勵我的巨人族海軍中將,所以我才能夠,擁有前進的勇氣,在那片什麼都看不見的漆黑大海上,持續尋找著歷史的真相。」

 

  『羅賓!聽好了!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可能會是永遠孤單一人的!儘管現在是孤單一人!但是總有一天,妳一定會遇到願意守護妳的夥伴!

 

  薩烏羅逐漸被青雉冰凍的笑臉,母親對著自己哭喊著生離死別的臉龐,與故鄉一夕之間被燒成一片火海及化成灰燼的悲傷回憶,又再次逐漸浮現在自己的眼前,揮之不去。

 

  佛朗基靜靜的聽著,這次換他選擇了不逼迫。

 

  「這二十年來,每一個我所遇見的人,幾乎都希望我立刻就死去。」

 

  『滾出去!惡魔之子!

 

  他們總是這樣一遍又一遍的對著她嘶吼著,彷彿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場不可饒恕的罪惡。

 

  『在親眼見過歐哈拉的惡魔們的命運之後,妳為何還執意要繼續追尋歷史的真相?

 

  這是一個二十年來,這個世界從未對她停止過的提問。

 

  『如果妳的願望會帶來世界的毀滅,那麼妳現在就應該死在這裡!

 

  這個世上所有會傷害他人的事物,未必都帶有惡意。

 

  佛朗基回想起了遍體鱗傷的湯姆與艾斯巴古倒臥在被自己所造出的戰艦給予的傷害及血泊之中的場景。

 

  「…我不是對妳說過了嗎,存在的本身並不是罪惡,傷害別人的人,並不是妳。

 

  他靜靜的說道。

 

  「嗯,我記得,謝謝你,佛朗基。」

 

  兩人之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我一直都在想啊…」佛朗基繼續說了下去:即使這個世界曾經如此殘酷的對待過妳,妳仍然從來不曾怨恨過這個世界;關於這一點,妳真的很了不起呢。」

 

  在聽到佛朗基說的這番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脆弱的眼淚自羅賓湖綠色的眼眶中緩緩流淌了下來。

 

  佛朗基感覺到背後的女子的身軀傳來了一陣顫動,緊接著他聽見了對方輕輕抽泣的聲音,於是他原本抱著膝蓋的雙手,也緩緩地放到了身體的兩邊。

 

  夜漸漸深了,星光及螢光的光彩也逐漸微弱,小船邊的河面上映照出船上的兩人彼此相依的身影,從倒影上可以看見兩人的背脊緊緊的依靠著,膚色黝黑的美麗女子低下頭淚流不止,而高大的鐵製改造人則抬起頭看著夜色漸濃的天空,不發一語。

 

  「謝謝你」過了許久,羅賓終於再度恢復了說話的能力,她抬起了其中的一隻手拭去了臉上的淚水笑著說道:「其實我也一直覺得你很了不起呢。」

 

  「哈,本大爺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再說,八年前,要不是本大爺太不成熟了,就不該把自己製造的戰艦堆放在那種隨處可得的海邊;要不是這樣,當時湯姆先生跟艾斯巴古,還有水之七島的市民們,就不會受到斯帕達那個混蛋跟世界政府的傷害了。」

 

  佛朗基回想起了種種過目不忘的往事,發出了一聲自嘲的笑聲。

 

  「不,不是這樣的。」

 

  羅賓繼續說了下去:「其實你也不想要讓事情變成這樣,你已經很努力地讓一切變好了;這不是你的錯,你已經很努力了,你是真的,很了不起。

 

  在星光與螢光逐漸黯淡的河面倒影上所看不見的小船裡,背對背的兩人皆垂在身體兩側的手心在船中緊緊交握。萬籟俱寂,全世界彷彿只剩下他們。

 

 

 

 

 

 

 

 

 

 

 

  「那麼,妳願意跟我一起回水之七島嗎?」

 

  「這樣真的可以嗎?你真的可以接受這樣的我嗎?」

 

  「哈,說什麼傻話,我才要請妳多多擔待我那幾個笨蛋小弟呢。」

 

  「呵呵

  

  彷彿像被船槳搖開了心湖上的水面一般,羅賓輕輕閉上了雙眼,她那柔美的面容上再度拉開了一抹瀲灩的微笑,邊哭邊笑。

 

  如果有一個人曾經,偶然來到妳的心裡,而且從此沒有離去;

 

 

 

  「謝謝你,佛朗基。」

 

 

 

  而且你們一起,在慈悲與寬容的愛裡,原諒了過去的自己,所不情願犯下的錯誤;

 

 

  那麼,他就會,從此成為妳心裡的一部份。

 

 

 

 

 

 

 

 

 

 

                【THE END OF<一夜花舟>

--------------------------------------------------------------

[後記]:

  其實在七年前,第一篇暖暖夢系列【<竹翼>(娜美中心/LN)】寫好的時候,我就很想要寫這篇以羅賓為中心的文章了,只是我當時能力還不夠,無法具體的將我真正想要的佛羅之間的感覺給描述出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自己真的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剛剛本來想著只要打一段話就好,結果不知不覺間就把整篇都打完了(哈),這就是我想要盡力表達出來的我心目中理想的佛羅文的感覺,恬靜美好、不需多言;一轉眼七年就過去了呢,我也到了跟兩年後的羅賓姊姊一樣的年紀,即使如此我還是會持續堅持寫作同人文下去,希望有一天我能夠把每一位夥伴中心的暖暖夢系列都給完成。河上坐小船看螢火蟲的靈感來源是來自於多年前某位友人去馬來西亞的瓜拉雪蘭莪的螢火蟲村在螢火蟲河上賞螢的口述經驗,所以其實我並沒有親眼見過那樣的美景,聽說這是被列為世界八大奇觀之一的名場景呢,希望有一天也能親眼去看一看:)

  對了,本篇暖暖夢系列文的主題是『肯定自己』還有『寬恕自己』,期許我自己跟大家都能夠在邁向越來越成熟及美好的未來道路上,面對自己的好壞、理解及原諒過去的自己所犯下的錯誤、肯定自己的優點,從錯誤中學習成長,然後一起,變成一個更好的自己。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下個禮拜就是農曆新年了呢,先預祝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我也一樣深愛著大家,我愛你們,下次見~:)

 

                        率觚 敬上

 

P.S.現在的我比較沒有時間校稿,所以寫作過程可能會有點倉促,如果發現文字有錯漏的地方歡迎留言提醒我喔,感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率觚 的頭像
率觚

雨陽天(生而美好/杏林春暖❀/夜的一萬隻眼睛/你達達的馬蹄聲不是美麗的錯誤/竹翼/小王子與他的玫瑰/我會成為你的家/我答應你/光影自由/星光之夜/I DO/2 Years/你是我重整生命的禮物/愛你)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