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為妳搖曳】
     -敬妳芬芳-

By神風(率觚)

.佛朗基X羅賓
.海賊同人衍生原創小短文

-------------------------------------------------------

  我們都是背負著罪惡的人,戴罪之人自然會明白,真實的罪惡是沒有輕重之分的;所以…

  『時間讓人遺忘,是人間悲苦最好的解藥。』

  互舔傷口才會變得如此重要。

+++++++++++++++++++++++++++++++++++++++++++++++





  因為善良,所以破碎。







  一望無際的大海與藍天之間有著千萬丈的距離,在那距離疑似綿延不盡的最終之處有熱烈爽朗的陽光迎面照耀,離開水之七島後,嶄新的草帽海賊團所搭乘的海賊船──千陽號吵吵鬧鬧的初旅,就是在這樣的一幅明亮的前景中,昂首闊步的前進。

  在結束了夥伴離開與背叛的厄夜後,朝大夥面前迎來的,是日復一日的美好陽光。

  「吶、羅賓~再說一個故事給我聽嘛~」

  船長魯夫的聲音任性的自甲板傳來,早就對魯夫這種偶發的任性習以為常的眾人個字繼續忙碌著自己的事,當然,除了香吉士。

  「不要騷擾羅賓小姐,你這個臭魯夫。」話才說完,端著裝滿點心的托盤剛走到趴在地上的魯夫身邊的廚師──香吉士就朝他們那個毫無威嚴的船長頭上踢下去,「哎喲!」魯夫慘叫了一聲,接著香吉士在轉瞬之間變換了臉孔,諂媚討好的對羅賓說:「噢~小羅賓~充滿我全部愛情的完美點心已經為妳做好了~請您溫柔的吃下去吧~就像吃掉我對妳膨派洶湧的愛一樣~(心)」

  講到興奮處居然全身不自然的扭舞了起來。

  「真不愧是騷擾的專家,變態花癡廚子。」在一旁的陽光下擦拭著劍身的綠髮劍士──索隆頭也不回的說著。

  「你說什麼!?可惡的臭綠藻頭!!」眼看香吉士又要噴火了,草帽海賊團內部的小戰爭一觸即發。

  「好了沒啊你們幾個?難得今天天氣這麼好,讓別人安靜的做事可不可以啊?」特地把書桌跟繪圖工具都搬到戶外進行繪圖工作的娜美沒好氣的說著,桌旁一盤精緻的蛋糕點心及檸檬茶無疑是香吉士剛剛奉上的。

  「是的!遵命!娜美小姐~臭綠藻!今天就看在娜美小姐的分上暫時先放過你!」

  「隨你的便。」

  就在香吉士回頭作勢又要跟索隆打起來時,忽然想起自己特地端著托盤上甲板的任務,華麗的一轉身又對正在盪鞦韆的羅賓擺出討好的嘴臉:「對不起啊小羅賓~我現在馬上就把妳的點心送過去!(心)」

  「欸,謝謝你,香吉士。」羅賓優雅宜人的微笑著,香吉士覺得他全身的骨頭都要酥掉了。

  「啊~無聊死了~」軟趴在人工草皮上的魯夫又回到了最初的話題。

  「無聊的話就釣魚去,少在這邊煩我的小羅賓,對吧~(心)」香吉士將點心托盤安置在羅賓身旁的小圓桌上後,順腳踢了一下魯夫,然後又轉頭對羅賓露出諂媚的嘴臉,遠遠的正在曬藥草的喬巴身邊跟佛朗基一起研究改良武器的騙人布忍不住默默的想:「真是神技。」

  「不要!羅賓說故事給我聽嘛!之前不是有說過嗎?我現在要聽我現在要聽啦!」不知道為什麼自從離開水之七島後魯夫似乎比平常愛纏羅賓,船長的任性毛病又開始發作了,眼看廚師又要開扁了。

  「喂,我說你啊…」

  「好啊,」打斷了香吉士對船長的恫嚇,羅賓微笑著看向魯夫,一邊隨手翻閱起了攤在自己腿上的那本厚重的書籍:「船長想聽什麼樣的故事呢?」

  倚坐在鞦韆上看書的黝黑美女靜靜的微笑,修長的腿安適的閒晃在坐板距離蔥綠的人工草皮之間空白的距離,腳尖若有似無的輕點著柔軟的草地,和徐的海風拂起,彷彿能看見鞦韆繩與她柔軟髮絲在陽光中輕輕的搖曳。

