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為永恆】
-You’re My Precious-

By神風(率觚)

.性質未定,不要打架
.D兄弟,艾斯X魯夫
.海賊衍生原創小短文
.連載雷,捏有,慎入
-----------------------------------------------------------------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神的話,那麼祂一定非常討厭我。



+++++++++++++++++++++++++++++

  小的時候我常常作一個夢,夢中有一個留著大鬍子的大男人笑嘻嘻的看著我。

  『你又長大了,艾斯。』


  他總是溫柔的摸著我的頭,非常慈祥的這麼說著。
















 十年前,科爾博山的山谷中。(暫譯)



  「艾.斯~~~~~~」


  十年前的天空就像往常一樣晴朗無際,陽光耀眼得就像你的笑容一樣讓人無法直視。

  和風輕拂的翠綠山谷中,一個戴著草帽的黑髮男孩,魯夫熱切呼喊的稚嫩聲音,在盛夏的記憶中,一遍又一遍的響起。

  「嘖,那個小子煩不煩啊!」

  厭煩的抱怨自當時年僅十歲的另一名黑髮男孩口中吐出,艾斯站在山壁的陡峭險坡上俯視著那個突然闖進自己生活的草帽男孩在下方的沼林中轉悠著,遺傳自母親的一臉雀斑跟著煩躁的表情一起皺結著,好像一團密集叢生的芝麻。

  「艾.斯~~~~~~~~」

  叫喚聲似乎有拉長的趨勢,艾斯一扭頭毫不猶豫的就往懸崖更險惡處走去,這時暴露在沒有任何天然遮蔽物的枯壁上被童年的魯夫四處搜索的熱切目光發現,魯夫很開心對艾斯的身影大喊大叫了起來。

  除了傑克以外,這是他第一個奮力追逐的背影。

  「艾斯!艾斯!是艾斯嗎?我看到你了!哈哈哈~等等我嘛艾斯!」魯夫開心的大笑著朝峭壁的方向跑去,完全忘了自己目前正身在險惡的沼地中,忽然腳底一滑不知踩到了什麼東西大叫一聲摔了一個大跟斗,然後就趴在泥爛的沼地中嚎啕大哭了起來:

  「哇!嗚啊啊啊~好痛喔!嗚嗚嗚嗚~艾斯~~」一邊哭居然還不忘記喊艾斯的名字。

  「………」

  愛哭又沒用的臭小子……

  艾斯壓抑住內心沸騰的怒火,使勁無視魯夫驚天動地的哭聲繼續悶著頭往前走,魯夫眼看艾斯完全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只好哭著滿臉眼淚跟鼻涕一身濕滑的爬起來,拍拍髒兮兮的小身子繼續朝艾斯的背影邁去。

  「嗚…艾斯~~~~」叫聲裡還帶著濃厚的哭音。

  嘖,那小子怎麼還不死心啊!

  艾斯火大的在心裡大罵了一聲,一回頭瞪了一個可以殺死人的凶狠眼神想要把向著自己衝過來的魯夫嚇跑,但是他才剛回頭就被眼前的景象嚇得整個人愣在原地。

  「艾斯~你不走了嗎?你決定要停下來等我了嗎?太棒了!哈哈哈~」看到艾斯停下腳步,魯夫馬上開心的忘記了疼痛。

  只見傻笑著跑過來的魯夫背後的沼地裡緩緩冒出一隻張著血盆大口的駭人巨鱷,一雙血紅得嚇人的細長眼睛中閃現著嗜血的憤怒凶光,深綠的頭頂上不自然的長了一個跟包子一樣大的腫包,上面還印著魯夫小小的鞋印。

  「喂~艾斯~」(燦笑+揮手)

  魯夫那小子還大笑著天真無邪的向自己跑過來,以為艾斯嚇呆的反應是改變主意停下來等自己了,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的猛獸已經衝著自己背後追了上來!

