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率觚

.小逡生日快樂!!
.CP:魯娜,2Y前
.海賊同人衍生原創小說

 

05.


  此時夜深人靜的千陽號,從二樓的女生房內傳來了航海士琅琅說故事的聲音。

  「…於是,變身成老巫婆的壞皇后,從水果籃裡拿出了一顆鮮紅欲滴、看起來非常可口的蘋果對白雪公主說……等等!魯夫!你不要把口水滴到我的床單上面啦!」

  原本正坐在床上捧著《床邊故事大全》專心念著「白雪公主」的童話故事的娜美,忽然瞥到一旁趴在床邊跟烏鴉丸一起認真聽故事的魯夫不知為何居然突然開始垂涎欲滴,長長的口水條還差點就要滴到她的寶貝床單上面了,氣得她立刻中斷故事轉而對魯夫怒吼。

  「可是~誰叫妳把蘋果說得那麼好吃嘛!害我現在好想吃蘋果喔!」魯夫居然還一臉無辜的辯駁到。

  「你對食物的聯想力未免也太豐富了吧!把口水擦乾淨啦!髒死了!」娜美氣得快要跳腳。

  「嘻嘻嘻…好啦,想一下也不行,娜美真小氣耶!」魯夫還是嘻皮笑臉的。

  「馬麻~」這時趴在娜美身邊的烏鴉丸伸出小手拉扯著娜美捧著故事書的手,示意還想把故事聽下去。

  娜美立刻對他回以一個溫和的微笑:「好好好~」接著又繼續念了下去:「壞巫婆對白雪公主說:『美麗的白雪公主啊,要不要來一顆好吃的蘋果啊?』…」

  「要要要!全部的蘋果都給我吃!」魯夫興奮得再度垂涎欲滴。

  「…魯夫你給我閉嘴!」娜美的頭上再度爆出憤怒的青筋。

  「哎喲好痛!」船長二話不說就挨打了。




  又過了一小段時間之後,娜美終於將童話故事念到了尾聲。

  「…從此以後,王子跟公主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了。故事好聽嗎?烏鴉…」

  娜美偏頭微笑問著烏鴉丸,卻發現他早已沉沉的墜入夢鄉,因為趴睡而面向天花板的小翅膀就像一床小棉被一樣溫柔的包覆著烏鴉丸蜷縮的小身體,隨著烏鴉丸的呼吸一上一下的靜靜起伏,而趴在床邊的魯夫此時也同樣溫柔的注視著他,兩人於是相視而笑。

  「太好了,他終於睡著了~」娜美忽然覺得有點疲憊的伸了個懶腰。

  「吶、娜美,再念一個故事給我聽嘛!」殊不知似乎精神還是很好的魯夫這時卻突然提出了無理的要求。

  「啊?我才不要,你趕快回去睡覺啦!你剛剛不是跟香吉士約定好了嗎?」娜美不耐煩的說道。

  『魯夫!看著我的眼睛!給我大聲的保證說你一定會在臭小鬼睡著後回來睡覺!然後你也不准去廚房偷吃東西!』

  香吉士剛才歇斯底里的表情及聲音同時浮現在兩人的腦海中,但是魯夫只是漫不在乎的咧嘴嘻笑了起來。

  「有什麼關係嘛,再一個故事就好了!拜託啦娜美~以前從來沒有人念故事給我聽耶!」

  魯夫居然又開始任性耍賴起來了,閃閃發光的懇求表情讓娜美不知為何又臉紅了起來。

  奇怪,我今天到底是怎麼了?只不過是魯夫又在胡鬧而已,我幹嘛心跳加速啊?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要先答應我一件事情。」

  娜美別開眼睛企圖掩飾自己略顯害羞的神情,不過魯夫似乎什麼也沒發現。

  「好啊!是什麼事情啊?」魯夫立刻不疑有他的追問。

  「那就是…今天晚上我們在浴室發生的事情,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娜)

  「浴室發生的哪件事啊?」(魯)

