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草‧清風‧紅蜻蜓 ※


By神風精靈



夏草的香味,白雲之風,


蒼穹下飛舞著的紅色蜻蜓,


不管過了幾年,


那人的聲音,


『喂,達斯琪,』


仍在耳際,


『改天,我們再一起去看紅蜻蜓好嗎?』


繚繞不去──────




一個人和一個人,

還有一個人。

+++++++++++++++++++++++++++++

「總算是……找到妳了,達斯琪。」

應該沒有聲音的背後傳來了一聲熟悉的呼喚,她原在發呆的思緒忽然自遙遠的那天被拉扯了回來,一股瀰漫著濃郁花香的清風瞬即拂面而至,接著,穿著素色和服的她緩緩的轉過身,幾乎沒有絲毫改變的美麗容顏上盈滿了優雅的笑意。

但是,仍隱約含著濃到無法化去的惆悵。

「斯摩格上校,好久不見了。」

她是這麼微笑的說著,她還記得他的名,這讓她有點驚訝,因為自那個人從她的生命當中消逝後,她一直以為自己早已沒有值得記住的名字。在她眼前的,是一名叼著菸的高大男人,多年不見,原本就是白髮的他現在看起來比以前更蒼老了許多。

「說的也是,的確是好久不見了,五年前妳忽然丟下海軍的軍徽頭也不回的離開,從此就跟海軍本部失去聯絡,妳知道這件事害得我花了多大的功夫去處理嗎?」

斯摩格有點責難的說著,達斯琪恬靜的笑了。

「您還是一點也沒變,跟以前一樣總是有辦法把我所有的罪狀清楚的列出來,我還記得以前我每次都被您罵得好慚愧呢。」

她的眼睛笑得好平靜,斯摩格發現,她變了好多。

「媽媽,這個伯伯是誰啊?」

一個稚嫩的聲音突然清脆的插入了他們的談話,斯摩格這才注意到,在達斯琪的身旁跟了一個可愛的綠髮小男孩,他小小的手抓著達斯琪蔥細的手,無辜的小臉上佈滿了無邪的困惑。達斯琪寵溺的笑了。

「羅亞,不可以這麼沒禮貌喔!他是媽媽以前的長官,看到他你要說伯伯好才對啊。」

「達斯琪,他是……」

看到這幕情景,斯摩格困惑了,達斯琪抬起頭來又是溫柔的一笑。

「他叫羅亞,是五年前我在路邊撿到的孩子,還只是個一歲大的小孩,好像是被父母遺棄的,好可憐,那天他哭得好大聲,好像肚子餓了,所以我就把他帶回家了。」

「達斯琪……妳現在過得怎樣?」

「嗯,謝謝您的關心,我現在在做賣刀的生意,生意還不錯,再加上以前當海軍時存下來的積蓄,我跟羅亞都還過得不錯。」

一陣風吹拂過達斯琪恬靜的臉龐,斯摩格注意到小男孩頭上如蔥翠綠草般的髮絲正隨風擺動著。

「達斯琪……」

斯摩格好像有話要說。

「時候不早了,我們該走了,斯摩格上校您一定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吧?我們就不打擾您了。」

達斯琪似乎了解斯摩格其實想說什麼,她牽著小孩轉身背影有點倉皇。

「達斯琪!」

達斯琪停下了腳步,但是沒有轉身。斯摩格深嘆了一口氣,把接下來要說的話一個字一個字的清楚地說了出來。


「即使這麼做,他也不會再回來的。」


似乎,有一瞬間,一絲虛弱的寧靜出現在他們之間,但是,很快的,達斯琪又轉頭露出那個嫻雅的微笑。

「我聽不懂您在說什麼?斯摩格上校,難道您以為我是因為這孩子跟那個人有著一樣的髮色所以才收養他的嗎?您想太多了,經過了這麼多年,我早就……已經忘記他了。」

達斯琪看似從容的說著,但是一大串連珠的字句怎麼聽都像是在辯解著,連她自己都察覺不到的倉促。

「我會再來的。」

「不,」

達斯琪的嗓音忽然變得冷峻,

「您別再來了。」


深藍色的中長髮在她的身後輕輕擺動著細微的哀傷,不再回頭的身影似乎不想面對些什麼,亦或是在逃避些什麼?遠去的女人及小孩後方,傳來了一聲不甚清晰的嘆息……
----------------------------------------------------------------------