  「笨、笨蛋!不要朝這邊過來!」

  「嗯?」

  艾斯朝魯夫大吼了起來,魯夫這才注意到艾斯看著自己背後的眼神不太對勁。

  「咦?我後面有什麼嗎?哇啊啊啊啊啊啊~~~~~~」

  ……………………

  接著就是一陣驚天動地的驚駭狂叫。

  「艾斯─────!救命啊──────!嗚啊啊啊啊啊────!」魯夫又哭叫起來了。

  煩死人了!為什麼這傢伙總是這麼愛哭?艾斯憤怒的想著。

  「艾斯───────!」

  這根本就不關我的事!是你自己要追過來的!你自己負責!

  思及此,艾斯本來想毅然決然的不顧魯夫死活轉身就走的,但是這時魯夫已經跑到離自己很接近的地方,身後那條憤怒的巨鱷也失去理智的追上來了,已經要無差別攻擊了!

  「吼~~~~~!」一看到艾斯,巨鱷更是張開血盆大口撲了上來。

  「嘖,可惡。」艾斯嘖了一聲,握緊了手中的長棍,用力一蹬,就朝巨鱷的頭頂一躍而去:「給我閃一邊去!臭鱷魚------!」






  幾分鐘後,懸崖的枯壁上,只剩下兩個小男孩還有一隻鱷魚,小男孩是站著的,鱷魚是躺著的。

  「哇~艾斯你好厲害喔!謝謝你救了我!」癱坐在地上的魯夫似乎覺得自己得救了,望著背對自己站在倒下的鱷魚面前的艾斯一臉崇拜的說著。

  「.........」艾斯沉默不語。

  「艾斯!這樣我是不是可以跟你當好朋友了?是不是啊?」魯夫仍然一臉興奮的說著。

  「......你這傢伙夠了沒有。」從來就只是毫不理會的態度改變了,壓抑已久的怒火終於緩緩的說出口。

  「咦?」魯夫仍是一臉不解的仰望著他。

  一轉身,手中的長棍凌空揮下直指著魯夫的鼻子,掀起一陣驚人的強風,艾斯再也忍無可忍向他大吼:「我說你夠了沒有!?不要再跟著我了!」

  「可、可是...你剛剛救了我...」魯夫一臉無辜的看著他。

  「那是不得已的!」艾斯怒吼:「所以你不要再來給我添麻煩了!快給我滾開!」魯夫的身體雖然抖了一下,但是確沒有絲毫退縮的樣子。

  「才不是咧!」小小的臉蛋上寫滿了頑固,那雙清澈的大眼睛中不知道到底是哪裡來那麼多的勇氣:「你剛剛明明可以不管我自己逃走的!但是你卻救了我!」  

  「你!」艾斯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他沒想到這個小子比他想像中的還要頑固。

  然後魯夫天真坦率的小臉蛋上,展開了一個,就像往常一般,那個像陽光一般燦爛的開朗笑容:

  「艾斯,是很溫柔的!」

  不知為何,他心裡原本有千百句話要說的,但是那一瞬間,他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是呆愣的看著魯夫不知在開心什麼的傻笑,僵在原地。

  「哼,莫名其妙的小鬼。」艾斯輕哼了一聲,將原本指著魯夫臉上的棍子收了回來,隨口罵了一句,便丟下魯夫繼續向前走去。

  「咦?等等我啊~艾斯~」

  看到艾斯又要丟下自己離開,魯夫立刻緊張的從地上爬起來,拍拍屁股又不屈不撓的朝艾斯追去。


  然後重覆的戲碼又再度上演,每天每天、每次每次,不管失敗幾次,魯夫都會一直追上去,那麼天真、那麼開朗,總是那麼率直的朝自己衝過來。

  「奇怪,為什麼我覺得胸口有點熱熱的?」艾斯不解的喃喃說道。

  也許是因為在這樣的過程中,在不知不覺中,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對於背後那陣追上來的足音,心中似乎逐漸升起一股悄悄的期待。

  「艾斯----------!」

  魯夫的聲音,依然不變的響起,艾斯的腳步,逐漸悄悄的放慢。





  『沒有我的話,你會很痛苦嗎?』

  『嗯。』

  『你...希望我活著嗎?』

  『那當然!』





  也許是因為從來沒想過此生能夠聽到如此溫柔的話語,某種長年以來一直窒壓在胸口的冰冷,似乎一直在悄悄融化......



