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戀》


以前以一個人,在末冬前,

埋也埋不住的溝痕。




那朵住在山谷中的牡丹,每天都在企盼著一個男人的青睞。

「今天妳好嗎?花兒。」

風中含著他優雅的步伐,花叢嬌怯了,他微笑,一如以往,低首對著花叢輕語;
而花叢也一如以往,搖曳著無言的香氣。

他的笑意越發的深了,欠身,在花叢中坐下,小心翼翼的,不驚擾,不傷害,任何一株花朵,

「今天還是見不到傳說中的神仙呢!」

他隨口說說,鍾愛地盯著其中在他眼中最特別的一株,是牡丹。

風又微起了,香氣清幽的如撲浪,他仰首望向風起處,花兒像追隨一般傾身倒向他。

「人們說,這片花海裡住著一個花的仙子,她可以實現人的願望,花兒,妳見過她嗎?」

艷紅的花兒沉默,風低吟著,似乎她們都在隱瞞著什麼。

「妳們也,不懂吧?」

這些話對牡丹好熟悉,是他第一次來到這片花海時對她說的話,之後他每天都來,天天來尋找花仙的身影,但是每每遍尋不著,只對著牡丹低語。

他總是,笑著,然後帶著微微的苦。

然而牡丹,卻漸漸開始,期盼他的到來。

「有,可以延長人命的辦法嗎?」

他忽然說出了平常未曾說過的話,牡丹驚愕了,他白皙的臉頰居然更蒼白了,笑容不再,只有瀕臨崩潰的哀慟。

牡丹依然沉默,雖然極力搖曳的姿態看似想擁住他。

他的眼淚滴落。

「到今年冬天為止,就到今年冬天為止,大夫說,她無法度過今年冬天……」

接下來他再也不開口了,只是默默的流著淚,淚水滴在牡丹的花蕊上,牡丹也心碎了。

晌晚,他離去了,之後隔天沒有再來。

牡丹偷偷的向上天祈求,允她實現他的願望。

幾天後,吹起的風越來越冷冽,然後天空開始落下了雪,花海快消失了,只有那
株牡丹依然頑強的屹立著,像是在等待誰的到來。

她還是祈求著,不管天空降下了多少致命的霜雪,覆蓋了花海形成雪原,只有她,不搖的祈求著上天。越來越寒冷了,這附近的食草動物即使飢餓,也不願叼去那朵痴心的牡丹。

牡丹安然的度過了,一個冬季,也虔誠的祈求了一個冬季,而他,也消失了一個冬季。

『妳能實現我的願望嗎?』

瀕臨昏迷之際,她的眼前總會浮起他那張無助的面孔,雖然他是向她請求挽救另一個女人的生命,但她愛他,所以她也會愛他所愛,於是,她強作堅強,再度立起了腰桿。

也許,天終究被感動了。

孟春到來,大地又發起了新芽,天空不再降雪,取而代之的是暖人的陽光,牡丹再度醒來,她已不是牡丹,她是一位絕世的花仙。

花仙坐了起身,不可置信的閃爍著感激的淚光,遺世而獨立,花海已消逝,只有她由牡丹蛻變成花仙,她感謝極了上天對她愛情的寬容,花仙一笑,周圍的積雪都融了,溼潤的泥壤逐漸裸露了出來。

這時,一陣熟悉的腳步聲接近,花仙的心激動不已,旋即迴身,與思絆了一個冬季的他眼神交會。

他憔悴了,臉頰微微的凹陷,似乎過得心碎,在她眼中,他形銷骨立。她流淚了,心疼又激動的視線,此時此刻再也無法從他臉上移走。

「妳…就是花仙嗎?」

他似乎一點也不訝異,木然的開口,她立刻拭去源源不絕的眼淚,對他露出了一個飽含愛意的溫柔微笑。

「是的。」

他憔悴的笑了。

「妳比我想像中還要美。」

她雀躍的笑了,嬌羞的紅暈飛上了粉嫩的雙頰,像極了一株嬌豔的牡丹。

「聽說你找我?」

她終於怯生生的問了,她做好了任何心理準備,準備答應他的任何要求。然而,

他又只是憔悴的一笑。

「不了,已經不需要了。」

他凝望著花仙所佇立的土地,像是找不著什麼一樣的微微失望。

「我是來看牡丹的。」
風好像停住了。

「……看來她也沒能熬過冬天。」

他苦笑,像極了她如花瓣一般的心,一瓣一瓣的剝落。


熬過了寒冬等待熱情的綻放,卻讓那人的一句:「我找的不是妳」給打落谷底,當你以為只要你變成某種樣子就能得到別人的心,最後因為失去原本的樣子而完全失去那人,即使變成花仙也無法得到那人,無法強求,無法逃避,所謂的愛情不就一直是如此嗎?


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仙骨原是多情種,寒冬堪折之;
落花有意郎無情,流水逕續流。




<終>

    全站熱搜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