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相見,其實卻沒有什麼特別的話語好說,

  只因為邂逅了一種一眼就能辨識的絕對美麗,

  不得不說服自己必須相信吾等不過是天涯無盡處裡的一隻渺小螻蟻,

  翻天覆地的洗心與革面,鄭重接受『汝之言行與存在實在具愚不可及』的敕令,

  在風與原野與神話與詩歌的淘澄之下,再也無法言不由衷,

  站在恆河邊,站在美索不達米亞的平原,站在謳歌烏魯克神殿的歷史巨擘的神的腳邊,

  對,那是神,是一個鐘聲,是一個夢,是一個絕對美麗的世界,

  見面的本身即已達到了觸碰美夢的開始與終焉,

  於是極目遠眺,於是終於發現,

  於是眼前的少年不是少年,而是一汪兒時依傍過的清淺湖月。

 

 

  在水中我願捧著滿懷的鮮花,以小舟與詠嘆輕駛過那寧靜美好的湖月,

  在岸中我願予以身心,予以那鐫刻,予以那永恆的神殿,予以那世間絕對的美麗,

  因為,這是我所能給予的所有的最深刻乞求之中,最真誠撼動的極致。

 

 

  聆聽你的悲傷、聆聽你的歎惋、聆聽你的頌揚、聆聽你心淵裡那沒有終結的千山萬水,

  請賜予我更多無窮無盡的美麗吧,請令我流下更多無窮無盡的淚,

  絕對的神啊,我是如此的深愛著你,超越了所有的執著與迷戀,

  因為你是如此如此的,絕對美麗。

 

 

 

2014.2.25. 率觚

 

 

 

PS.這篇與宗教無關,只不過是不可理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率觚 的頭像
率觚

雨陽天(停機中/我還在/杏林春暖❀/生而美好/我心如初/往前走就會遇到幸福)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