五年前。

那天的天空不似平常一樣明亮,厚重的愁雲遮蔽了原來的清晰,使一切看來晦暗,嘩啦嘩啦瀉下的傾盆大雨讓一切都變得濕濡不堪,強勁的風嗚嗚的哭吼著,讓這天的一切變得更加陰暗,天空在哭泣,風在哭泣,城鎮在哭泣,大海在哭泣,心也不知不覺地開始哭泣,一切的一切都讓人好想哭泣。

在這個冰冷的日子裡,偉大航道上的某座城市裡正悄悄上演著一齣醞釀已久的悲劇……

那個男人,孤身佇立在雨中的街道上,雨水把他的全身都淋濕了,微喘著氣的他,鮮綠的奇異髮色在昏暗的天空下,顯得更加明亮。

「呼、呼、呼、呼────!」

索隆已身負重傷,還沒經過處理的傷口正汨汨的流淌著鮮紅的血液,血液滴落在積滿水窪的街道上,逐漸在水中的天空緩緩暈開那一滴滴的腥紅,遮蔽了水中原本映照出來的景物。

不知道,這是否在預告著跟死亡有關的訊息……

成千上萬的海軍就在此時蜂擁而至,全都聚集在曾經負名海賊獵人如今卻是惡名昭彰的海賊羅羅亞‧索隆的面前。

「來吧。」

綠髮的男人冷冷的開口。

但是,縱使現在站在海軍面前的是一頭已經受了重傷的猛獅,仍然沒有一個人敢貿然攻上前去。

誰都知道困獸的死鬥往往都是最致命的一擊,尤其是現在握刀的索隆,渾身上下更是不斷散發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殺氣。越雷池一步者,死。

「怎麼了?海軍只剩下膽小鬼了嗎?」

索隆打破沉默的一聲嘲諷,終於打破了海軍們的猶豫。

「殺啊──────────!」

剎那間,前仆後繼的海軍們全都一齊殺了過來,握緊了刀把,銀白的劍光一閃,劍士頭上的天空好像被染上了一片血腥。




----------------------------------------------------------------------
「媽媽,妳要帶羅亞去哪裡啊?」

稚氣的小男孩拉著達斯琪的手好奇的問著,因為今天媽媽選了一條不一樣的路走,看來他跟以前某個對認路完全沒有天份的傢伙完全不一樣………

達斯琪溫柔的朝他一笑。

「羅亞乖,媽媽要帶羅亞去一個很漂亮的地方喔!」

「咦?是什麼地方啊?」

「秘‧密。」

「哼,媽媽好小氣。」

達斯琪只是笑而不答。


迎向溫暖的陽光,她就這樣牽著小男孩的手,就像以前某個人牽著她的手走向同一個地方一樣。




----------------------------------------------------------------------
「呼、呼、呼、呼、呼───」

綠髮的劍士大口的喘著氣,疲累不堪的佇立在東倒西歪的海軍中,原本就血跡斑斑的身上又濺滿了敵人的鮮血,早已分不清是誰的血跡,雨水,晶瑩的自綠色的髮梢滴落,自那雙不曾改變的冰冷雙眸前滴落了下去,剛剛衝上來的海軍們全都已經被他擺平,根本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但是,也許這已是他的極限……

「一切都該到此為止了!羅羅亞‧索隆!」

一聲清亮的呼喊自遠處響起,聽到這個聲音的索隆不知為何忽然精神一振抬起頭來看著前方,眼前那個踏著血路而來的熟悉身影是……

「達斯琪。」

「原來你還記得我啊?羅羅亞索隆。」

達斯琪手握一把銀白色的長刀,英姿颯颯的傲視著浴血的索隆,她的語氣裡,充滿了冷酷。

「你的夥伴們丟下你不管了呢。」

「……是我讓他們先走的。」

「喔?」

「對付蝦兵蟹將,我一個人就夠了。」

「哼!於是你因為自己的自負所以自願斷後?羅羅亞,你真的太看輕海軍本部了,你以為這次你們還能像以前一樣全身而退嗎?」

達斯琪忍不住憤怒的說了下去:

「你一直都是這樣,從以前就一直是這樣,總是那麼自命不凡,驕傲自大,我行我素完全不在乎別人的感受,我最討厭你這點!」

意外的,索隆笑了,笑得很憔悴。

「我一直很想再見到妳,看到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達斯琪只是冷冷的看著他。

「喔?真巧,我也一直想再見到你,我要以正義之名親手制裁你!」

他又是淡淡的一笑,他的笑容,一直都很不著痕跡。

「妳還是一點也沒變……達斯琪,妳還記得我們以前一起去過的那個地方嗎?」

一抹複雜的情緒瞬間悄悄地滲進了達斯琪原本冷冽的目光,但是……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接招吧!」


