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率觚 

CP:魯夫X娜美,微索羅

.索羅本插花文

.海賊同人衍生原創

 

 

 

 

 

  『吶、妳知道嗎?喜歡上一個人,只要一個微笑就夠了。』

 

 

 

 

 

  「香吉士──我要吃飯──!」

 

  這是魯夫船長每天早上醒來後會說的第一句話。

 

  「娜美──看到島嶼了沒──?」

 

  這是魯夫船長醒來後會說的第二句話。

 

  「吵死了你這個傢伙!沒看到我現在在忙嗎?」

 

  今日風和日麗,梅利號行駛在無波無瀾的蔚藍海面上,此時正在甲板上用望遠鏡觀察海象的航海士一臉厭煩的回過頭來對著一早剛吃飽就跑上來大吵大鬧的船長生氣的罵道,不過船長仍是一臉無所謂的興奮笑容。

 

  「嘻嘻…島嶼呢島嶼呢?」

 

  「還沒看到啦!你給我去旁邊待著啦!」

 

  娜美再度朝魯夫怒吼,真是的只要這傢伙在旁邊根本就沒有辦法好好做事嘛!

 

  「欸────?」

 

  船長發出了失望的長嘆後,馬上得到了航海士的怒瞪加拳頭。

 

  「魯夫真的好勇敢啊…娜美明明都那麼兇的罵他了說…」這時正好幫騙人布搬著修理梅利號的木材經過甲板的船醫喬巴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這麼說道。

 

  「別管他啦,那小子本來就沒神經,我看這艘船上唯一敢惹娜美第二次的傢伙除了他沒有別人了吧?」騙人布看都不看魯夫一眼冷冷的說道,一邊用木槌用力敲打著釘在船板上的鐵釘。

 

  「船長他…該不會…是故意想引起航海士小姐的注意吧?」

 

  這時不知為何正好端著喝完的咖啡杯經過騙人布與喬巴身邊的羅賓笑盈盈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欸!真的假的?」

 

  喬巴驚訝得眼睛都飛出來了,騙人布則是皺著眉頭露出了一個『怎麼可能』的表情,考古學家笑得更開心了。

 

  「呵呵…誰知道呢?」

 

  說完羅賓又笑盈盈的離開了,留下了一臉驚恐不已的喬巴。

 

  看著羅賓神祕而來又神祕離去的曼妙背影,喬巴忍不住喃喃的說了一句:「總覺得…羅賓好像什麼都知道呢…」

 

  「喬巴,給我釘子。」(騙)

 

  「喔!好的!」(喬)

 

  但是騙人布向他下指令的聲音很快的就讓他忘了羅賓剛剛說的話,耀眼的陽光在海面上折射成粼粼波光對夢想微笑,曖昧中的甜甜氣息,還有有多少人嗅到了呢?

 

 

 

 

  「娜美───咦?娜美呢?」

 

  時空場景交換,很快的來到了前往蒙布朗庫力凱住所的途中,打開艙門從船艙裡衝出來的魯夫第一句話就是叫著娜美,不過甲板上沒有任何人回應,除了天空中海鷗飛翔而過順便留下的鳴叫聲以外,什麼都沒有聽到。

 

  「奇怪了?香吉士明明跟我說娜美在外面的啊…」

 

  魯夫困惑的往甲板上四處張望,這時忽然聽到了從橘子樹叢那邊傳來了娜美與索隆交談的聲音。

  「找到了!娜…」

 

  船長開心的就要揮手呼喚她。

 

  「…沒來由地…討厭…同伴…這樣很奇怪。」

 

  但是娜美的話語讓他中斷了興奮的呼喚。

 

  「…妳在說什麼東西啊…」

 

  索隆的聲音也傳來了,緊接著後來又傳來了一些窸窸窣窣的交談聲,不過因為距離太遠魯夫都聽不到,只剩下甲板上羅賓悠閒躺在涼椅上翻書的聲音。

 

  「………」

 

  船長沉默了一會後,便再度關門走進了船艙。

 

 

 

 

  當天晚餐後,在庫力凱大叔的屋內歡天喜地的開著上空島前的宴會開到一半,原本跟大家一起在屋內狂歡的娜美忽然起身離席走出了屋外,原本跟大猿兄弟搶肉吃搶到一半的魯夫一看到這幕,居然也立刻跟出了屋外。

 

  「嗯…外面真舒服…」

 

  走到戶外的娜美舒服的伸伸懶腰,用力的深呼吸了一口戶外的清新空氣後忍不住舒暢的這麼說道,裡面的臭男生們大吵大鬧的聲音震得她的耳膜都快破掉了,不出來透氣一下怎麼行?

