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的旋律要一直唱下去*


By神風


==================================

那天我的內心深處悄悄的唱起了一首旋律,
那旋律是光、是詩歌,
是我遺忘已久的熱情,
是自受到甘霖滋潤的乾涸內心深處湧現的一股清泉;
是你、是你,
每當想起你,
我就想把這旋律獻給你,


獻給世界唯一的你。

──────────────────────────────────

*明天的旋律要一直唱下去*


By神風呆子

==================================

那天我的內心深處悄悄的唱起了一首旋律,
那旋律是光、是詩歌,
是我遺忘已久的熱情,
是自受到甘霖滋潤的乾涸內心深處湧現的一股清泉;
是你、是你,
每當想起你,
我就想把這旋律獻給你,


獻給世界唯一的你。

──────────────────────────────────
『索隆,你是男生真好……』

黑暗中一張熟悉的童顏再度出現在眼前,輕啟的小嘴呢喃著一句童年時遙遠的話語,不知為何胸口湧起了一陣莫名的揪痛…

『……真好……』

黑暗中,沒有風聲,一直都是那麼的寂靜,一直都很安靜,就像你偶然的關心。


克伊娜……





「索隆!」

一聲突如其來的大喊將他從夢境中拉回現實,一頭藻綠髮色的年輕劍士倏的睜開了雙眼,枕在腦後的甲板依然是冰涼的,自晴空而來灑射在眼前的陽光好刺眼,讓他不禁瞇起了雙眼,但是在他的上方有一張比陽光更燦爛的笑顏,戴著草帽的少年船長,正盈著滿滿的純真率真的看著他。


那對黑瞳,好像能輕易的直達他的內心深處。

「……魯夫,你幹麻吵我睡覺啊?」

一開口,一樣是慵懶、不耐的口氣,但是少年船長一點也沒有受挫難過的樣子,他也一如往常以他那份關心的跟和善的無限純良,像陽光一般照亮週遭所有人的心靈。

「沒有啊,我看到你睡覺的時候臉皺成一團,擔心你是不是做了什麼惡夢?」


真不曉得這小子是太善良還是沒神經?但有的時候不知為何又出乎意料的細心。偶爾會出現一兩句讓人覺得很感動的窩心,但是最近這種狀況似乎有嚴重化的趨勢,自從他們從恐怖三桅帆船歷劫歸來後,從那個似乎永無止盡厄夜之夢歸來後,魯夫變得比任何人都還要關心他的狀況。


也許,從那天起,他就隱隱約約的察覺,當時他莫名奇妙的重傷跟自己的不藥而癒之間的關聯。

「哪有什麼惡夢!白痴,我沒事啦!不要吵我睡覺!」

不可能,這小子一向都很遲鈍,哪有可能這麼機伶。


在心中斥責了自己的疑慮,接著伸出厚實的掌,輕壓了一下他戴在頭頂的草帽,索隆隨口敷衍著要他不用擔心,雖然他本人說著沒事,但是魯夫的眼神中依然帶著一抹不安和擔憂。


綠髮的劍士剎那間錯愕了一下。


「笨蛋。」


隨口咕噥了一句笨蛋,索隆又翻身避開魯夫擔心的目光。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從什麼時候開始單純如他也會出現這麼複雜的眼神?


那個內心像大海一般遼闊,像天空一般澄澈的他。




進入了偉大航道以後,

難道,我們都改變了嗎?




『你願意為了他而死嗎?』

大熊冷冽的臉孔又再度出現在腦海中,那天的傷口忽然又開始隱隱作痛。



「喂!索隆!」

魯夫又在叫他了,那小子好像不打算離開的樣子,索隆擺出不耐煩的臉孔轉過身來,原本長相就很兇惡的他現在看起來更讓人不想接近,但是魯夫好像一點都沒放在心上的樣子。


他依然咧著嘴笑得很開心。

「那天真的是辛苦你了!要不是你跟其他人先把我的殭屍打個半死,我那時候在森林裡迷路咧!嘻嘻嘻~」

「哼,有什麼辦法?誰叫我們的船長是個白痴,一下子就被敵人耍得團團轉。是誰說要先打倒那個七武海,結果還讓七武海跑到我們這邊的啊?」


索隆聽了魯夫的話,忍不住吐槽了他還給了他一個大白眼,魯夫感到抱歉得嘻嘻笑了起來,那小子單純的笑容每次都可以輕易抵銷任何人的怒火。


「反正大家都平安無事的歸來,真是太好了!還多了一個夥伴呢!嘻嘻嘻~」

「哼。」

「喂,索隆。」

「幹嘛?」

「你真的一次都沒輸過呢!從遇上那個鷹眼密佛格那天開始。」


這小子還記得啊……


劍士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淡淡的、溫柔的笑。


「笨蛋,因為我跟你約定好了啊,我不會再輸了,海賊王。」


魯夫的笑容依然沒有改變,他依然笑得很燦爛,像陽光一般那麼的燦爛,意外的,似乎有一股溫柔的暖意悄悄的、緩緩的流淌進了索隆的心房。

「喂,索隆。」


這小子怎麼今天的話特別多啊?不讓我睡覺就對了!


「幹麻啦?」


那是索隆第一次,在魯夫的臉上看到那樣的神情。

「我覺得,」

黑暗中,我的耳際,寂靜已久,一直都沒有任何的聲音...