  這鞦韆是佛朗基為了新旅程而添增的禮物,顯示出了在以往的航行中絕對不可能擁有的樂趣。

  羅賓真是太美了,在這幅美景中,在陽光中一邊看著書一邊輕盪著鞦韆,完全襯托出了她靜雅閒適的獨特氣質。

  不過這艘船上大概最不懂得欣賞美麗事物的人應該是非魯夫莫屬了,此時剛聽到羅賓答應的魯夫像是突然回復了活力,開心的叫了起來:「我要聽船匠跟青蛙的故事!」

  「欸?為什麼是這個?」娜美詫異的回頭看著興奮異常的魯夫。

  「因為啊~我們不是才剛有船匠加入嗎?而且怪獸婆婆那裡的那隻青蛙讓我好在意啊!吶吶、羅賓,我要聽船匠跟青蛙的故事啦!」提出無厘頭要求的魯夫無厘頭的笑說著。

  「完全搞不懂你在想什麼,你是白癡啊?」騙人布白了魯夫一眼,跟平常一樣冷靜的吐槽。

  「羅賓,妳不用理他沒有關係的。」娜美冷冷的說,其他人也很有默契的點頭附和。

  「『船匠和青蛙的故事』嗎?呵呵..」羅賓笑呵呵的著複誦著魯夫的要求,魯夫則滿臉期待的看著她。

  「我知道了,交給我吧!」(笑)所有人都詫異的抬頭。

  「我也要聽我也要聽!羅賓我幫妳推鞦韆!我也要聽故事!」喬巴可能也是閒得荒了,一聽說有故事可以聽便三步併作兩步的跑了過來,並且自告奮勇的要替羅賓推鞦韆。

  「那就麻煩你了,喬巴。」對著在身後努力踮起腳尖幫自己推動鞦韆的喬巴,羅賓依然步不改微笑的說著,在微風細語的搖曳中,眾人不知不覺中都漸漸的放輕了手邊的動作。




  「『......很久很久以前,在某個廢船島上住著三位手藝很好的船匠、一位人魚秘書和一隻青蛙,他們就像一家人一樣一直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老船匠就像是這個家的父親,總是笑呵呵的、非常溫柔慈祥的看著大家,二船匠和小船匠是一對很愛吵架但是感情很好的兄弟,人魚秘書是大家溫柔美麗的母親,青蛙是這個家最愛的寵物,在小船匠的指導下學會了自由式的游泳方式。

  廢船島是一個美麗的地方,而船匠一家人為這個地方造出了許多美麗而堅固的船,過著非常幸福快樂的日子。

  有一天,下了一場很大的雨,看到下雨很興奮的青蛙跑出了家門,過了好多天都沒有回來,小船匠跟他的哥哥非常擔心,於是便趁雨停的時候一起出門去找他們的青蛙了。(說到這邊時魯夫想打岔,被香吉士狠狠的踢了一腳)

  但是他們在整個廢船島跟附近東找西找,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他們的寶貝青蛙在哪裡?眼看天又快要下雨了,兩個小船匠緊張得不得了,只好擴大了搜索範圍,希望能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就在這時,小船匠的哥哥發現到地上有青蛙踩過的腳印,他叫住了小船匠兩個人一起跟著腳印尋找,找著找著,居然找到了一處位在島中城市中的一個小公園裡的盪鞦韆邊。

  喔,原來他們家的青蛙正在羨慕的看著公園裡的小朋友盪著鞦韆呢!但是那隻青蛙不是普通的小青蛙,牠的身體太龐大了,沒有辦法坐到小朋友坐的鞦韆上跟大家一起玩,所以只好在旁邊羨慕的看著小朋友玩耍。

  看到這幕情景,小船匠跟哥哥便默默的回家了。

  眼看一轉眼太陽就快下山了,小朋友也都各自跑散回家了,青蛙又留戀的看了看鞦韆,既沮喪又無奈的跳著回家了。

  就在快接近家門口的時候,青蛙發現門口好像有什麼不對勁?於是牠跳近一看,咦?居然有一個大鞦韆放在牠家門口耶!原來是小船匠和哥哥在發現青蛙想盪鞦韆的心願後,悄悄回家,用廢船島附近的廢木材跟金屬特地做了一個大鞦韆要送給青蛙,小船匠還很用心的在鞦韆坐板底下畫了一隻很可愛的青蛙圖樣。