  「就就就是…接吻的事啦!」娜美的臉紅得好像就快要燒起來了,兩人剛剛在浴室裡幹的好事又再度浮現在她的腦海中。

  「喔!好啊!沒問題!不過為什麼不能讓別人知道啊?」雖然很爽快的答應了,但是魯夫還是一臉困惑,其實從剛剛娜美要他對騙人布說謊時他就有疑問了。

  「這還需要問嗎?」娜美一臉不可置信的瞪視著他,簡直快要被他遲鈍的神經給逼瘋了:「如果、如果讓大家知道這件事的話…一定、一定會很驚訝,搞不好香吉士這次還會通知你爺爺的軍艦過來抓你咧!」

  一聽到爺爺魯夫整張臉都綠掉了,他立刻點頭如搗蒜的說:「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

  得到魯夫的承諾後,娜美這才放心的鬆下了一口氣,其實她也無法明白的說出自己為什麼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件事,只是隨便拿個理由來搪塞魯夫而已。

  一想到自己居然跟這艘船上…不對,或許是這世界上最大的笨蛋魯夫在浴室接吻了,而且今天一整天還因為魯夫一直臉紅心跳、小鹿亂撞的,娜美不管怎麼想都無法讓自己相信這件事。

  一定是錯覺一定是錯覺!我才不可能對魯夫有這種感覺呢!

  「娜美?妳在發什麼呆啊?臉好紅喔!」魯夫一臉困惑的看著娜美千變萬化的表情,單純如他根本就完全不曉得娜美現在到底在天人交戰什麼東西?

  「哪、哪有!我才沒有臉紅什麼的!」娜美欲蓋彌彰的否認道。

  「吶吶,娜美妳快點念故事給我聽嘛!」不過魯夫一點也不在乎,只是急切的催促著娜美。

  「知道了啦…」娜美只好無奈的再度翻開床邊故事大全。

  「嘻嘻嘻…」


  今天的夜晚似乎特別長,航海士與船長的另一個故事又開始了。








  一個小時以後,剛從圖書室回來的羅賓此時正打算回房準備就寢,女生房內安靜無聲,羅賓輕輕推開了房門,映照在走廊上的月光也跟著她纖長的身影一起進入了房間,只見房內鴉雀無聲,魯夫趴在娜美的床邊聽故事聽到睡著了,而娜美也唸故事唸到睡著了,至於小烏鴉丸則是蜷縮著身體依偎在娜美的身邊睡得很安詳。

  美女考古學家的嘴角拉起了一個深深的微笑。

  「…二十輪花。」羅賓輕聲說道。

  她伸出手用花花果實的能力讓房間內瞬間百花撩亂,一陣花枝亂穿中非常溫柔的將娜美抱在懷中的書移到了床頭櫃上,並以一種完全讓人感受不到的力道把趴在床邊的魯夫也移到了娜美的床上,讓魯娜兩人中間隔著烏鴉丸一起睡在床上,調整好三人的睡姿,最後再小心翼翼的將掉在地上的棉被溫柔的覆蓋到了三人的身上。

  「晚安了…」

  羅賓微笑著對房中的三人輕輕說著,最後再將房門輕輕的關上,一回頭正好看到剛從浴室洗完澡回來的索隆站在走廊的另一端一臉狐疑的看著她。

  「妳不回去睡嗎?」索隆問道,羅賓剛剛做的事他全部都看到了。

  「我還有書沒看完,先晚安了,索隆。」

  羅賓神秘的笑答完索隆的問題後便再度轉身往圖書室的方向走去了,索隆的表情更加困惑了,不過他最後想想還是算了,於是也轉身回房去睡了。



  至於明天早上娜美如何在剛起床的半夢半醒中發現自己居然跟魯夫同床共枕了一夜後尖叫著把全船的夥伴都給吵醒,又,被娜美尖叫聲吵醒後發現魯夫根本就徹夜未歸的香吉士如何上演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XXXXXXXXXX


  同一時間在另一邊,在某處的黑暗中,幾點詭異的燭光幽幽閃爍,一群穿著袈裟的卻一臉凶神惡煞的出家人海賊們,正圍著一張長桌進行著秘密的會議。

  長桌的正中央擺放著一隻竊聽專用的黑色電話蟲,從電話蟲裡面不斷的傳來千陽號上的交談聲、走動聲等各式各樣的聲音,甚至有時還會傳出訊號不清的電波干擾聲,但是就在幾秒鐘之前,從裡面傳來了一聲羅賓的:『晚安了…』以後,就再也沒有傳出任何聲音了。

