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的樣子~
*改變以前*
by神風精靈
◇◆◇◆◇◆◇◆◇◆◇◆◇◆◇◆◇◆◇◆
我不願告訴妳,因為我只有悲傷的事可以告訴妳…
我不願面對妳,因為我不想讓妳發現我傷心的淚跡…
我不願離開妳,因為我知道妳沒有地方可以去…
我不願失去妳,因為我一無所有只剩下妳…
即使我知道將來妳所要面對的連我自己都無法承受得起,
但我只能相信,在未來沒有我的不知哪裡,
妳的堅強一定可以…
◇◆◇◆◇◆◇◆◇◆◇◆◇◆◇◆◇◆◇◆ ~雲的樣子~
*改變以前*
by神風精靈
◇◆◇◆◇◆◇◆◇◆◇◆◇◆◇◆◇◆◇◆
我不願告訴妳,因為我只有悲傷的事可以告訴妳…
我不願面對妳,因為我不想讓妳發現我傷心的淚跡…
我不願離開妳,因為我知道妳沒有地方可以去…
我不願失去妳,因為我一無所有只剩下妳…
即使我知道將來妳所要面對的連我自己都無法承受得起,
但我只能相信,在未來沒有我的不知哪裡,
妳的堅強一定可以…
◇◆◇◆◇◆◇◆◇◆◇◆◇◆◇◆◇◆◇◆

我愛這些孩子,正如同這片蔚藍的天空,如此深信不疑、堅定不移﹔即使在未來沒有我任何哪裡,我的愛跟靈魂也將永遠與妳們同在一起……

++++++++++++++++++++++++++
「失去了生育能力,那我就再也不能跟妳在一起了……我們之間的感情就結束吧……」


風,吹動,微雲漂浮過澄淨的藍天之下,今天是個充滿喜悅的日子。莊嚴的純白色美麗小教堂內,有著一對新人在琴奏的結婚進行曲中緩緩步上紅毯的另一端,美麗的新娘配上英俊的新郎,周圍注目的人群都不由自主的發出一陣讚嘆。在人群中有兩名稚齡的小女孩自然也不由自主於新娘子幸福微笑的魅力。
「哇~莉莉!妳看妳看!新娘子好漂亮喔!」
叫做娜美的橘髮小女孩興奮的拉扯著旁邊的紫髮小女孩。
「嗯,我們快回去告訴貝爾梅爾!」
然後兩個小女孩就小手拉著小手消失在教堂的門口了。


翠綠的橘子園中,有一個將桃紅色的秀髮隨性束紮在腦後的美麗女人,正穿著那件唯一的工作服在綠意盎然中採收著成熟的橘子。
「貝爾梅爾───!」
名喚貝爾梅爾的女人被這兩聲稚嫩卻充滿著喜悅的叫喚聲給挑起頭來,她望著那條小女孩們固定歸來的林蔭小道,嘴角漾起了今天的第一個微笑。
「莉莉、娜美!妳們今天去哪裡玩了啊?居然都沒有跟我說一聲?」
「貝爾梅爾───!」
兩個可愛的小女孩奔進她的懷裡開心的笑著,迫不及待的開始搶著說話。
「貝爾梅爾!我們剛剛去看新娘喔!」
「新娘子好漂亮喔!」
「她穿著好白好白的新娘禮服喔!」
「還拿著好漂亮的捧花!」
貝爾梅爾看著懷中兩個紅撲撲著臉頰的小女孩,輕輕笑了起來。
「喂,你們兩個同時說這麼多話我要聽誰的啊?去把手洗乾淨,可以開飯了喔!」
「今天吃什麼?」
「妳們最愛吃的……橘子大餐!」
「萬歲!」
兩個小女孩手舞足蹈的奔進屋內,而她們的母親,在身後的陽光中用微笑凝視著她們消失的小小身影。

