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與背影╳×
By神風精靈

有些人,活著的時候好像永遠都不會死去。

然而死的時候,卻又好像不曾活過……


『其實我們,都佇立在一個曾經遙遠的地方。』
×╳聲音與背影╳×

By神風精靈




那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直視那個男人。

少年記憶中的十年前的某一個晴朗的日子裡,有一群叫做海賊的人來到了他的故鄉的海港。

『小弟弟,你叫什麼名字?』

海賊之中的首領來到了他的面前,用清爽的笑容友善的看著他。讓他覺得,在這個人的身邊,沒有什麼好不安的。

『……我叫作魯夫。』

那個男人又笑了,他朝魯夫伸出那時仍然健在的左手。

『魯夫啊,你好,我是傑克,你能不能告訴我這附近有什麼好地方可以讓我跟我的夥伴們好好休息呢?』

草帽下飄逸著的紅色頭髮,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





有些人,活著的時候好像永遠都不會死去。

然而死的時候,卻又好像不曾活過……


『其實我們,都佇立在一個曾經遙遠的地方。』
===============================
雲,集聚了羅格鎮的整片天空,一切忽然黯淡了下來。

乾淨得令人害怕的空氣,那是風雨欲來前的寧靜。

羅格鎮上幾乎所有的鎮民都聚集在曾經處死海賊王的死刑台下,死刑台上正上演著一齣即將形成的悲劇。

帶草帽的少年,蒙其D魯夫正面臨著被處死的命運。

「我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

但是此時,這聲足以震碎人的心弦的呼喊卻叫人完全無法相信他是一個將要面對死亡的人,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在死刑台下正奮力前來救魯夫的夥伴們,他們一時之間居然也都忘了戰鬥。


因為,那個人的聲音,太過遙遠。


「哇哈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夢話!?你就要死在這裡了!受死吧!帶草帽的魯夫!」

有著紅色大鼻子的巴其海賊團船長,小丑巴其將他手中的劍高高的舉了起來對準了已經被刑具困住的魯夫的脖子正準備揮砍下去!正在某棟建築物中伺機行動的海兵們焦急的呼叫著一名頭髮灰白的男人。

「斯摩格上校!」

斯摩格一如平常,穩重的揮了揮手。

「別急,等他們自相殘殺個乾淨我們在去捉住他們。」

「………是!」

說完,斯摩格又將視線轉回到死刑台上的魯夫跟巴其,只見帶草帽的魯夫束手無策的被巴其困在刑具中根本一點辦法也沒有,他根本就死定了!

還說什麼要當上海賊王?他有沒有搞清楚自己的處境啊?看來我是高估了這個叫作魯夫的男人了……

只是,他仍然不解,為什麼他的臉上居然沒有一絲畏懼?

死刑台下的海賊跟群眾越聚越多,索隆跟香吉士縱使再怎麼強悍也是雙拳難敵四手,心急如焚他們只能奮力的朝魯夫奔去,眼看小丑巴其手上的那把劍就要劈了下去………

「索隆!香吉士!騙人布!娜美!」

就在此時魯夫忽然又高聲大喊:

「對不起,」

他笑了,那是一個從容不迫,無所畏懼的微笑,就跟他活著的時候一模一樣的笑。

「我要,死了。」

「魯夫────────────!」


轟隆─────────!

那一刻,他閉上了雙眼,

『對了,魯夫,』

驟響的雷鳴扯碎了,逐漸淡忘的依偎。

是因為結束時,就會想到開始嗎?



啊。

原來是打雷。

打雷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呢?




『你相信有神嗎?』

===========================
有些人活著的時候好像永遠都不會死去,

然而死去之後,卻又好像不曾活過……

是吧?