  「法海船長,看來他們已經全部睡著了。」這時其中一名出家人海賊突然出聲說道。

  「船長!不如我們就趁這個機會去搶回『偽鳳之卵』吧!趁現在他們都沒有防備,正是奪回偽鳳鳥的大好時機啊!」另一名小嘍囉也跟著說道。

  「一群飯桶!」坐在長桌最遠一端的海賊頭子憤怒的一拳打在桌面,震得桌上的電話蟲跟周圍的人都跳了一下,說話人最是一臉兇惡、殺氣騰騰,正是下午跟娜美擦身而過的光頭大鬍子海賊-法海。

  「對手可是破三億的海賊草帽魯夫!更何況船上現在還有羅羅亞索隆等其他厲害的人物!你們以為就這樣殺過去會有勝算嗎?」法海船長憤怒的對部下們大吼著。

  「可、可是船長…我們現在不動手的話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動手啊?再不快點把偽鳳的雛鳥搶回來的話就來不及了!」其中一名部下戰戰兢兢的說道。

  「所以我叫你們不用急嘛…」法海好整以暇的環視了他的部下一圈,明明是出家人臉上卻浮現了邪惡的笑容賊賊的說道:「草帽小子現在還不知道,其實我在跟那個橘色頭髮的小妞交談的時候,就已經偷偷派人潛入他們船上安裝了竊聽電話蟲了,我們一定要耐心等待,等到偽鳳的雛鳥落單、或者是他們沒有全部待在一起,措手不及的時候…那就是我們動手的最好時機!哇哈哈哈哈哈…」說完法海立刻得意的仰天大聲狂笑。

  「原來如此!真不愧是船長!太陰險了!」

  周圍的部下們立刻全都恍然大悟的佩服起了法海,甚至還全部起立為法海用力鼓掌大聲叫好,法海更加得意的繼續大笑:

  「哇哈哈哈哈…誰叫我們出家人要慈悲為懷嘛!就讓他們一家三口再好好的享受一段天倫之樂的日子吧!哈哈哈哈哈……好!全部人去睡覺吧!出家人要早睡早起!明天早上還要撞鐘呢!」

  「遵命船長 !」

  在船長下完既愚蠢又奇怪的命令之後,出家人海賊團的會議也結束了,燭光逐一熄滅,一切的陰謀也漸漸隱入了深不可測的黑暗之中。





XXXXXXXXXX


「咕嚕…」

  第二天早上八、九點左右,在經過一番嘈雜的折騰之後,剛梳洗完畢的魯夫抱著咕嚕咕嚕鳴叫的肚子有氣無力的走進廚房。

  「肚子好餓喔…香吉士!我要吃飯!」

  一聽到魯夫的聲音,原本正背對餐桌在忙著準備早飯的香吉士金黃色的後腦勺上瞬間爆出了一條憤怒的青筋,香吉士看都不看魯夫一眼冷冷的啐道:「去外面喝海水去吧!今天以後都沒有你的飯菜了!」

  「咦?你幹嘛這麼生氣啊?我昨天又沒有偷吃東西…哇啊!」

  魯夫一臉無辜的正欲辯駁,殊不知突然一把鋒利的菜刀不偏不倚就朝他腦袋的方向飛射了過來,魯夫嚇得立刻偏頭躲開,菜刀深深的插進他後面的牆壁中。

  「香吉士你想殺了我啊!」魯夫莫名其妙的朝香吉士大吼著。

  「我不是想殺了你!我是想把你碎屍萬段!」殊不知香吉士比他更兇:「是誰昨天答應我一等臭小鬼睡著就會回來的!你居然敢對娜美小姐作出那麼下流齷錯的事情!我絕對不原諒你!」說完香吉士轉身拔出廚房全部的菜刀開始朝魯夫發動連續飛刀攻擊!