 

  「娜美──!」

 

  這時魯夫的聲音突然從背後傳來,把娜美嚇了一跳。

 

  「魯、魯夫?你出來做什麼?」

 

  月光下魯夫的表情跟平常沒什麼兩樣,但是卻一副好像有什麼想不透的認真模樣,背後的庫力凱大叔屋內所透出來的光影及噪音,讓魯夫背光的神情顯示出有些欲言又止的違和。

 

  「今天早上…妳跟索隆在甲板上說什麼啊?」

 

  「咦?你很在意嗎?」

 

  娜美有點驚訝的看著魯夫,很意外他居然會介意這種事情,後者則是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彷彿只想知道答案。

 

  「沒有啦,我只是跟他說羅賓的事,叫他對羅賓的態度友善點,畢竟大家都是夥伴了嘛!老是這樣劍拔弩張的不太好吧?」

 

  娜美簡略的將早上跟索隆對話的內容轉述了一遍給魯夫聽,一想起索隆那張固執的臉孔娜美忍不住又皺起了眉頭。

 

  「原來如此!」

 

  魯夫突然露出了一臉釋懷的開朗笑容,把娜美弄得更困惑了。

 

  「什麼啊?真不懂你在笑什麼耶?不要說得那麼輕鬆,身為船長的你好歹也注意一下船員之間的相處情形吧!」

 

  娜美闊步走到了魯夫的面前用指尖用力的戳了他的額頭兩下,但是魯夫仍是一臉豁然開朗的傻笑,好像終於解開了心中什麼謎團一樣的輕鬆愉快。

 

  「別擔心啦!索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就好啦!哈哈哈哈…」

 

  魯夫說完後居然大笑了起來,看著自家船長這副無所謂的樣子,娜美只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好吧…你說的也是啦…」

 

  「趕快一起回去開宴會吧!不然大家要把肉吃光了!」

 

  魯夫冷不防拉起了娜美的手大笑著說道。

 

  「我自己會走啦!不用拉著我,你到底是有多急著回去吃肉啊…」

 

  「嘻嘻嘻…」

 

  被墨色潑黑成一片的夜空中,數點星光閃爍,船長開朗的笑聲與航海士語帶無奈的嘆息聲,在晚風中輕輕調佐著溫和的夜色之下,一前一後的兩人最後一起回到了屋內。

 

 

 

 

XXXXXXXXXX

 

 

  「最近索隆跟羅賓的關係好像變好了很多耶…」

 

  娜美又在說索隆跟羅賓的事了。

 

  原本正在測量室專心畫著海圖的她,忽然回想起之前在空島上神.艾涅爾把羅賓電擊打倒後,立刻小心翼翼接住羅賓的索隆忿忿不平殺向艾涅爾的樣子,娜美忍不住這樣喃喃自語的說道。

 

  躺在一邊無所事事的滾來滾去的魯夫這時忽然停止了滾動,抬起頭來回應她:

 

  「我不是說了讓他們自己解決就好了嗎?娜美真的很愛窮緊張耶!」

 

  娜美朝魯夫的方向瞪了一眼,這小子最近似乎常常在自己的身邊打轉。

 

  「你幹嘛一直待在這邊啊?去甲板上跟騙人布他們玩啦!很礙事耶!」

 

  「嘻嘻…我才不要,我就是想要待在這邊。」

 

  船長任性的回應,令航海士再度皺了眉頭。

 

  「…隨便你,要是敢打擾本小姐畫海圖的話我就扁你!」

 

  娜美語帶恐嚇的說道,看都不看魯夫一眼,不過船長仍然一副無所謂的大笑著。

 

  「哈哈哈…索隆應該是喜歡羅賓吧?」

  殊不知船長突如其來的震撼發言讓娜美嚇得立刻停下手邊動作抬起頭來看他。

 

  「你說什麼?」

 

  航海士一臉錯愕的看著魯夫天真無邪、彷彿從來就毫無心機的笑臉,不敢相信自己剛剛從他口中聽到的話。

 

  「他可是那個滿腦子只有劍豪妄想的羅羅亞索隆耶!喜歡…羅賓?怎麼可能啊?」

 

  「怎麼會不可能啊?」

 

  船長那雙彷彿總是比任何人都最先看見問題核心的清澈大眼直率的回應著娜美眸中的困惑,緊接著咧開了一個絕對陽光的燦笑。

 

  「娜美才是什麼都不懂呢!喜歡上一個人,只要一個微笑就夠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娜美被魯夫搞得更困惑了,搞什麼這小子今天看起來特別神秘?

 

  「哎喲──一直這樣滾來滾去的肚子好餓喔──!」

 

  殊不知魯夫突然就這樣結束了話題。

 

  「……你最好滾出去算了。」

 

  於是感覺被耍的娜美只好賞了他一頓飽揍。

 

 

 

 

  時光飛逝、歲月荏苒,在發生了很多很多事以後,很快的來就到了即將離開水之七島的那天。

 

  『你平常要怎麼亂搞是你的自由!離開海賊團是一件這麼簡單的事嗎?』

 

  但是草帽海賊團全體此時卻因為騙人布的歸隊問題而鬧得不可開交,最後索隆威懾憤怒的怒吼震撼了當天在卡雷拉公司臨時休息處內所有人的身心,尤其是身為船長的魯夫。

 

