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率觚 

.航海王原創同人

CP:LN(魯娜)

《LN》收錄文

 

 

 

  多幸運能夠愛上妳;

  這會是我一生中,最美的約定。

 

 

 

 

 

 

  『在我所幻想的每一個未來中,每一個畫面都有妳。』

 

 

 

 

 

 

 

  那是一個艷陽高照的大晴天,蒼穹晴朗得連一朵雲都看不見,位於偉大航道某座島嶼的小鎮中心,被無數美奐繽紛的花圈與花籃所包圍,拾級踏上象徵通往天堂的象牙白教堂階梯,雪白純潔的教堂,在今天這個美好的日子裡被布置成了華麗的婚禮會場,由內蔓延至外的大紅地毯上,來往著盛裝打扮、絡繹不絕的賓客。

 

  洋溢光明氣息的白色建築,肌理分明的大理石雕刻上,彷彿正燦然複寫著一段段美麗的情話。

 

  賓客們一一先向彳亍於入場處的伴娘出示婚禮的邀請函,在獲得伴娘允諾的點頭微笑後,便昂首闊步的步入會場。

 

  教堂的門口外佇立的兩位負責迎接賓客的伴娘女孩,身著一系列玫瑰色絲綢小禮服,化著淡妝的臉上懸放著如嬌花般甜美的笑靨,在耀眼燦白的陽光襯托之下,難以形容的聖潔絕美使得來往的路人們都忍不住停下了遲疑的腳步,真恨不得自己身上有一張婚禮的邀請函,這樣就能夠再走近那兩位伴娘一點,好好的多看她們幾眼。

 

  「……腳好痠…臉笑得都快要僵掉了啦!」然而就在此時,站在教堂門口負責招待來賓入席的兩位伴娘中,悄悄傳出了一聲抱怨的嘆息。

 

  「…為什麼身為海賊的我要來這裡當伴娘啊?什麼時候才可以走啊?太陽這麼大,真是快熱死我了!」趁著暫時沒有客人經過的空檔,伴娘中一名亮橘髮色的俏麗少女,悄悄鬆懈了燦爛甜蜜的笑容,草帽海賊團的航海士-娜美正在喃喃自語的抱怨著,不過垂頭喪氣的神色一點都沒有減損她原本就亮麗的外表,在花圈、禮服及陽光的搭配下,顯得更加肌膚白皙、閃閃動人,同時也贏得了在場的伴娘中最多注視的目光。

 

  「…呵呵,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身旁另一名跟娜美穿著一樣款式禮服的黑髮伴娘微笑回應,草帽海賊團美麗曼妙的考古學家-妮可羅賓,今天一樣是眾人無法移開視線的美麗焦點,笑盈盈的把話接了下去:「誰教娜美在與我一同下船逛街的途中,偶然瞥見了這個伴娘打工的兼差廣告,為了紓解船上最近狀況不佳的經濟,然後就二話不說的拉著我一起來應徵了呢?這也是為了繼續冒險所做的犧牲嘛,娜美妳就再忍耐一下吧。」

 

  羅賓笑盈盈的回應著娜美的怨聲載道,一邊提醒著她們此行的目的,並藉機安撫著一臉寫著想要馬上走人的她。

 

  「啊哈哈哈哈…羅賓妳放心啦,我只是說說而已,沒有真的要走啦…反而是對妳很抱歉,硬把妳拉來這邊陪我…」

 

  「啊啊,沒關係的喲,」羅賓依然笑盈盈著說:「平常要操心財務狀況的娜美辛苦多了,能幫上妳一點忙就好了。」

 

  這番體貼溫暖的話語讓娜美感動得幾乎都要撲到羅賓身上去了。

 

  「羅賓──────!我就知道這艘船上只有妳懂我───────!那些臭男人一點都不懂人家的用心良苦……嗚嗚嗚………」

 

  「呵呵………真是委屈妳了。」看到娜美這番誇張的表現,羅賓只好一臉又好笑又心疼的安慰著她。

 

  「有妳這些話,我今天再辛苦也不怕了!嘻嘻…」

 

  娜美對羅賓豪邁的一笑,抬起頭望向頭頂那片空曠無垠的藍天,忽然回想起好久以前,還沒離開村子的年幼,曾經跟莉莉一起跑到鎮上的教堂觀賞別人婚禮,當時新娘美麗夢幻的身影以及姊妹倆無限憧憬的笑語聲還在腦海與耳際邊迴盪不已,悄悄的,心中響起了一首無調的歌。

 