  「哇啊!你在說什麼啊?我什麼都沒做啊!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啊!等我起來的時候就已經在娜美床上了啊!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啊!」魯夫一邊靈活的躲掉香吉士全部的飛刀一邊焦急的大聲辯解。

  「不用再狡辯了!我今天非殺了你不可!」不過醋勁大發的香吉士已經什麼都不想聽了。

  「在吵什麼啊?早飯弄好了沒啦?」第三個進廚房的索隆踹開門大搖大擺的打著呵欠走了進來,正好看見香吉士與魯夫的飛刀追逐戰:「一大早搞什麼雜耍啊?」

  「綠藻頭你給我閉嘴!我今天跟這個笨蛋沒完沒了!」香吉士看都不看索隆一眼大聲的怒吼著。

  「嗚哇啊~索隆救命啊!香吉士瘋了啦!」魯夫邊逃命邊向索隆求救道,眼看廚房已經逐漸變成了刀山。

  索隆一秒回想起昨天晚上羅賓做的好事,頭上流下了一滴無言的汗,心裡雖然知道魯夫是無辜的,不過看著香吉士那副怒不可遏的凶暴模樣想必現在一定是什麼都聽不進去,不如先讓他發洩一下也好。

  「魯夫你撐著點,我等一下再回來救你。」說完索隆就毫不猶豫的掉頭走掉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你現在就救我啦!等一下我就沒命了啦!」魯夫絕望的哀鳴道,一邊繼續在菜刀雨中沒命的逃竄,然而索隆還是走掉了,雖然其實他也很猶豫要回去救魯夫,不過他知道魯夫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死掉的,所以還是相信魯夫吧。

  「索隆真是太無情了啦!我好失望啊!」眼看平常的最佳拍檔就這樣棄自己於不顧了,魯夫絕望的叫道,不過他眼前還有其他的事要擔心。

  「我對你才失望透頂!你這個色情船長!給我納命來!」香吉士的飆還沒發完咧。

  「你到底在說什麼啦!?」魯夫只能繼續無奈的逃竄。






  另一邊,走到甲板上打算先透透氣之後再回廚房去救魯夫的索隆,仰望著頭上那片萬里無雲的大晴天,心裡默默的想著:「…魯夫他應該不要緊吧…咦?天空中那個越來越近的黑點是什麼?」

  這時只見天空中朝千陽號的方向掉下來的一個黑黑的小點,越來越靠近、越來越靠近…

  「嗯?那是什麼?」

  「碰!」的一聲,一個巨大的包裹就這樣在索隆的面前重重的降落。






  再回到兇案現場…不對是廚房,只見香吉士與魯夫的飛刀追逐戰還在繼續,這時第四個走進廚房、懷裡還抱著一臉還睡眼惺忪的烏鴉丸的娜美重重敲了廚房的門兩下,一臉陰沉的朝廚房裡不可開交的兩人慢條斯理的說道:「你們兩個鬧夠了沒有…」

  「啊!娜美小姐早安~♥」一看到心愛的娜美出現,香吉士立刻像川劇變臉一樣一秒又變回花癡。

  「早餐呢!」娜美吼道,一邊走到餐桌旁邊看都不看魯夫一眼就拉開椅子坐下,看來她今天心情似乎很不好。

  「來了~現在馬上為您送上來~♥」香吉士完全恢復正常了,終於逃過一劫的魯夫在旁邊鬆了一口氣的說道:「呼…好險好險…」然後居然又很沒神經回到桌邊坐好朝香吉士喊道:

  「香吉士!飯!」(魯)

  「閉嘴臭小子!自己想辦法!」看來船廚還是沒有完全消氣,他似乎決定把所有的過錯都推到魯夫身上了。

  「欸~?」魯夫咬著湯匙擺出一臉無辜樣看著香吉士。

  「欸你個頭!」不過香吉士今天完全不吃他這招。

  一旁的娜美則是默默的一邊餵食著烏鴉丸,一邊吃著自己的早餐,昨天大意讓魯夫在自己床上睡著的失誤讓她對自己很不爽,不管是魯夫還是誰她現在連看都不想看一眼。

  「烏鴉丸把嘴巴張開~啊~」烏鴉丸在娜美懷中一臉還沒睡醒的迷糊樣張開嘴,吃進了一匙娜美餵給他吃的燕麥粥然後聽話的乖乖嚼著。

  「魯夫───!」這時候喬巴不知為何驚慌失措的抱著一盒東西跑進廚房來了:「你爺爺…你爺爺寄東西過來了!」

  「你說什麼!?」廚房裡的三人同時驚訝的看向喬巴,烏鴉丸這時候剛好在娜美的懷中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