  『你知道嗎?喝過交杯酒以後,就是真正的兄弟了!』


  意外的,當我偶然查覺時,你已經融入了我的生活中。




  『欸,艾斯,魯夫人呢?』剛出去狩獵回來的薩波拖著一隻不知道是什麼的野獸回來了,一回來就衝著艾斯問起魯夫的蹤影,彷彿已經非常習慣魯夫的存在。

  『喔,你回來啦!』正在獨自練習的艾斯一看到薩波,馬上停下手邊的動作微笑著說:『魯夫那傢伙剛剛跟我單挑失敗了之後,就賭氣說什麼要去找猩猩修練之類的鬼話就跑掉了,真是個白癡。哈哈~』

  想起魯夫不服氣的表情,艾斯忍不住笑了起來。

  『喔~這樣啊~』薩波盯著艾斯的臉饒富興趣的說著。

  『幹嘛?』

  『嘻,沒有啦,只是覺得,從來沒有看你笑成這樣。』

  『你在說什麼啊?白癡啊?我之前也常這樣笑啊!』

  『才不一樣咧,現在每次只要一提到魯夫,你總是笑得很溫柔,哈哈~』

  艾斯被薩波看得有點不舒服,別過頭假裝去忙別的事。

  『要一直這樣笑喔!艾斯!』

  『你真是吵死人了!』

  『哈哈哈哈哈哈......』


  薩波的聲音,直到現在還是難以忘記。

  


  記憶中,薩波總是那麼溫和的笑著,總是比任何人都期待著自由。

  如果當時我知道我們很快就要分離了,那也許我會不顧一切的帶著你和魯夫一起逃到大海上當海賊吧?那麼,也許一切就會不一樣了......


  和你、和魯夫,我們兄弟三人一起,自由自在的在海上活著。




  【只要一直待在這裡,我就永遠無法得到自由。】


  『薩波-------------!』

  薩波永遠消失在大海上的那天,崩潰的哭喊,與被淚水模糊的信紙上,薩波醜醜的字越來越看不清楚了,我之所以大吼著叫魯夫不准哭,其實是為了不讓自己的眼淚先掉下來。

  薩波他,總是比任何人都期待著自由。


  薩波,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接受你已死亡的事實。


  而我們,剎那間了解了,所謂的失去重要事物的巨大悲傷。


  『艾斯......求求你......不要死......』

  魯夫苦苦哀求的聲音,直到現在還是如此清晰。


  但是,魯夫,為了你,為了我所剩下的你,我還是勉強自己站起來了,你怎麼會沒想過我也想求你同一件事情呢?
 
  『你給我記住!我是不會死的!你還是多擔心一下你自己吧!』


  失去薩波以後,擁有了可以保護你的更大堅強,畢竟,照顧弟弟本來就是哥哥的責任啊。




  『我才不逃走!我的背後......有魯夫啊----!』




  那天晚上,我又作了那個小的時候常常作的夢,夢中那個留著大鬍子的大男人笑嘻嘻的看著我。

  『你又長大了,艾斯。』


  他溫柔的摸著我的頭,非常慈祥的這麼說著。









  多年後,我比你早一步前往大海了,大海是那麼的廣大,廣大到讓我再也聽不到你的消息。

  魯夫,這三年來我每天都在想,你現在好嗎?