「能夠認識你,真的是太好了。」

啊,有風,有風吹起來了……




那個夜晚如惡夢般的回憶像潮水般的,再度湧入了腦海。


『呼…你無論如何…都要帶走魯夫的首級嗎?』

他聽見自己的喘息聲,身體已經快不聽使喚了,眼前也漸漸發黑,但是現在我還不能倒下。

『這是最大極限的讓步。』


暴君-巴索羅謬˙大熊,面無表情的用毫無感情的語調冷冷的回應著,早已失去意識的魯夫像個壞掉的娃娃一樣癱軟無力的倒在殘垣敗瓦之中,毫無動靜。一直以來,為了保護他所珍惜的大家,到底獨自承受了多少的痛苦?


不能讓他…帶走魯夫…


『好吧,首級你拿走吧!但是讓我來代替他!我把我的首級給你,希望你能放過他!』


其實不只是魯夫,他自己也是遍體鱗傷,連站著都有困難。


『你有這樣的野心,真的願意代替他犧牲嗎?』


大熊的冷冽的聲音又再度響起。


但是他什麼都聽不到,他只看得見魯夫軟弱無力的身軀被大熊輕而易舉的一把抓起,他看到魯夫緊閉雙眼的頭顱無力的垂落。



他想起了第一次見面的情形,那天是一個很炙熱的上午,那個戴著草帽的少年在灼熱的陽光中,帶著開朗的笑容走向了被綁在十字架上的他。


第一次見到他時,他的笑容裡溢滿了純粹的天真,直到今天我仍無法忘記;


『來當我的夥伴吧!』



從那時起,好像有什麼溫暖的東西,像甘泉一般緩緩的流淌進了我的心裡…
我的內心深處悄悄的唱起了一首旋律,
那旋律是光、是詩歌,
是我遺忘已久的熱情,是照亮沉睡靈魂的奪目光芒,
是自受到甘霖滋潤的乾涸內心深處湧現的一股清泉;



是你,魯夫,是你,你就是那世界唯一的旋律。


『你真的願意捨棄自己的野心,為了他而死嗎?』



如果這個世界再也沒有了你,即使我得到所有想要的東西也沒有意義。


『索隆…你是男生真好……』


克伊娜的聲音像夢魘一般的鑽入腦海,但是他摀起耳朵什麼都不想聽見。


『索隆……』


克伊娜的聲音越來越遙遠了。


『算是我求你吧…』


懇求的語氣毫無保留的脫口而出,一個平日威風凜凜的男人低聲下氣的放下自己所有的尊嚴及驕傲,只為求另一個重要的人一條生路。


也許是七武海心中真的還存有一點慈悲,意外的,大熊竟然允許了他這個瘋狂的請求。


『……如果這樣我還對草帽魯夫下手,那丟臉的人就會是我了。』


輕閉雙眼,他知道自己早已做好了準備,從認識魯夫的那天起,他就知道,他隨時可以為了這個男人犧牲一切。






身處黑暗中的我,耳際有風聲,不高不低的已經持續了好多年……


『索隆,來當我的夥伴吧!我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

每當想起你,

我就想把這旋律獻給你,獻給世界唯一的你。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能夠繼續把那首旋律唱下去嗎?









唱下去...不要停...







啊,有風聲,


閉上眼睛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呢?








────────────────────────────────
滔滔的海浪用力的拍打在千陽號的船身,激揚出了一朵朵雪白而美麗的浪花。


「索隆,我覺得能夠認識你,真的是太好了。」


他的思緒又回到了現實,魯夫開朗的笑容一樣那麼真實的展現在自己的面前,剛才那從未見過的溫柔神情只是一閃而逝。


我還活著……



「歡迎回來。」


冷硬的嘴角微微的上揚,劍士也開懷的笑了:


「白痴,那句話是我要說的吧,不過認識你我倒是一點也不開心。」

「嘻嘻嘻~」



就在兩人相視而笑的同時,天空下忽然吹起了一陣輕柔的和風,輕柔的風中夾雜著海水的鹹味及海浪拍打的聲音,像是應和著,在風聲的悠揚中,前方的甲板傳了拉奏著小提琴的美妙音樂。


「是布魯克,該唱歌了。走吧!」


黑髮的少年站了起身,回頭對他咧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陽光將他的笑臉襯托得更加燦爛,坐起身,綠髮的劍士只是像往常一樣露出堅定、信賴的笑容:




「嗯。」







我願意跟隨你到世界盡頭,
不論今日與否、明日與否,
只要你的笑容還存在的一天,


我相信,
那首世界唯一的旋律會一直一直的唱下去。





              【THE END BY*明天的旋律要一直唱下去*】
++++++++++++++++++++++++++++++++++
呃…終於打完了~(擦汗)好久不見的索魯文,咦咦!好像一不小心讓魯夫跟索隆之間的感覺變得有點曖昧?囧對不起我實在是太沒用了!請大家見諒!><(跪)因為索隆是香吉士的啊!(毆飛)XD感覺這篇索隆的內心戲很多呢...@@總之因為看了動畫跟漫畫的索隆主動站出來要代替魯夫犧牲那段覺得非常感動,還有香吉士也是,感覺他們船上的男人平常都不太會表達自己的情感,但是到了危急的時候卻願意為對方犧牲自己,這才是真正的男人間的友(愛)情啊!(?)>////<真糟糕我最近BL的成分好像越來越多了~=ˇ=(眾:你這個人的心靈已經髒了吧!)總之真的很謝謝大家的觀看,傷眼不便處請大家多多見諒!><(跪)謝謝大家!

    全站熱搜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