  只見氣喘吁吁的喬巴此時手裡拿著一盒海軍本部送來的『正義喜餅』禮盒,還有一封給魯夫跟娜美的信緊張的說道,娜美的心中掠過一絲不祥的預感,她回頭朝香吉士怒瞪了一眼,後者立刻嚇得露出討好的諂媚笑容。

  「爺爺寄東西給我!他到底想幹嘛啊?」魯夫的臉上再度浮現了昨晚驚恐的神情。

  的確是很想問他到底想幹嘛?就這位海軍本部中將英雄卡普來說,或是就任何各種意義層面上來說…娜美心裡默默的想著。

  「欸~他的信上寫說…」說著喬巴便開始朗誦起了那封信:「『致我的孫子魯夫:海軍的正義喜餅很好吃吧!吃完後你一定會改變主意來當海軍的!爺爺等著!哈哈哈…;致我的孫媳婦娜美:我的孫子跟我年輕時一樣帥也難怪妳會喜歡他,哈哈哈…卡普上。』他只寫了這些…」

  喬巴唸完後娜美全身瞬間石化。

  「喜餅?是餅乾嗎?爺爺還真夠意思啊!那我就不客氣囉!哈哈哈哈…」完全沒有把信的內容聽進去,飢腸轆轆的魯夫一聽到是餅乾立刻開心伸出橡膠手把喬巴手裡的禮盒搶了過來。

  「喜…歡…他…?」

  娜美則是臉色陰沉的重複著卡普剛剛在信中說的話,回頭看見魯夫正一臉興奮的要拆開喜餅禮盒的樣子,剎那間一股殺意般的怒火再度衝上了腦門,就在魯夫還來不及嚐試第一口正義喜餅的滋味的瞬間,就被娜美一拳揍飛到插滿菜刀的牆壁上掛著。

  「娜美妳幹嘛啦!」魯夫莫名其妙的在牆壁上朝娜美大吼著,看來他今天真的不是普通的衰。

  「誰會喜歡你這種白癡啊!」娜美羞憤交加的朝魯夫怒吼著,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說這些話的時候心臟卻狂跳得非常劇烈,好像是激烈的想要否定什麼一樣。

  「妳到底在說什麼啦?」魯夫還是一臉遲鈍的看著她,呆愣的模樣顯示出他完全還沒反應過來。

  這時候烏鴉丸已經被為了騰出手扁魯夫的娜美放到了椅子的一邊,喬巴立刻衝上去代替他的母親繼續餵他吃燕麥。

  「呵呵…今天早上的廚房還真是熱鬧啊,娜美,有從可可亞西村寄來給妳的包裹喔。」這時羅賓正好微笑的走進廚房,跟喬巴一樣手裡也捧著一個禮盒,禮盒上面還印製了風車跟橘子形狀的圖案,娜美的心中再度掠過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該不會又是喜餅吧…」娜美一臉陰沉的看著羅賓。

  「答對了~」羅賓笑得超燦爛,不知道為什麼她今天心情似乎特別的好:「裡面有兩封給妳跟魯夫的信,妳的信我還沒看,不過給魯夫的信上只寫了兩個字…」

  『去死。』

  羅賓攤開的其中一張信紙上只看得到那兩個大字就沒其他內容了,娜美一眼就認出那是阿健的筆跡。

  「耶!又有餅乾可以吃了!」魯夫馬上開心的說道,只要有吃的他比誰都開心,完全沒注意到娜美越來越陰沉的臉色。

  「搞什麼啊…」(佛)

  但是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這時候佛朗基一邊搔著頭一邊走進了廚房,手裡居然同樣也拿了一個喜餅的禮盒,上面還大剌剌的蓋著水之七島的市長官印,佛朗基一臉莫名奇妙的說道:「艾斯巴古那個傢伙怎麼會寄喜餅禮盒這種東西過來啊?這封信上面還寫著:『致草帽魯夫與海賊小妞,賀 結婚誌喜。』他到底在搞什麼啊?」