一瞬間,在索隆的眼前,好像有一隻紅色蜻蜓輕盈的飛舞過他深邃的眼眸前面,在擋下達斯琪的攻擊之前,索隆的回憶好像忽然回溯到好幾個月前的某一天,一個晴空萬里的下午,他跟魯夫在甲板上一段對話……






『喂,魯夫,我問你一個問題。』

『幹嘛?』

『等到你的夢想實現以後你要做什麼?』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繼續冒險、航海啊!』

『哦……』

『索隆,那你呢?』








天空很蒼冷,

雨,悄悄的把天空和大地,連接了起來。





達斯琪已經不記得那是多久以前的哪一天了,只知道從小跟姐姐一起在劍道場長大的她不管做什麼都贏不了姐姐,姐姐永遠比她優秀,大家也都只注意姐姐。

但是,直到有一天,爸爸帶著一個綠色頭髮的小男孩來到了她跟姐姐的面前──


『來,索隆,這是克伊娜跟達斯琪,克伊娜、達斯琪,他是索隆,從今天起索隆都要在我們道場學習,你們三個要好好相處喔!』


她發現,


從那天起,


她不想再輸了。



----------------------------------------------------------------------
噹!噹!噹!

刀光劍影在無人的天空下不斷的閃爍著,每一聲致命的重響聲聲都震懾著人的心扉,決鬥的兩人在雨中誰也不輸誰的交纏著,雨漸漸小了,風也漸漸停了。

噹!

此時兩把刀交疊互抵,刀的主人面對面不到十公分的距離……

「你……當我是女人所以沒使出全力嗎?」

「………收手吧,達斯琪,妳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索隆冷酷但又誠實的說著,他的眼睛一刻也沒離開達斯琪的眼睛,沒想到達斯琪卻暴跳如雷。

「開什麼玩笑!」

她的刀順勢一收,雙腳輕盈的往後空跳躍了過去,然後定點在距離索隆約三、四公尺的地方。她美麗的雙眼充滿了憤懣,用手上的名刀直指著索隆。

『克伊娜走了……達斯琪,妳不要難過……』

一個人,還有一個人。

「我等這天等好久了,從你不告而別的那天起,我就對自己發誓一定要打敗你,我一直在等這天,來吧!動手啊!反正我又不是姐姐,姐姐早就死了,動手殺了我沒關係啊!你會不告而別不也都是為了姐姐嗎?你從以前就一直不把我當一回事,你們大家的眼裡都只有姐姐!」

『爸爸……索隆呢?』

『索隆他……他不會再回來了。』

「………」

「而你現在不使出全力來跟我打,簡直就是在侮辱我!」

接著,達斯琪又重新抓好刀,不顧一切的潮索隆砍了過去。

「快動手啊!反正你一直都只把我當成是姐姐的代替品!」

『不可能!爸爸你不是說過,索隆他會永遠跟我們在一起嗎?你騙人!』

匡噹!

其中一把刀自主人的手中被震飛了出去,索隆依然冷靜的持著刀凝視著他的對手,手無寸鐵的達斯琪頹喪的跪倒在地。

「為什麼……」

抑制許久的晶瑩淚水終於自達斯琪的瞳中流淌了下來。

「為什麼……為什麼?索隆你,那個時候為什麼不帶我一起走呢?為什麼!」

我當上海軍,就是為了再見到你啊!我說服自己恨你,就是怕會忘記你啊!

但是這些話,達斯琪都沒有說出口,她只是悲傷的凝視著索隆的雙眸。

「…………其實我,從來就沒有把妳當成是克伊娜的代替品。」

「……什麼?」

「妳還記得我以前跟妳一起去的那個有紅蜻蜓的地方嗎?」

達斯琪的自尊幾乎要崩潰了,索隆現在對她說話的口氣太溫柔,溫柔到讓她的自尊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她又再度抓起了刀………

「不記得────────!」






『喂,魯夫,我問你一個問題。』

『幹嘛?』

『等到你的夢想實現以後你要做什麼?』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繼續冒險、航海啊!』

『哦……』

『索隆,那你呢?』


在索隆的記憶中,在他還在道場跟達斯琪一起練劍的時候,他曾經跟達斯琪一起去一個地方,只有他跟達斯琪兩個人……

那個地方好美,直到現在他都無法忘記,

夏草的香味,白雲之風,

還有,

藍天下飛舞著的紅色蜻蜓─────────



『那你呢?』

那我呢?