  『艾斯,那是誰啊?』

  停泊在艷陽高照的新世界海洋上,白鬍子海賊團第一隊隊長,馬可走了過來,好奇的盯著艾斯手中的一張懸賞通緝單,艾斯已經盯著那張今天早上剛拿到的新人通緝單一整天了,還不時露出微笑,真的讓人不在意都不行。

  『喔,這個啊...沒什麼,』艾斯的笑更深了:『是我那個總是讓人擔心的弟弟。』

  那天的天空沒有很亮,但是卻讓我感覺特別晴朗,耀眼的陽光幾乎模糊了視線,就像通緝單上的你的笑一樣,光彩奪目。


  『看來他過得很不錯啊!』

  艷陽中,我大笑著這麼說著。

  








  再次見到你,是在阿拉巴斯坦的炙熱沙漠中,距離故鄉千百里的偉大航道上,不曾改變的天真燦爛,你的笑顏,讓我回想起了最初的一切,更深深體悟到這三年來所歷盡的滄桑辛苦,全部值得。

  我想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當時胸口那股炙熱溫暖的感覺。


  『魯夫,變強吧!下次見面,就是在頂點了!』


  我想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燦笑中的你說出來的一字一句。  


  『等著瞧吧艾斯!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超越你!』







  現在回想起來,在遇到你之前,我好像從來就沒真正的笑過。







+++++++++++++++++++++++++++



  「火拳艾斯,該出發了。」

  推進城署長凜然的聲音自前方那片名為正義的黑暗傳來,囚禁著自己數日的鐵門應聲打開,宛若最後的曙光漸漸流失。

  渾身枷鎖及傷痕的火拳艾斯,虛弱的被獄卒攙扶起,蹣跚邁步,鎖鍊的聲音隨著牽動命運的腳步應聲響起。

  為了守護心中的正義,追擊叛逃者黑鬍子所付出的代價,就是永恆禁錮在逐漸接近死亡陰霾的牢籠。這並沒有什麼,對一個真正的海賊來說,出生入死早已是家常便飯。

  仰首凝視,階梯漫延處,那是幽暗之中的一道光明,與光明之中的一道幽暗。

  「艾斯先生!」吉貝爾痛心疾首的在身後呼喚著,令他慢下了腳步。

  「不要停下來,火拳艾斯。」麥哲倫冰冷的聲音再度響起。

  「艾斯先生!你的弟弟一定還活著!」

  「閉嘴,吉貝爾。」

  吉貝爾的聲音漸漸遠去,意外的,艾斯疲憊的臉上此刻卻綻出微笑,溫柔得宛若微風的旋律。

  「謝謝你,吉貝爾。」白鬍子海賊團第二隊隊長略偏了傷痕累累的俊朗臉龐,背光的角度只看得到他平靜的微笑:

  「魯夫他,不會這麼簡單就死掉的。」


  總是孤高絕傲的男人,那雙一貫悠閒微笑的雙眸,只有在此刻才會流露出如此無比真誠溫柔的光芒。


  『吶,魯夫,我們一定要過一個無怨無悔的人生!』


  記憶中的一道晨曦自疲憊的眼前降臨,勾起了種種的無限回憶,人總在到了最後時,就會想起開始。


  『嗯!』



  你這麼說,牽動了我當時狂跳的心臟。


  

  『我一定會成為海賊王給你看的!』



  人的夢想是那麼燦爛那麼天真,總是讓人想起無限遼闊的夏季天空。因為那片晴空從來就不屬於任何人,所以我們才能活得如此自由燦爛。



  『爺爺...我啊,被生下來真的是正確的嗎?』



  一個人活在這個世上,不該獨自承載過多的悲傷與殘酷,每一絲呼吸中都該有些許喜悅和溫柔。


  即使是身為鬼之子的我......


  『我是--你的弟弟啊!』


  所以,溫柔的話語,才會總是讓人那麼熱淚盈眶。




  『對不起啊......魯夫......』
  


  頂點決戰的最後,為了守護你,毅然決然被赤犬貫穿了身體,頓時所有喧嘩吵雜都陷入無聲,我只記得自己無力的依靠在你的肩上,唯一能感受到的,除了血流不止的疼痛,還有原本如火焰般的生命力正在快速的流失。


  魯夫...薩波...爺爺...老爹...白鬍子海賊團的大家......  