傑克………

十年前。風車鎮。

那天的天空相當的晴朗,雲輕輕淡淡的飄浮在乾淨的空中,當天的蒼穹給人一種很遙遠的感覺。

幼年的魯夫興奮的跑在鎮上的街道上,一頭黑髮在他的腦後飛劃出一個單純的弧線。他興奮的跑著,直到最後他停在一間酒吧的前面。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用力的推開酒吧的木門:

「傑克!」

但是他才剛喊完就後悔了,因為酒吧裡並沒有他要找的人的身影,只有幾坪大的小酒吧裡空蕩蕩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正在擦拭著空酒杯的美麗的酒吧的老闆娘──瑪姬,另一個則是倚在櫃檯,長小男孩三、四歲的哥哥──艾斯。

魯夫失望的垂下頭來。

「傑克呢?傑克他們走了嗎?」

瑪姬溫柔的微笑了一下。

「船長他們還沒走喔,魯夫,他們不是說過要待到今年夏天的嗎?現在才春天而已呀!」

魯夫忽然像又聽見什麼好消息一樣振奮的抬起頭來:

「那傑克他現在在哪裡?」




翠綠的山崗上,有一個紅髮的年輕男子悠哉的躺臥在草坪上,傑克正仰視著頭頂那片蔚藍的天空。

他臉上的表情,一如往常的充滿著樂觀的笑容。

「你今天還在啊……」

山嵐輕輕的拂過草坪,紅髮男子的喃喃自語沒有人曉得它的意義。

「傑克──────!」

遠遠的聽見一聲快樂的呼喊,傑克他立刻坐起了身朝聲音的方向看過去,遠遠就看見那個黑髮的小男孩又興奮的朝自己跑來。傑克無奈的笑了一下。

「是瑪姬告訴你我在這邊的對吧?我不是告訴過她不要跟任何人說了嗎!」

「對呀!因為我一直纏著瑪姬小姐她才告訴我的呀!嘻嘻~傑克你在這裡做什麼啊?」

魯夫開心的擠到傑克的身邊好奇的問著,傑克也開心的笑了。

這個孩子的笑容,總是能讓人愉悅。

「我平常在海上待習慣了,很久沒有看到陸地了,尤其是山上,而且聽說這一帶有山賊出沒,我想看看山賊到底長什麼樣子?」

魯夫瞪大了眼。

「可是山賊很可怕耶!你都不怕嗎?」

「有什麼好怕的?山賊要是來了,我就把他們打飛!」

「哇~~~~!」

小魯夫天真的大眼中閃爍著的盡是崇拜的光芒,傑克得意的笑了一下。

「傑克,你真的好厲害喔!我將來也要成為像你一樣的人!」

魯夫童稚的的臉上展開了一個充滿希望的笑容,那是一種孩子對未來懷著浪漫憧憬的笑容。

傑克有點壞心的笑了笑:

「那是不可能的,魯夫,你不可能變成我,因為我太偉大了!哇哈哈哈~」

傑克得意的大笑了起來,小魯夫不服氣的跳著腳:

「我可以的我可以的!所以傑克你要快點帶我出海!讓我早點變成海賊!然後我才能變得像你一樣厲害!帶我出海啦~~!」

「不‧要~!XP」

傑克斷然拒絕還順便朝魯夫扮了一個鬼臉。

「臭傑克!><」

忽然,傑克厚實的手掌撫上了魯夫的頭,

「……傑克?」

魯夫愣住了,因為此時傑克正用一個無比溫柔的目光凝視著他。



那時,我忽然有一種想法,那是一種置身其中與置身其外的相互凝視……

當時傑克好像忽然想起了誰……因為,他沉默了好久好久……

『即使我死了,我的夢想會在同一個地方一再的重生。』

『所以,傑克,請你不要再難過了,我即使現在死了,但是我仍然活在你的記憶中,我的夢想也不會消逝,將來一定有人會替我完成它的……傑克………』


「傑克?」

我不解的問了。

「會消逝的,」

「什麼……」

我完全不懂他在說什麼。然後,他又繼續說了下去。

「你知道嗎?魯夫,有些人活著的時候,好像永遠都不會死去。然而死了之後,卻又好像不曾活過。」

「那是什麼意思?」

「我已經......快完全忘記他了……只剩下他的聲音與背影了……」

傑克當時的聲音中似乎顫抖著一絲絲的無助。

「傑克……?」

「魯夫,將來有一天,你也不會再記得我的,因為,我們都會站在一個曾經遙遠的地方,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