  『莉莉,我跟妳說喔!我以後,一定要當世界上最美的新娘!』

 

  還記得當時自己童言童語的這麼笑說著,臉上的鼻涕都還沒擦乾淨。

 

  「真應該讓船長來看看妳今天的樣子,難得打扮得這麼漂亮的說…」看著娜美甜美俏麗的側臉,非常突然的,羅賓忽然提起了魯夫。

 

  「幹、幹嘛突然提到他啊?我穿什麼衣服關那個笨蛋什麼事啊?」娜美彷彿受到了很大的驚嚇,臉孔瞬間爆紅,緊張的語氣也顯得有點生硬。

 

  「咦?你們兩個又吵架了嗎?」看到娜美的反應,羅賓不禁有點詫異的問道。

 

  「妳、妳說什麼?我們又沒有吵…」

 

  娜美正要向羅賓辯白些什麼,卻突然被一陣如雷貫耳的怒吼打斷了未說出口的話語:

 

  「欸!外面那兩個今天新來打工的小妹,不要給我偷懶!好好的工作!」

 

  「是…」兩人齊聲應和。

 

  原來就在兩人偷空閒聊的時候,正在巡視場地,負責管理秩序的場控經理一發現偷閒的兩人,便立刻大吼著結束了兩人的對話,吼完用力瞪了娜美跟羅賓一眼,接著又到別處巡視去了。

 

  「真兇啊…她以為她是教官嗎?一定是個老處女…」

 

  「娜美,小聲點。」羅賓好心的提醒了她口無遮攔的夥伴,沒忘記繼續對來賓微笑。

 

  就在兩人碎碎念對話才剛結束,忽然從教堂的階梯下方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喂───!娜美!妳在那裡做什麼啊?」

 

  一聽到這個開朗的聲音,娜美的肩膀突然顫抖了一下。

 

  「欸?羅賓也在啊?妳們幹嘛都穿得那麼奇怪啊?哈哈哈哈哈…」

 

  「魯、魯夫!?」

 

  娜美詫異的回頭,一眼就看見站在教堂階梯的最下方那個穿著紅色背心、藍色褲子的草帽小子,草帽海賊團的少年船長|蒙其D魯夫,站在教堂門口正好奇的朝這裡探頭探腦,一邊還笑著朝娜美和羅賓的方向走了過來。

 

  「呵呵…真的是船長先生呢…」羅賓一派悠閒自得,竊笑的看著娜美瞬間羞窘的臉蛋。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娜美直指著從階梯下大大方方的走上來的魯夫困惑的問道,魯夫則仍是跟平常一樣,一臉開朗陽光的燦笑。

 

  「我剛剛在船上到處都找不到妳的人影,問香吉士也說不知道,所以就到鎮上來找妳順便逛逛了…原來妳們都在這裡啊?乾脆回去叫大家都過來好了,這邊好像很好玩的樣子耶!哈哈哈…唔哇──!」

 

  殊不知魯夫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娜美一把扯到了面前,用一臉威脅恫嚇的恐怖神情怒視著他,兩人的鼻子僅剩下一公分的距離:「你…如果…敢去通知其他人的話…你就死定了!知道了嗎?」

 

  「知、知道了啦!幹嘛這麼兇啊?」雖然不情願的抱怨著,但是魯夫卻還是被娜美凶狠的模樣嚇到了,一邊頂嘴還一邊發抖,看到這個情形,一旁的羅賓忍不住又偷笑了起來。

 

  「魯夫你,一發現娜美不在船上,就馬上下船來找她了啊?」羅賓意有所指的笑問道,語氣聽起來有點曖昧,然而不知有沒有聽懂羅賓暗示的船長則是毫不猶豫的爽快承認:

 

  「對呀!」

 

  娜美的臉又紅了一下,但是她馬上就恢復冷靜。

 

  「…你給我聽好了,本小姐跟羅賓今天可是很忙的,沒有時間照顧你這個愛惹麻煩的笨蛋,要是你膽敢壞了本小姐賺錢的大好機會的話,你就死定了!」

 

  要是讓那群只懂得搞破壞的笨海賊來到結婚會場,可想而知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到時候要是闖了大禍,老闆不發工錢給她,那她可就虧大了。

 

  「喔,原來妳是為了賺錢啊?妳真的很愛錢耶!哈哈哈哈……」

 

  魯夫居然又爽朗的笑了起來。

 

  「知道了就趕快滾吧!少在這邊礙手礙腳的。」娜美冷淡的將魯夫的身軀扳轉過去,非常不客氣用力推著魯夫的肩膀要把他趕走。

 