我的願望,一直都只有一個────────

『我想要跟我喜歡的女孩子一起,再去看一次紅蜻蜓。』











接下來,魯夫怎麼取笑他的他已經想不起來了,因為一股冰冷、堅硬、銳利的感覺已經貫穿了他的心臟………

「為、為什麼?」

達斯琪的刀不偏不倚的刺中了索隆的左胸,但是索隆從頭到尾都只是靜靜的站著,達斯琪難以置信的問著,茫然地看著索隆的胸膛逐漸滲出了血紅的顏色……

「咳!」

一聲渾濁的咳嗽,索隆咳出了一灘鮮血,達斯琪後悔莫及,立刻奮力的拔出沾滿鮮血的刀,索隆的身軀虛弱的往達斯琪身上一倒,接著,用盡最後的一點力氣在達斯琪的耳際輕喃著:


「我愛妳,好想跟妳一起去那個地方…………」






「啊、啊……」

為什麼?

為什麼剛剛不躲開?你明明可以躲開的啊!為什麼?

『我愛妳……』

這句話像雷擊一般再度打入她翻騰的腦海裡。

他愛我?這麼多年來他一直都……

『妳還記得我以前跟妳一起去的那個有紅蜻蜓的地方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雨停了。

雨,如果永遠都不會停就好了。

然後,

我就能稍微……

把你關在我的心中久一點。
----------------------------------------------------------------------


那是多久以前的哪一天她早就不記得了,只知道後來自己丟下海軍軍徽在上校的辦公桌上就頭也不回的離開,然後她又回到這個地方,並且收養了羅亞,不知不覺中,五年就這麼過去了……

這五年來,她一直都跟羅亞相依為命著。

「媽媽~媽媽~」

一聲稚嫩的呼喚又再度打攪了她的思緒,她立刻抬起頭來微笑著看著跑在前方的綠髮小男孩。

「什麼事啊?羅亞?你不要跑那麼快,媽媽會看不到你的喔!」

小男孩紅潤的臉上笑得好燦爛,他手裡抓著一枝剛剛不知從哪裡折來的細長蘆葦開心的揮舞著,好像剛剛看了什麼很棒的事物一樣。

「剛剛那個地方好漂亮!有好多紅蜻蜓,還有香香的草,還有涼涼的風吹起來好舒服!」

「對呀,呵呵~」

忽然,羅亞的臉上,露出了一抹令她熟悉不已的笑容。

「改天,我們再一起去看紅蜻蜓好嗎?」



『喂,達斯琪,』

為什麼?

『改天,我們再一起去看紅蜻蜓好嗎?』

為什麼?

────這是他,那個時候說過的話?

「啊…」

在達斯琪的記憶中,在她還在道場跟索隆一起練劍的時候,她曾經跟索隆一起去過一個地方,只有她跟索隆兩個人……

那個地方好美,直到現在她都無法忘記……

其實,她一直都記得……


為什麼收養他?為什麼取名叫羅亞?為什麼帶他到那個曾經跟那個人一起去過的地方?

其實,我是知道原因的。

直到那個人從我的生命中離開,我才明白……

『我愛妳,好想跟妳一起去那個地方…………』

我也愛你─────


「媽媽?」


────我猜,我會一輩子這樣下去,


即使,知道這麼做是沒有用的。


只是因為喜歡他,


我只是真的,打從心底非常非常的喜歡他。


剩下來的,只有後悔跟懷念,


還有直到現在依然滿溢出來的戀慕之情。


「媽媽,妳怎麼哭了?」


夏草的香味,白雲之風,


蒼穹下飛舞著的紅色蜻蜓,


不管過了幾年,


還是只有我一個人──────






              【THE END BY ※夏草‧清風‧紅蜻蜓※ 】
-------------------------------------------------------------------------------------------------------
咦!?我家電腦修好了耶!嗯,大家好久不見,肚臍!XD呃,抱歉,現在好像不適合不正經,這是我寫過最悲傷的故事了,但是為了守護索羅王道!啊,不是!是為了增加索達的淒美美感!(眾吼:原來是因為你的私心!)嗯,大家有看不懂的地方嗎?跟原來的版本一樣,只是達斯琪被加了進去和克伊娜變成姐妹,達斯琪從小就暗戀索隆,可是她一直以為索隆喜歡的是克伊娜(真是個沒自信的孩子),後來索隆離開道場去修行(是流浪吧?XD)達斯琪為了再見到他而加入了海軍,沒想到多年後的相見,他們居然是以敵人的身分相見,而且最後達斯琪還失手殺了索隆……最後男主角死了,女主角則懷念男主角一輩子;這篇文章是不斷以現在跟過去的情景交錯而成的,所以看起來可能有些頭暈(眾:你確定只有一些嗎?),真是不好意思啊!BYE!^V^


    全站熱搜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