  「水之七島?艾斯大叔怎麼也會知道這件事啊?算了!又有餅乾可以吃了!萬歲!哈哈哈哈…」魯夫開心的就要衝上去搶佛朗基手中的禮盒。

  「欸魯夫!」這時候索隆也拿著一個包裹走進來了,就是剛剛從天而降在甲板上的那個包裹,上面還寫著:『致我永遠的宿敵』,拎著包裹的索隆走進來後馬上朝魯夫喊道:「巴其那個小子寄喜餅來給你!他還在信上問你怎麼會被娜美騙婚?」

  「啊?你說那個紅鼻子啊!」這下連魯夫也不得不感到驚訝了。

  「對呀。」索隆同樣也是一臉困惑。

  「為什麼連巴其那個傢伙也…誰會想騙這傢伙的婚啊?」娜美陰沉的説著,數週後海賊女帝漢考克的出現回答了她的問題。

  「喲齁齁…」緊接著布魯克也喲齁齁的抱著另一個喜餅禮盒走進來了:「這裡有一位屬名亞爾麗塔的小姐寄喜餅給魯夫先生呢!她在信上說了:『別以為你結婚了我就會放棄!走著瞧吧!草帽魯夫!』喲齁齁…不知道她願不願意讓我看她的內褲呢?」

  「啊?那個吃了『減肥果實』的老太婆亞爾麗塔啊?」其實是『光光滑滑果實』,一想起亞爾麗塔的嘴臉魯夫的臉上瞬間出現了三條黑線。

  「魯夫────!」這時輪到騙人布也大呼小叫的衝進來了,手裡還拿著阿拉巴斯坦的砂之國特製喜餅禮盒一邊說道:「薇薇也寄喜餅過來了!她還說希望可以我們可以寄小孩的照片給她看!她跟捲毛大叔還有國王都很為你跟娜美感到高興呢…咦?怎麼大家的手上都拿著喜餅啊?」

  騙人布忽然發現廚房裡擠滿了夥伴,每個人都人手一盒喜餅,這才驚覺到狀況不對停了下來吃驚的問道,然而大家同樣也是一臉困惑的看著他。

  「連阿拉巴斯坦都…這到底是…」

  這時廚房裡的眾人都面面相覷,最後決定一起把目光集中到待在角落從頭到尾都不敢說話,嫌疑最大的香吉士身上,毫無疑問就是犯人的船廚當場被抓包的心虛一驚。

  「…我還以為…大家會一起幫我拆散的嘛…哈、哈哈、哈哈哈…」


  香吉士故作輕鬆的心虛笑聲還沒結束,眾人憤怒的絕招及拳腳就一起朝他飛過來了,以下是實況轉播…



  「果然是你!你到底寄給多少人啊!?白癡────!天候是閃電打雷!」娜美揮舞的天候棒頂端發出的電氣泡不斷得劈啪作響就跟她燃燒的憤怒一樣。

  「啊~娜美小姐~我又想起第一次遇見妳的衝擊~♥」(香)

  「電話、寄件地址都給了!下一次是軍艦會過來嗎!?」騙人布發動了他最強大的橡皮筋攻擊。

  「你的腦袋跟你的眉毛一樣捲成一團了嗎?混帳大白癡!」索隆使用了刀背。

  「香吉士你的腦袋壞到連朵麗兒醫娘傳授給我的醫術都治不好了啦!」喬巴醫生也放棄這位花癡重症病患了。

  「嗷嗚~老兄你這樣真是太不超級了~嗷嗚~」(佛)

  「喲齁齁…香吉士先生這樣可一點都不是紳士該有的行為喔!喲齁齁齁…」(布)

  「布魯克你才沒資格說我!」(香)

  「二十輪花。」連羅賓都動手了。

  「啊~小羅賓~♥」(香)


  唯一沒加入痛毆香吉士行列的魯夫則是在一旁開開心心的悠哉享用著海軍本部的正義喜餅,過了好一會兒還一臉幸福的咂嘴說道:

  「咖啡牛奶口味的耶…真好吃啊!其他的是什麼口味呢?」(魯)