  「慢著,」就在此時,羅賓居然令人非常意外的開口:「船長先生難道不想要留下來觀賞婚禮嗎?這可是個難得一見、不可思議的美麗典禮喔……」

 

  「羅賓!」娜美有點錯愕的轉過頭看著羅賓。

 

  「不可思議的典禮嗎?好哇我想看!」一聽到「不可思議」這個關鍵字,魯夫馬上對婚禮產生了強烈的興趣,他如羅賓所料的無視娜美的抗議跟驅趕而轉過身來,一臉下定決心要留下來看熱鬧的興奮模樣。

 

  「真是的!你跟別人湊什麼熱鬧啊?羅賓妳在想什麼啦?他根本就是個闖禍精!」

 

  娜美氣急敗壞的責備著羅賓,但是羅賓卻仍是一副無關緊要的微笑表情。

 

  「不管!我決定要留下來了!誰都不能阻止我!這是船長的命令!」魯夫忿忿不平的噘起了嘴巴,像個幼稚小鬼一樣鬧起了脾氣。

 

  「哪有這種船長命令?」娜美覺得自己簡直快要昏倒了,魯夫一發起任性可是沒有人能夠阻止的。

 

  「休息時間到了!外面迎賓的伴娘們可以先入場休息了!」

 

  教堂內又傳來場控經理的呼喊聲,期盼已久的休息時間終於到了,但是娜美卻一點都沒有輕鬆的感覺,她轉頭怒看了笑得一派輕鬆的羅賓,又看看一臉興致高昂到不行的魯夫,終究還是無奈的屈服:「唉…好吧…你穿這樣是不能參加婚禮的,跟我來吧。」

 

  「伴娘請在三十分鐘後至新娘休息室外面集合,一人來領取一束伴娘捧花。」

 

 

  『娜美,妳知道嗎?聽說,如果接到了新娘捧花,就會是下一個結婚的人喔!』

 

 

 

 

 

 

XXXXXXXXXX

 

 

  十分鐘後,魯夫從空無一人的伴郎休息室走了出來,並對站在門外等候的娜美笑嘻嘻的說:

 

  「娜美,我穿好了,這樣可以嗎?」

 

  娜美聞聲回頭一望,剎那間被吸住了眼睛,只見身後的魯夫換上了一身筆挺帥氣的黑色西裝,一邊不自在的拉扯著頸上歪斜的領帶,抬起頭對娜美露出了一個陽光男孩版的招牌傻笑:

 

  「嘿嘿,還看得出來是海賊嗎?」

 

  怦、怦怦。

 

  一瞬間,娜美好像聽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她馬上用力的搖頭企圖甩掉自己的聽覺。

 

  「…你這個人就算化成灰也看得出來是海賊好嗎?」

 

  「真的嗎?太好了!哈哈哈哈…」魯夫似乎把這話當成了讚美,樂歪的大笑了起來。

 

  真是個白癡。

 

  航海士不禁這樣默默的想著。

 

  「領帶歪了啦。」娜美故作鎮定的走上前幫魯夫調整領帶。

 

  「噢。」

 

  「真的很笨耶你!」娜美一邊幫魯夫調整領帶,口中還一邊碎碎念的罵著。

 

  「嘿嘿…」一如往常,不管被娜美怎麼樣的責備,魯夫仍然天真的傻笑著。

 

  「娜美,謝謝妳讓我來參加不可思議的婚禮。」

 

  「你還真敢說咧…」

 

  娜美沒好氣的說著,不知為何今天魯夫不管做什麼都讓她特別不爽。

 

  「幹嘛這樣看著我笑?」

 

  「總覺得…」一個如彩虹般快樂的微笑在魯夫的嘴角浮現:「現在這樣……好像夫妻喔!」

 

  怦!一聲巨響在娜美的耳際炸開,她彷彿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臟正在失控的狂跳。

 

  「對了娜美,昨天妳還沒有回答我…」魯夫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忽然開口,一聽到「昨天」這個關鍵字,娜美的背脊忽然一陣緊繃。

 

  但是就在這時,場控經理暴怒的嘶吼又再度從教堂內傳了過來。

 

  「打工小妹────!妳在哪裡偷什麼懶啊────?」

 

  「我該走了,你自己去觀眾席找地方坐吧!」娜美像是逮到了什麼可以逃脫的藉口,急忙轉身就要離開,但是魯夫卻突然拉住了她的手。

 