  這時小船匠和哥哥一起從屋裡走出來對青蛙咧嘴笑著,靦腆的問了一句:『喜歡嗎?』

  那天的傍晚,青蛙就跟小船匠還有哥哥一起快樂的盪起鞦韆,他們一起盪得好高好高、好久好久,一直到太陽下山、月亮出來了,他們才開開心心的回到屋子裡。

  隔天他們又過起了跟平常一樣幸福快樂的生活,但是那個鞦韆,卻成為了彼此心中最美好的回憶.........』」




  「說完了。」羅賓笑著闔起了書本,眾人宛如大夢初醒般的回到了現實,喬巴差點忘了去推羅賓的鞦韆。

  「好浪漫的故事...」娜美難得一臉憧憬的笑說,喬巴也點頭附和著。

  「哪裡浪漫了?」索隆冷冷的說,又被香吉士狠瞪了一眼。

  「閉嘴,你這個不解風情的臭綠藻,小羅賓別理他,接下來說一個我跟妳之間的愛情故事吧~(心)」

  「根本就沒有這種故事吧。」騙人布冷靜的吐槽。

  「呵呵呵......」羅賓看著大家有趣的反應又呵呵的笑了起來,現場唯一沒有發表意見的佛朗基意外的沉默,羅賓的翡翠般的瞳中一閃而逝過一絲晶亮的光澤。

  「羅賓!這個故事根本就沒有怪獸打鬥的場面嘛!我要聽有怪獸打鬥的啦!好無聊喔!」最初提出要求的魯夫居然不識相的發起牢騷。

  「你剛剛根本就沒有提出要聽怪獸打鬥的要求吧。」騙人布依然冷靜的吐槽,香吉士又一腳朝魯夫飛踢了過去。

  「臭魯夫!羅賓小姐願意說故事給你聽你就該謝天謝地了!居然還敢嫌棄!」

  「哎喲!很痛耶香吉士!」

  「呵呵呵……」


  在一片吵吵鬧鬧中,伴隨著陽光的輕笑,早上悠閒歡樂的時光就這樣過去了。





++++++++++++++++++++++++


  晌午的陽光刺眼得只剩下一點柔和,輕灑在人工草皮上的熱度蒸發掉了晶瑩溼潤的露珠,甲板上一片溫和的寧靜。

  「欸?大家都在啊,羅賓跟佛朗基人呢?」戴著眼鏡並將頭髮綁成一束的娜美一手抱著帳目本一手拿著筆走進了跟吧檯相連的豪華廚房,廚房裡的所有人都抬起頭看著她。

  「羅賓還在上面盪鞦韆呢!佛朗基說要去檢查船體各部分的樣子。」船醫喬巴第一個回答娜美的問題。

  「喔…看不出來她會這麼喜歡那個鞦韆,這幾天都看到她一直在上面邊看書邊盪鞦韆。」娜美喃喃自語的說。

  這時廚房裡除了正在角落抱著三把刀睡大頭覺的索隆以外,其他人正聚在餐桌邊聊天。

  「喲!娜美!妳來的正好!用竹筷插鼻孔大賽就快要開始囉!快來這邊報名!」魯夫在桌旁興奮的朝娜美揮手招呼,很顯然的參加者是跟他一樣興奮的喬巴還有騙人布,娜美冷冷的看著他們的白癡船長:「謝了,你們還是快點開始吧。」

  早上還在喊無聊呢,這麼快就恢復了。

  「娜美小姐~~~~想喝什麼飲料嗎~~~~?喂!你們幾個!我叫你們還廚房是要幫忙的!還不快過來洗碗!」廚房裡的香吉士開心的從吧檯後面轉過頭來,手裡還拿著碗盤跟抹布,原來他正在清洗剛才午餐的餐盤。