  「喂!那邊的橡膠人不要擅自把喜餅打開來吃!全部都要退件回去!聽到沒有?」娜美一邊毆打香吉士還不忘回頭對魯夫怒吼著。

  就在眾人的一片熱鬧的嘈雜聲中,一旁的烏鴉丸早已把自己小碗中的燕麥粥默默的舔乾淨了,從小碗中抬起頭來看到大家精力充沛的痛毆香吉士的樣子,將空空的小碗伸向大家的方向開心的喊道:

  「白癡!白癡!」(烏)

  不過忙著教訓香吉士的大家現在都沒有空幫他再添一碗,於是,一個早上就這麼熱熱鬧鬧的過去了。

  不幸的是,到了晚上,當恐怖三桅帆船自救者協會寄來的喜餅禮盒在千陽號的甲板上降落時,香吉士又被娜美痛扁了一次。




XXXXXXXXXX


  自從『喜餅事件』以後已經過了不少天,香吉士也在大家的聯手教訓之下安份了不少,於是也再也沒有搞什麼徒勞無功的小手段了,除了後來魯夫的點心常常會莫名其妙的被加入一些疑似報復性的詭異調味料之外(不過他本人倒是什麼也沒發現照常吃得很開心),一切都很相安無事過了一段很平靜的日子。

  四面八方寄來的堆積如山的喜餅禮盒則是當天就被魯夫給吃光光了,娜美想退件回去也沒辦法最後只好生氣的作罷。

  「烏鴉丸!等等!你的飯還沒吃完啊!不要急著出去玩!」

  還有一件比較特別的事就是,烏鴉丸一天天的長大了,現在的他不但已經不用被人抱在懷中餵食,還會滿地爬來爬去,速度快得有時候連娜美都跟不上。

  「哈哈哈哈…」一個銀鈴般的嬰兒笑聲在船艙內響起。

  現在是午餐時間,只見這時烏鴉丸突然從廚房快速的爬了出來向外面衝去,娜美緊接著從他的後面抓著一個飯吃了一半的小碗追了出來還一邊朝烏鴉丸大叫著,但是烏鴉丸好像是故意跑給她追的樣子?居然不聽娜美的話反而以更快的速度朝通往甲板的方向爬了過去,還一邊咯咯咯的開心笑著。

  「等等你這個臭小子!給我把飯吃完再走!」娜美生氣的追了上去,像個要逼自己小孩聽話吃飯的年輕媽媽一樣。

  廚房內還在用餐的其他人則是呆愣的看著娜美追著烏鴉丸跑出去後會心的相視一笑。

  「烏鴉丸等等──!」娜美的聲音越來越遠了。

  這時她追到走廊的轉角正好遇上正要去廚房吃午餐的羅賓,不過卻不見烏鴉丸的身影。

  「娜美,怎麼跑得這麼急啊?小烏鴉怎麼了嗎?」羅賓好奇的看著手裡拿著烏鴉丸的小碗還一臉氣喘吁吁的娜美。

  「啊!羅賓!妳剛剛有看到烏鴉丸嗎?那小子沒把飯吃完就跑掉了!等等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想起烏鴉丸那張淘氣的嘴臉,娜美咬著牙生氣的說道。