  「你!」娜美有點生氣的回頭正要罵人,卻看到魯夫一臉天真傻笑,卻非常溫柔的神情:

 

  「我會等妳回答的。」

 

 

 

 

  「娜美小姐,麻煩妳幫忙把這些茶點拿去新娘休息室。」

 

  「喔、好的。」

 

  一回到婚禮會場,婚禮工作人員一看到娜美,立刻將裝滿茶點的托盤遞到娜美手中,正在跟其他人一起拉起座椅上的白色絲綢的羅賓,看著提著裙襬匆匆趕回來卻又馬上被派遣走的娜美露出了一個鼓勵的微笑。

 

  「加油。」

 

  「還不是託妳的福。」娜美沒好氣的白了羅賓一眼,羅賓的笑意好像又變得更加淘氣了一些,但是娜美已經不想搭理羅賓的跑開了,她端好新娘的茶點,轉身便往新娘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羅賓若有所思的注視著娜美離開,從魯夫那裏回來後,娜美臉上就一直散不去的紅暈,使羅賓臉上的笑意又更深了一點。

 

  二樓走道盡頭最裡面的一扇白色門扉上,懸掛了一個用紅玫瑰、紫陽花等花朵編製而成的美麗花圈,它是象徵愛情的聖物,祝福這場婚禮會有一個完美的結束,這裡就是今天的女主角所在的房間,娜美深呼吸了一口氣,伸出手在門板上輕敲了幾下。

 

  緊接著,一個溫婉細緻的聲音,自門後傳來:

 

  「請進。」

 

  推開陽光溢縫的門扉,一陣清新的花香淡淡飄出,門後的新娘室內,簡單樸雅的陳設,小房間內的一隅堆滿了賓客贈送的花束及禮物,整個室內充盈繚繞了溫暖祝福的氛圍。

 

  一抹美麗的雪白身影恬靜在透光的窗邊出現,帶著花的芬芳與愛情的紅潤,在溫煦的春息中綻放,洋溢著世界上最幸福的氛圍,披著白紗的新娘在陽光與溫熱的包圍中,靜靜的站立著。

 

  窗外是街景,窗內是光影;房間內除了新娘以外,沒有其他人在。

 

  「愛莉希雅小姐,茶點送來了。」

 

  娜美壓抑住心中對眼前這位美麗新娘的驚嘆,小心翼翼的將茶點放到一邊的桌上,此時已經披上白紗的新娘回過頭來,對娜美嫣然一笑:「謝謝妳。」

 

  「不客氣。」娜美居然感到有點悸動,今天在場的所有女子,都不及眼前這位新娘十分之一的美麗。

 

  「妳是今天來打工的伴娘嗎?謝謝妳,我的朋友們剛好都臨時有事不能到場。」

 

  名為愛莉希雅的女子忽然開始跟娜美搭起話了。

 

  「這不算什麼。」娜美爽朗的回答,眼前的這名女子親切得很舒服,讓人無法討厭。

 

  「我該怎麼稱呼妳呢?」

 

  「我叫做娜美。」

 

  「娜美小姐…真是個豪邁爽朗的人呢,感覺一點都不像是一般的女孩子。」

 

  娜美微笑不答,心想如果告訴她我是海賊她八成會嚇壞吧?這個女孩一看就知道是個在好人家長大的女孩。

 

  如果將來我也有機會當一位新娘,我也能夠變得跟她一樣美麗嗎?想著想著,娜美不知不覺中對著眼前這名新娘露出了微微憧憬的迷戀神情。

 

  也許,與心愛的人結婚成為世界上最美麗的新娘,真的是所有女孩子內心深處的最終的美夢吧?

 

  「娜美小姐以前有參加過婚禮嗎?」

 

  新娘子似乎很喜歡娜美,居然開始跟她閒聊了起來。

 

  「很小的時候,跟姊姊一起到附近的教堂去看過。」

 

  娜美又再度回想起莉莉的笑臉,微笑的這麼回答道。

 

  「這樣啊…」

 

  「愛莉希雅小姐不趕快準備一下嗎?婚禮的時間就快要開始了。」

 

  娜美對眼前這位新娘的從容不迫感到有點意外,沒想到愛莉希雅居然一副一點都不緊張的樣子笑答道:「請放心,婚禮一定會延遲的,因為新郎是個迷糊蛋,他搞不好到現在連結婚會場都還沒找到呢…我還記得之前他為了跟我下跪求婚時,因為不小心撞到門結果摔了好大一跤而骨折,後來在醫院裡躺了一個月才終於完全康復,婚禮也只好延後了一個月,真的是被他給打敗了,哈哈……」