藍天下吹起一陣清風,甜甜的橘子香味也被風吹送著瀰漫了整片空氣,整個秋天。


午餐後,兩個小女孩都慵懶的靠在窗邊吹著陣陣醉人的金風,一邊望著仍在橘子園中採收著橘子的母親。
「好舒服喔……」
「嗝!」
莉莉才剛說完,娜美就打了一個飽嗝。
「娜美,我覺得今天好快樂喔!我們不但看到了漂亮的新娘子,還吃到橘子大餐,現在又在這裡吹風。」
「嗯………」
娜美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小小的臉蛋上似乎沒有莉莉所謂的快樂。
「娜美,妳怎麼了?妳不開心嗎?」
莉莉小小的腦袋探到了娜美的面前,睜著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著娜美。
「沒有啦……莉莉,貝爾梅爾以後會不會結婚啊?」
小女孩終於按捺不住的急切的問著,莉莉的頭歪向一邊。
「我不知道耶…應該會吧!貝爾梅爾那麼漂亮。」
「那、那到時候我們怎麼辦?貝爾梅爾會不會不要我們啊?」
小娜美惶恐的說著,莉莉聽了卻開心的笑了一下,伸手摸摸娜美的頭。
「小傻瓜,就算貝爾梅爾結婚了,我們也還是她的孩子啊!她將來的新郎就是我們的爸爸,她跟爸爸生的小孩就是我們的弟弟妹妹啊!」
「哈,對喔!我也好想有一個弟弟妹妹喔!希望貝爾梅爾快點結婚!」
「妳喔~剛剛不是還在怕貝爾梅爾結婚怎麼辦嗎?」
風中,兩個小女孩快樂的談笑聲全都傳到了紅髮女人的耳中,她的瞳中似乎晃漾著那名為無奈的悲傷。
+++++++++++++++++++++++++++++++++++++++++++++++++
夜闌人靜,現在應該已經是小女孩們在床上做著美夢的時候了,此時,莉莉卻無法安然入睡,她不知為何的從睡夢中醒來看著天花板,身旁的娜美早已睡的不醒人事,望著妹妹可愛的睡顏莉莉忍不住笑了一下,這時,卻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陣啜泣聲。
「貝爾梅爾?」
莉莉坐起身驚訝的發現那個正坐在餐桌旁無助流淚的居然是他們平日堅強的母親,她跳下床踩著小小的步伐跑向貝爾梅爾。
「妳怎麼了?為什麼哭了?」
莉莉扶著比她身高還要高出個幾公分的餐桌昂首焦急的看著早已泣不成聲的貝爾梅爾,貝爾梅爾只是一個勁的搖著頭,並努力的想在佈滿淚水的臉上對莉莉擠出一個笑容,平日堅毅的神采早已不知何時從眸中褪去。
她的手裡緊捏著一封信。
「沒…沒什麼啦!只是剛剛接到一個很久沒有聯絡的朋友的信,他說他要結婚了……」
在作戰中不慎失去生育能力的我,同時也失去了和你廝守的機會,再也……毫無幸福可言……直到……遇見了這兩個孩子…………
「貝爾梅爾……」
「我是喜極而泣啊!」
淚水跟笑容同時綻放在強顏歡笑的臉上,小屋裡迴蕩著那悽愴的笑聲。

其實,當時,我是悲傷的。


『哈哈哈!愚蠢的女人!為愛而死吧!』
當魚人惡龍扣下板機讓子彈貫穿我的胸膛時,我還真有點感謝這一刻的到來,因為,我明白那是神對我的制裁,但是心中卻感到出奇的平靜,因為,我感謝這一切的賜予,且也感謝神讓我與這兩個孩子相遇。
『貝爾梅爾────────────!』

孩子,我愛妳們……


失去襯雲的藍天那天突然像失去了顏色般的黯然,

從那天起再也不覺得雲的樣子漂亮……





「貝爾梅爾,我今天已經十八歲了,這些沒有妳的日子以來發生了好多事,但是娜美都很堅強的一一去克服了。」
淡紫色頭髮的美麗少女在已去世多年的母親墳上擺上一束芬芳的鮮花,清麗的佳顏上帶著一絲恬靜的微笑,她對著十字形的墓碑訴說著自己和那個如同在惡夢中長大的妹妹這幾年來發生的點點滴滴,語氣中似乎努力的想說服或安撫誰一樣的溫柔,當年因幼小而無知,如今終於明白那無奈淚水中的深沉意涵。
「莉莉──!」
身後傳來娜美甜美開朗的呼喚聲,莉莉微笑著轉頭目迎著奔向自己的橘髮少女。
「娜美,妳回來了啊?妳!妳怎麼又一身是傷!?」
莉莉驚訝又疼惜的望著娜美傷痕累累的身體,從那個天空黯然失色的日子一直以來,娜美常常是負傷回家。娜美吐了吐舌頭俏皮的笑了一下。
「沒有啦!今天是妳的生日呀!我說什麼都一定要今天回家陪妳慶祝。」
「娜美……」
莉莉神傷的容顏在娜美雪亮的褐眸中晃漾起了些許渼紋,但娜美隨即又露出清朗如天空般的笑容。
「對了!莉莉,妳知道嗎?昨天我又夢到那個夢了耶!貝爾梅爾還是一樣在遠方微笑著對我說了那句話喔!」
「真的嗎?」
在風中,好像仍然可以聽見,兩名少女的笑語。




『我愛這些孩子,正如同這片蔚藍的天空,如此深信不疑、堅定不移﹔即使在未來沒有我任何哪裡,我的愛跟靈魂也將永遠與妳們同在一起……』


【THE END BY<雲的樣子>*改變以前*】
++++++++++++++++++++++++++++++++++

    全站熱搜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