  「呵呵…當媽媽還真是辛苦啊…小烏鴉的話剛剛好像往甲板的方向過去了,門沒有關好,他可能跑出去了吧?」羅賓微笑著說道。

  「了解!謝啦!」說完娜美就頭也不回的朝甲板的方向追了過去。

  看著娜美離開的背影,羅賓的嘴角再度浮現了一個溫柔的微笑:「如果我的媽媽也能像這樣照顧我就好了…」然後便轉身朝廚房的方向走去。






  來到陽光明媚的室外,只見甲板上空無一人,除了遠方早就吃完午餐,正坐在船邊釣魚的魯夫的身影外,還有烏鴉丸淘氣搗蛋的笑聲。

  「哈哈哈哈…」

  原本正專心釣著魚的魯夫回過頭來看見烏鴉丸正樂不可支的朝自己的方向快速的爬了過來。

  「把拔-!魚魚!魚魚!」烏鴉丸口齒不清的叫著,看到魯夫似乎讓他特別開心。

  「喔!烏鴉丸!」魯夫咧開了一個溫柔的微笑,伸出橡膠手將向自己爬來的烏鴉丸給抱了過來:「吃飽了啊?咦?你的臉上怎麼還有飯粒啊?看起來好呆喔!哈哈哈…」

  烏鴉丸則是在魯夫懷中興奮的不斷扭動。

  「魯夫!」這時娜美的聲音從甲板的另一頭傳了過來。

  魯夫回頭看見手裡抓著烏鴉丸飯碗氣喘吁吁追過來的娜美,馬上也開心的朝她打招呼:

  「喔娜美!」(魯)

  「馬麻-!」(烏)

  「把烏鴉丸給我抓好!那個臭小子連飯都還沒吃完就給我跑出去!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娜美氣勢洶洶的朝魯夫的方向走了過來。

  「烏鴉丸你沒把飯吃完怎麼可以呢?我不是跟你說過要吃多一點才能長高長壯嗎?你以後也要跟我一樣當個強壯的男子漢啊!」魯夫回頭抓著懷中的烏鴉丸稚氣的小臉非常認真的說道,烏鴉丸則是仍然很開心的亂動著,也不曉得他到底有沒有聽懂。

  「就是說啊!烏鴉丸你下次再這麼不聽話的話我就…」

  娜美這時候也邊說邊走過來了,一雙大大的眼睛還怒瞪著在魯夫懷中扭動的烏鴉丸,殊不知就在這個時候魯夫突然朝她的方向回過頭來…

  「啾。」





  就連風聲也好像靜止了,陽光燦爛揮灑在蔥綠草坪的甲板上,船長甜蜜的吻來得太過突然,航海士一時之間不知所措的僵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啾啾啾-!」(烏)

  烏鴉丸又開心的笑起來了,魯夫得逞後緩緩的離開了娜美的唇,然後對她露出了一個跟烏鴉丸一樣淘氣的笑容:「嘻。」

  娜美可愛的臉蛋瞬間全部炸紅。

  「啊啊啊啊啊────!蒙其D魯夫你給我站住!我不是跟你說過好幾次不准再這樣了嗎?」

  「哈哈哈哈…親一下而已有什麼關係嘛!娜美真小氣耶!」

  「把拔-馬麻-啾啾啾-!」烏鴉丸也來湊熱鬧了。

  「你給我閉嘴──────!」娜美滿臉通紅的大吼著揮著拳頭爆衝過來了。

  「烏鴉丸快跑啊!娜美惡鬼又來了啊!」魯夫一見大事不妙再度抓起烏鴉丸開始奔跑。

  「惡鬼惡鬼!」(烏)

  「閉嘴───────!你們這兩個笨蛋父子檔──────!」(娜)






  陽光與微風甜蜜輕笑,在海浪的溫柔搖擺中,千陽號的甲板上只剩下一家三口無盡的笑聲還有追逐,希望明天也會是個晴朗無比的好天。




--------------------------------------------------------------------->To Be Continue>>
[後記]:
  看來全世界只有香吉士君反對魯娜在一起呢…(冷笑(被香吉士迷毆死
  感謝香吉士再度成為我的笑房保證。(被香吉士踢死)
  烏鴉丸你明明就會飛為什麼要用爬的啦!?XD(自己吐槽自己)
  魯夫你回頭那一吻也太準太GJ了吧!讚啊!(鼻血死(白癡
  越寫到後面越覺得魯夫跟娜美真的很適合成為一家人啊…(認真)
  之前說過沒意外的話第6章就會完結了,不過意外卻還是出現了…Orz所以大概到第7章才會結局吧?小逡真的很抱歉啊,讓妳的生日賀文拖了這麼久…其實我也很想趕快連載完的…囧…我承認這篇會有衍生的H文,不過確定是在全部故事完結之後才會放在番外篇,嘿嘿…(去死
  總之這次也很謝謝的大家的收看,歡迎跟我分享心得及意見,我們下次見囉!:)



PS.最近忙碌站內留言回覆較慢,敬請見諒~M(_ _)M

    文章標籤

    家家酒

    全站熱搜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