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傑克露出那樣的笑容,

「對了,魯夫,你相信有神嗎?」

他的聲音,直到今天還是如此清晰。





另一邊,在瑪姬的酒吧裡,瑪姬正微笑著跟艾斯聊著天。

「魯夫他真的很黏傑克呢!從那一天起就是這樣,那天他忽然帶了一群海賊來我的酒吧,還真是嚇了我一大跳呢!」

「………」

「不過還好傑克船長他們都是很好的人,也很照顧魯夫,呵呵~」

「………」

「艾斯,你為什麼都不說話呢?每次魯夫說要去找傑克你就這樣,你對弟弟的佔有慾也太強了吧?」

瑪姬苦笑了一下,艾斯終於打破了沉默。

「不是的,我是擔心……」

「咦?你擔心什麼?」

瑪姬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不解的看著艾斯,艾斯雖然還只是個少年,但是他卻已經比一般的童年的孩子成熟了許多,而此刻,他的眼中的確閃爍著擔憂的神色。

「我擔心有一天……傑克會因為魯夫而受到傷害……」

艾斯居然一語驚人,瑪姬驚訝了。

「傑克會因為魯夫而受到傷害!?這怎麼可能呢?魯夫那麼崇拜傑克,他…」

「瑪姬,」

艾斯打斷了瑪姬的話,他伸出手把玩起了放在一邊瑪姬剛擦拭過的酒杯:



「妳要記住;崇拜,是距離理解最遙遠的感情。」


他的背影,直到今天我仍然無法忘記。




『其實我們,都佇立在一個曾經遙遠的地方。』


在發生了那件事之後,傑克再也不去那個山崗找尋山賊的蹤跡,

而我,

也不再像個小孩子一樣央求他帶我出海了。


『傑克────────!你的手─────────!』



在我的記憶中有一個人,

他與這個世界的一切輕輕牽扯卻又永遠失蹤在風中;

他的身後像是隨身拖曳著一片清澈的天空,

清澈的天空底下,永遠吹送著自由的風。


『一隻手算什麼?你沒事就好……』


他的聲音,直到今天還是如此清晰;

他的背影,直到現在我仍無法忘記。

==========================
轟隆─────────!

那一刻,我閉上了雙眼,

『對了,魯夫,』

驟響的雷鳴扯碎了,逐漸淡忘的依偎。

是因為結束時,就會想到開始嗎?



啊,

原來是打雷。

打雷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呢?

『你相信有神嗎?』


我還活著。




狂風大雨無情的澆灑在這個名為開始與結束的小鎮上,曾經處死海賊王的死刑台已因為驟至的雷殛而化為一堆殘燼,在遠離廣場通往海港的街道上,有三個剛從追捕中脫逃的海賊正拼命的朝向自由奔跑著,因為他們的夥伴們早已在出口等待。


傑克,我已經變成你了嗎?


「魯夫!你剛剛真是嚇死我了!」

跑在中間的香吉士心有餘悸的先開罵魯夫,殿後的索隆也跟著附和著:

「就是說啊!你不要沒事說什麼死不死的好不好!嚇死我了!」

跑在最前頭的魯夫一邊跑還一邊開心的大笑著。


身處黑暗中的我耳邊有風聲,

不高不低的已持續了好多年───


「哈哈哈哈哈哈~對不起嘛!我真的以為我死定了啊!」

「魯夫!=皿=+」(齊吼)


風停了又吹,我好像忽然想起誰;

天亮了又黑,我還沒拭去那淚水;

夢做了又碎,我決定繼續追───


『這頂帽子,就先寄放在你這裡,等到有一天你成為獨當一面的大海賊時再拿來還我吧!』


「哈哈哈哈~夥伴們!」

朗聲又大笑了幾聲後,那個身後拖曳著自由之風的男人大聲呼喚著:


其實我們都將站在一個曾經遙遠的地方,

不管是追逐著誰的聲音與背影,

但是,唯一不會改變的是───


「我們直接朝偉大的航道出發吧!」





我不會停下腳步。






                  【THE END BY ×╳聲音與背影╳× 】
==================================
嗯~現在該說些什麼哩?(毆)呵呵~這篇我早就很想寫了,只是每次打開電腦都懶得寫=3=(眾吼:還敢說!?)不過我怎麼把傑克寫的這麼憂鬱啊?嗚嗚~我真是太差勁了!最近真的是越來越忙了說,功課一大堆,考試也一大堆,然後校慶也跟著來湊熱鬧~(怨念)所以各位大大真的很抱歉!><我的產文速度會越來越慢,因為我好像要開始衝刺大學了Orz(眾:這傢伙是不是又打算要消失了?= =+)但是,我還是會努力回來打文滴!︿ˇ︿

    全站熱搜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