  「那就一杯果汁吧,謝了香吉士。」娜美邊坐下邊笑著說。

  「遵命!」香吉士開心的去覆命了。

  「欸?娜美,妳剛剛不是還在上面畫海圖的嗎?怎麼忽然想下來啊?」坐在對面的騙人布疑惑的問。

  「沒什麼啊,天氣變熱了,我想下來不行啊?」娜美用一貫強勢的口氣說道。

  「…當然可以。」騙人布覺得有點自討沒趣的答著。

  「而且我跟你們這些不解風情的大白癡又不一樣,我可不會在那邊當電燈泡…」娜美一邊偷笑一邊小聲的加了一句。

  「啊?妳說什麼?」

  「…我說你們幾個啊,聽完羅賓剛剛說的故事以後,都沒什麼感覺嗎?」娜美用單手支著頭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大家,在場所有的男人們莫名其妙的互看了一眼。

  「沒什麼感覺啊?」

  「所以我才說你們果然是一群笨蛋嘛。」

  「蛤?」眾人又怒又疑惑的對娜美發出怒吼。



  與其說是故事,倒不如說是某人親身經歷的童年回憶還比較準確吧?娜美邊偷笑邊默默的想著,大家則是一頭霧水的看著她


  掩飾尷尬的笑語中,藏著一抹若有似無的曖昧不清,悄悄的,在甲板的陽光中,靜靜萌芽。






+++++++++++++++++++++++++++

  切換到甲板上的場景,羅賓還是維持著同樣的姿態,一邊看書一邊搖著鞦韆,地上擺著香吉士換上的葡萄酒跟高腳杯,四周是寧靜的,沒有一點吵雜的聲音。

  這時忽然一個高大的影子擋住了羅賓看書的光線,羅賓抬起頭來對著扛著幾根粗大木頭經過的佛朗基頑皮的微笑。

  「你好啊,船匠先生。」她只是覺得很新鮮想試著這樣叫他看看,佛朗基冷冷的點頭,看起來好像嘟著嘴在生悶氣。

  「生氣了嗎?」美麗的考古學家瞇起了彷彿能夠通曉一切雙眼,明知故問的說著。

  「…妳這傢伙,怎麼可以把別人當作秘密告訴妳的超~級~回憶,嗯~擅自當成故事說給大家聽呢?」用力把墨鏡往上一推,佛朗基終於用他招牌的下睫毛跟大小眼表達出今天一整天悶悶不樂的原因了。

  看著佛朗基質問自己的樣子,羅賓忍俊不住的噗哧了一聲。

  「原來你在意的是這個啊?」

  「嗯~超~級~!這是當然的吧,超級~的我明明都超級~的交代過妳不可以讓其他人知道了。嗷嗚!」佛朗基一邊質問還一邊擺出各式各樣的變態動作,不過羅賓似乎一點也不在意。

  「沒辦法呀,船長的要求實在讓人一時找不到方法拒絕,我只好靈機一動假裝一下了。對不起呀~」羅賓帶著笑意的聲音這次加入了一點點懇求的感情,看著羅賓那張仰望著自己的笑臉,佛朗基的眉毛顫動了一下。

  「可以麻煩你,幫我推一下鞦韆嗎?」

  「哼,竟然膽敢使喚我這個水之七島的地下老大,妮可羅賓。」佛朗基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卻放下了手中的材料走到了羅賓的身後,背對著對方,羅賓的笑意更深了。

  「呵呵~既然知道我以前是作過情報的,把秘密交給我時就該設想到會有今天這種情況了吧?」

  「以前妳是不得已才去幹情報的吧,在本大爺的眼中妳只不過是個普通的女人。」

  「呵呵……」

  羅賓笑而不答,佛朗基默默的伸出那雙大得異於常人的手掌,在羅賓的背後輕輕的推了起來,羅賓所乘坐的鞦韆也隨之開始搖曳。

  陽光與風也一樣,輕輕的,開始搖曳。

  「我知道的喔,這個鞦韆是特別為我做的禮物。」陽光與風之中,羅賓忽然平靜的說道。

  「啊?已經被妳發現了啊?我在鞦韆坐板底下畫的那朵花不錯吧?」佛朗基的口氣似乎聽起來很得意,一開始他在千陽號上加裝這個盪鞦韆時,是因為腦海中閃過了眼前這名女人邊盪鞦韆邊看書的情景。