 

  「咦?」娜美吃驚的看著新娘子一臉無奈卻很甜蜜的神情,感到有點意外:「那他不就是個笨蛋?」

 

  「哈哈,是呀,他真的是個很笨的笨蛋。」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新娘臉上幸福的神情,卻說明著她一點也不介意。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還要跟他結婚呢?」娜美忍不住這麼詫異的問道。

 

  「怎麼說呢?應該是因為…」新娘甜蜜一笑:「實在無法放下他不管吧?雖然常講著一些熱血沸騰的話,但是在生活還有許多方面尚其實都只是一個大笨蛋,不管他的話他真的會死掉的!哈哈…」

 

  不知為什麼,這番話讓娜美想起了魯夫,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個溫柔的微笑。

 

  「總覺得…跟某人好像呢…」

 

  「某人?是娜美小姐喜歡的人嗎?」

 

  「什麼?我、我才不會喜歡上那個笨蛋呢!只是昨天晚上,他說了很奇怪的話,讓我到現在都還有點介意………」

 

  不對,是非常介意。

 

 

 

 

  那是昨天晚上飯後發生的事,晚餐後令人滿足與悠閒的時光,非常難得的,附設高級吧檯的廚房裡碰巧只剩下她一個人。

 

  一邊享用著香吉士為自己特製的清涼果汁,一邊翻閱著平攤在餐桌上的航海日誌,每一頁都紀錄著這些日子以來所有的點點滴滴,娜美正獨自享受著每翻一頁就翻出了好多快樂回憶的樂趣。

 

  『娜美,妳在看什麼啊?』忽然魯夫推開了廚房的艙門走了進來,看到娜美一個人不知道在看什麼看得很開心,便這麼好奇的問道。

 

  『我在看航海日誌啊,你想看看嗎?』雖然她只是隨口問道,但是沒想到魯夫竟真的湊了過來。

 

  『真的嗎?我也要看!』

 

  魯夫一瞬間突然變得非常靠近,娜美雖然稍微愣了一下,但是沒說什麼。

 

  『哈,娜美妳看!這頁有索隆睡著的照片耶!這傢伙的臉好蠢喔?真是個笨蛋耶!哈哈哈…』

 

  『你這個大笨蛋最沒資格說別人啦!』

 

  不知不覺中,船長與航海士兩人在空無一人的廚房內,一邊翻著航海日誌,一邊開始津津有味的討論了起來,就這樣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

 

  『哇沒了耶!』當翻到最後一頁時,魯夫感到很失望的這麼驚呼道。

 

  『沒辦法啊,等之後有新的冒險才能再新增上去,現在也只能到此為止囉!』娜美邊笑邊闔起了未完成的航海日誌,看著魯夫那張失望的臉,覺得非常有趣。

 

  『吶吶、娜美,冒險結束以後,再繼續幫我們寫日誌吧?』

 

  『你在說什麼傻話啊?我本來就會繼續寫下去啊,只要我們一直冒險下去的話…』

 

  『我不是說這個啦!』魯夫打斷了娜美的話,意外的,魯夫臉上出現了一個非常認真的神情:

 

  『我是說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冒險喔!』

 

  『啊?你、你在說什…』

 

  魯夫的笑容依然是那麼燦爛天真,只不過,好像又多了些溫柔。

 

  『在我幻想過的每一個未來中,每一個畫面都有妳耶!吶,好嗎?』

 

  好嗎?

 

 

 

 

  「那麼娜美小姐妳的回答是什麼呢?」

 

  聽完娜美的述說,愛莉希雅沉思了幾秒後,微笑的這麼問道。

 

  「我…不知道…」

 

  「妳所幻想過的未來中,有魯夫先生的存在嗎?」

 

  「我……」

  

  「如果有的話,」愛莉希雅的笑容又更深了一些:「那答案不就很明顯了嗎?」

 

 

 

 

  「娜美,要準備入場囉!」

 

  身旁羅賓溫柔提醒的聲音將娜美瞬間從失神中拉回了現實。

 

  「喔、喔,好的!」

 

  擔任這場婚禮伴娘的她們目前正佇立在新娘的身後,眼前的教堂大門敞開,前方的新娘回頭對娜美露出了鼓勵的一笑:「娜美小姐,要加油喔!」

 

  娜美感到有點不好意思的對她點頭微笑。

 