  回想起大家對我的厚愛,在臨死之前,我忽然強烈感受到,一股淚流不止的衝動。



  『艾斯啊啊啊啊啊啊-------------------------!』


  魯夫哭喊的聲音,越來越遙遠了。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神的話,那麼祂一定非常討厭我。
  


  因為啊魯夫,我好想看到你實現夢想、我好想再看到你的笑容、我好想再多看看你幾眼、我好想跟你一起回到那片大海上。



  

  








  「艾斯,該走了。」

  就在快失去意識的彌留之際,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際響起,我虛弱的抬起頭,又看見了小時候常作的那個夢中,那個笑嘻嘻的看著我的大鬍子男人。

  「你又長大了。」

  他依然溫柔的摸著我的頭,非常慈祥的這麼說著。

  「臭老爸,你來接我了。」

  我淡淡的說,奇怪的是感覺異常平靜。

  「你終於肯叫我爸爸了。」男人的嘴咧得更開心了。

  「.........」

  「走吧,你媽也在等你。」

  身體的感覺好像越來越輕鬆了,疼痛的感覺逐漸遠去,所有塵世的苦痛與難過好像漸漸的再也無法綁住我了,回想起過往的種種,我忽然覺得很想笑。

  
  魯夫,許多年以後,當你想起我時,你會說些什麼呢?



  「你後悔嗎?」

  在握住那個前來迎接我的,名為哥爾.D.羅傑,也就是除了白鬍子已外我真正的父親的手時,他忽然這麼問著,我們的動作同時凝結在半空中。

  但是,很快的我就綻出那個薩波說過的很溫柔的微笑,笑著說:

  
  「一點也不後悔。」


  是的,魯夫,我一點也不後悔,為了守護你而死,我真的一點也不後悔。


  『艾斯,是很溫柔的!』

  我又想起了多年前你敲開我心房的那句話,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再次放慢腳步。







  『我才不會丟下你這個膽小鬼死掉!』


  『總有一天要出航!要活得比任何人都自由!我們要成為海賊!』


  『你知道嗎?喝過交杯酒以後,就是兄弟了!』
  
  
  剪不斷的羈絆與無法實現的約定,現在都已經再也不重要了。






  再見了魯夫,殘破而疲倦的靈魂緩緩上昇,我將在遠離一切的高空,繼續所有的美夢與喜悅。



  不管將來你在大海上的何處前進,不要忘了我們曾經許下的那些約定,如果你遇到了我生前認識的人,也順便告訴他們,就像我當初不厭其煩的告訴他們一樣:






  『你是我的弟弟,我最驕傲也最重要的弟弟。』











  魯夫,你是我的弟弟。


  






  







永遠都是。









【THE END OF 【君為永恆】You’re My Precious】
-----------------------------------------------

[後記]:
  唔,感覺我好像在寫艾斯一生的跑馬燈~XDD
  我覺得我真的很不適合寫這麼沉重的題材,在寫的過程中崩潰了幾次,想到D兄弟之間的情誼與未完成的約定,複習了一下阿拉巴斯坦篇還有連載的最新進度,越來越強烈感受到他們之間那份比血還濃於水的羈絆,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成功的用文字傳達出我的感受,因為D兄弟之間的默契感情比魯海的夥伴們更有深廣度,我承認我很吃力,而且我覺得我又經歷了一次艾斯死亡的打擊...
  即使寫完之後還是邊哭邊打後記,就讓我用這篇來悼念失去艾斯的哀痛,感謝大家把我這篇爛文看完,請在下面留言痛罵我。

  然後我很驚險的在周更期限前趕出來了,真是可喜可賀~QAQ(毆

    全站熱搜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