  「是的,非常美麗。」抓著鞦韆兩邊的吊索,考古學家溫柔的回應著。

  那樣溫柔而放鬆的神情,讓佛朗基不禁回想起他們第一次的真正見面,在海上列車的押解車廂上,那張孤獨、冷漠的神情,當時她眼中極力壓抑的恐懼與不安,直到今天他仍忘不了。

  「跟妳以前是什麼樣的人無關,會想告訴妳我跟艾斯巴古還有橫綱的往事,純粹是覺得…妳跟我很相像而已。」

  「呵呵……還真是令人愉快的恭維啊。」

  當然,她也一樣忘不了,第一次見面時,他眼中極力壓抑的痛苦與絕對的率直。

  鞦韆上與鞦韆下的交談還在悄悄繼續,兩人之間似乎吹起了一絲溫柔甜蜜的微風。

  「喔,是嗎?」

  「當然囉,不然還有什麼?」

  陷入彼此的回憶中會更加明瞭;我們都是背負著罪惡的人,戴罪之人自然會明白,真實的罪惡是沒有輕重之分的。



  『就這樣背負著歐哈拉的罪惡,就這樣苟延殘喘的活下吧,妮可羅賓。』

  『如果湯姆師傅因此而死!那我…那我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你的────佛朗基────!』




  沒有太多的語言,但雙方彷彿隱約都知道對方正在想什麼。

  「一切都會過去的,時間讓人遺忘,是人間悲苦最好的解藥。」佛朗基偶然想起不知是誰曾經對他這麼說著,然而兩人的心裡是同時這麼想著。

  「是的…」


  因為善良,所以破碎。
  有時候為了更加堅強的活下去、走下去,不知不覺中,互舔傷口變得越來越重要……


  「不過,可別以為本大爺會輕易饒過妳洩漏本大爺的回憶這項罪行!」

  也許是一向不喜歡這種哀傷的氣氛,也或許是感到有些尷尬,佛朗基用記仇般的言語打破了浪漫氣氛的醞釀,查覺到對方心情的羅賓,嘴角再度掀起了狡黠的微笑。

  「那麼,」站起身,她從鞦韆上離開,將書本留在坐板上,俯身拾起廚師遺留在地上的酒杯級美酒,轉身面對已經沒有用墨鏡遮住眼睛的佛朗基柔聲的說:「把這杯酒乾了,我們就言歸於好好嗎?」

  「啊?妳忘了本大爺除了可樂以外什麼都不喝的嗎?」

  「乾杯!」羅賓已經自顧自的往酒杯裡斟好了半杯酒,把其中一杯推入了佛朗基張開的手掌中,並快速的用自己的酒杯與佛朗基輕輕碰撞,發出了清脆的乾杯聲。

  「喂喂我說妳啊……唔!」

  話還沒說完,也不管對方有沒有正要把酒喝下的意思,羅賓忽然昂起了頭,猛然越過佛朗基與酒杯之間,漆黑而烏亮的髮絲在腦後隨風搖曳,在唇與唇相碰的瞬間,美麗的考古學家輕輕踮起了腳尖。


  在那空白與甜蜜的瞬間,彷彿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聲音。遠遠的從甲板上看過去,就像看到了兩個捧著酒杯、一高一低、曖昧不清的模糊身影,在陽光的縫隙中緊緊接合。

















  「…這樣,可以原諒我了嗎?」










  空白瞬間凝結甜蜜的最後,彷彿預告未完結一般的,酒杯裡的美酒晶瑩寧靜的晃樣,主動吻了男人的女人,是這麼柔聲的説著。









【THE END OF 【輕輕,為妳搖曳】-敬妳芬芳-】
-----------------------------------------------

[後記]:
  "然後,大海也醉了"
  我很想在最後接這麼一句話,不過想一想還是算了,我覺得我選了兩個非常會隱藏感情的角色來挑戰,這讓我苦惱了好久,尤其是佛朗基,他真的是在海賊裡面我遇過最難揣摩的角色,果然變態的心理世界真的很難懂啊~~(遠目(不要找藉口!!
  呵呵~~感謝大家的閱讀,覺得寫得很爛請在下面留言痛罵我,晚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率觚 的頭像
率觚

雨陽天(生而美好/杏林春暖❀/夜的一萬隻眼睛/你達達的馬蹄聲不是美麗的錯誤/竹翼/小王子與他的玫瑰/我會成為你的家/我答應你/光影自由/星光之夜/I DO/2 Years/你是我重整生命的禮物/愛你)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