  婚禮進行曲的音樂在樂隊的演奏下緩緩的自場內響起,終於到了進場的時機了,新娘子緩緩邁出步伐,手持捧花,優雅的朝紅毯的盡頭走去,身後的伴娘們也馬上跟上,捧著結婚誓詞的牧師與緊張興奮的新郎就站在那裡,等走到那裡,這場婚禮就正式開始了。

 

  「欸欸,今天的婚禮怎麼延遲了那麼久啊?」

 

  「你沒聽說嗎?聽說是新郎找不到結婚會場…」

 

  「什麼?太誇張了吧!」

 

  教堂內的長椅上擠滿了人,跟著新娘行進的途中,走道兩旁的長椅上傳了來賓們竊竊私語的交談聲,娜美不禁會心一笑。

 

  「娜美────!」走道左邊傳來了混在人群中的魯夫興奮異常的喊叫聲,娜美紅著臉朝一臉傻笑的魯夫狠瞪了一眼要他閉嘴,回頭又看見羅賓愈發好笑的神情。

 

  莊嚴神聖的婚禮上,牧師慢條斯理的對著新人宣讀著結婚的誓言,所有人都屏息聆聽,伴郎與伴娘們也分別靜立於講台的兩旁。

 

  「約克先生,從今日起,你願意此生與愛莉希雅小姐相伴,無論好與壞、富足貧窮、有病無病都要愛她、珍惜她。你願意立下如此莊重的誓言嗎?」

 

  「我願意。」(I DO。)

 

  「愛莉希雅小姐,從今日起,妳願意此生與約克先生相伴,無論好與壞、富足貧窮、有病無病都要愛他、珍惜他。妳願意立下如此莊重的誓言嗎?」

 

  「我願意。」(I DO。)

 

  「我現在宣布你們兩人成為正式的夫妻。」

 

 

 

 

  婚禮結束後,樂隊演奏起了更為歡樂輕快的音樂來歡頌這美好的一刻,兩位新人在眾人的簇擁下一起走出了教堂,教堂外是一片歡聲雷動,美麗的彩帶與花瓣紛紛漫天降落,在晴朗蔚藍的天空襯托之下,遍地灑滿了幸福快樂的結局氣氛。

 

  「娜美────!」

 

  魯夫一邊穿越人群一邊大聲呼喊著朝娜美的方向擠了過來,原本站在娜美身旁的羅賓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魯、魯夫?」

 

  「嘻,」魯夫笑著拉起了娜美的手:「一起回船上去吧!」

 

  「嗯…等一下。」

 

  「怎麼了嗎?」

 

  魯夫詫異的回頭看著一臉好像終於下定了什麼決心的娜美。

 

  「我願意。」(I DO。)

 

  「啊?」

 

  「昨天的回答啊!我說我願意啦!」

 

  娜美終於紅著臉,鼓起勇氣對魯夫大叫,震耳欲聾的人群聲淹沒了兩人的聲音,魯夫呆愣的盯著娜美,由驚訝轉為驚喜的表情好像這個世界突然失去了全部的聲音。

 

  「娜美小姐!快接住它!」

 

  愛莉希雅小姐對著娜美喊叫的聲音從人潮的中心傳來,緊接著,一束艷麗的新娘捧花不偏不倚的凌空朝娜美的方向飛了過來,所有人的目光一齊隨著捧花飛翔的視線看了過去。

 

  「哇!」娜美反射性的騰出一隻手就要去接住那束朝自己飛過來的捧花。

 

  『娜美,妳知道嗎?聽說,如果接到了新娘捧花,就會是下一個結婚的人喔!』

 

  就在此時,站在對面的魯夫突然強烈將她拉進了懷中緊緊抱住,娜美的下巴被魯夫高高抬起,向上望去的視角,除了魯夫灼熱的視線外,正好看到一群白鴿翱翔過魯夫身後那片蔚藍的天際,彷彿離未來是那麼的接近,娜美不自覺的輕輕墊起了腳尖……

 

  『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就在捧花正好落到娜美手中的瞬間,她彷彿聽到了,主持婚禮的牧師,最後在教堂裡慈祥的聲音。

 

  噹…噹…噹……!

 

 

  還有名為愛情的鐘聲,正在敲響的聲音。

 

 

 

 

 

  【THE END OF-I DO-】

------------------------------------------------------------------------------

[後記]:

  一樣是舊文,這篇的船長描寫感覺比較像2Y,BE文之後來個HE,感謝閱讀:))

 

 

創作者介紹

雨陽天(停機中/我還在)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