  『…再等騙人布一段時間吧,明天以後我們就離開…』

 

  最後,沉默許久的魯夫像是好不容易才發出聲音一樣的擠出了這句話,彷彿可以讓人看到內心輕微顫抖的背影讓娜美的內心不知為何捏起一陣揪心。

 

  那日深夜,夥伴們幾乎都睡著了,只有娜美仍然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忽然她聽到了有人開門走出去的聲音,坐起身一看發現是魯夫,於是她二話不說也立刻下床穿上拖鞋小心翼翼的跟了出去,沒有驚擾到任何人。

 

  「魯夫?」

 

  外面的夜空一片漆黑,忘了穿上外套的娜美被室外的寒風引起了一陣哆嗦,遠遠的看到魯夫一個人站在月光下孤單的背影,一股無法丟下他不管的衝動洶湧的湧上心頭,娜美想也不想立刻就跑了上去。

 

  「魯夫…」

 

  魯夫好像正在發呆想著什麼事情,居然沒有注意到身後娜美跑過來的聲音,當娜美的聲音近到在背後出現時,他才一副被嚇了一跳的樣子轉過頭來。

 

  「咦?娜美?妳怎麼也還沒睡啊?妳跑出來做什麼啊?」

 

  「我、我才想問你咧!這麼晚不睡覺跑出來做什麼…」

 

  「噓!」

 

  殊不知魯夫這時忽然像是聽見了什麼動靜一樣,伸出一隻手摀住了娜美的嘴巴,另一手將手指放到了自己的唇邊,然後忽然一把扯住娜美往房子的後面躲去。

 

  「魯夫你要幹嘛…」

 

  娜美非常莫名其妙的說著。

 

  「噓!別說話,有人要出來了。」

 

  魯夫仍然一副沒有鬆懈的樣子注意著屋內的動靜,只見這時臨時休息處的房門被咿呀推開,緊接著索隆一臉鬱悶的從屋內走了出來,接著不知怎麼的爬到了臨時休息處的屋頂上,然後一股腦的仰躺下來看著天上的星星。

 

  「索隆…?」

  娜美忍不住輕聲說道,魯夫又朝她噓了一聲。

 

  然後羅賓也出現在屋頂上了,她在索隆的身邊席地坐下,然後兩人好像開始談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彼此間越來越親密的模樣讓娜美看得越來越吃驚。

 

  他們倆個關係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啊?明明之前還是互不交談的狀況不是嗎?

 

  「看來暫時不能回去睡覺了…」

 

  魯夫在娜美的耳邊小聲的說道,娜美這才發現原來魯夫跟她的距離好近好近,而且魯夫目前正以雙手將娜美壓在牆上的姿勢跟她一起躲在屋後的陰影下,娜美忽然臉上感到一陣燥熱的羞紅。

 

  「咦?娜美怎麼了嗎?」

 

  魯夫忽然發現娜美的樣子好像不太對勁,娜美立刻用力的搖了搖頭表示沒事。

 

  「話說妳跑出來做什麼啊?」

 

  魯夫忽然想起了剛剛娜美跑出來的事,於是輕聲的這麼問道。

 

  「…我睡不著…」

 

  娜美小心翼翼的回答,深怕自己會不小心太靠近魯夫。

 

  「這樣啊…我也睡不著耶…滿腦子都想著索隆剛剛說的話…」

 

  娜美抬眼看見了魯夫一臉忽然想起什麼落寞神情,剛剛那種揪心的感覺又湧上來了。

 

  「沒事的…」

 

  娜美輕輕的對魯夫說道,魯夫原本一片茫然的視線突然找到了一點焦距專注凝視著娜美晶瑩的雙眸。

 

  「騙人布…一定會回來的…你也…不會有事的…」

 

  魯夫的眼中閃爍起了陌生的深邃光芒,他對娜美這種突如其來的溫柔安慰感到有點錯愕,而娜美也被情不自禁的講出這些話的自己嚇了一跳,說完後便立刻臉一紅把頭別開。

 

  「為什麼,要讓我回來…想聽你說…」

 

  屋頂處羅賓與索隆的交談聲淺淺深深的在夜風中傳了過來,魯夫跟娜美同時更加緊張的摒住了呼吸。

 

  「…因為我不想讓妳離開…」

 

  索隆低沉的嗓音也傳來了。

 

  這時候一陣晚風凜冽的吹過,穿著單薄的娜美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哆嗦。

 

  「娜美…妳會冷嗎?」

 

  也許是因為距離特別近的關係,一下就注意到娜美在自己懷中發抖的魯夫問了,娜美又搖頭說了一聲:「才不會。」,然而打顫的牙關倒是說明了一切。

 

  看著娜美逞強發抖的樣子,魯夫只是默默的輕輕抱緊了她,無處可逃的娜美先是全身驚顫了一下,然後被魯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一動也不敢動,慢慢的,魯夫的體溫緩緩的傳遞了過來,一股溫暖的感覺逐漸包覆住娜美的全身,她的身體終於不再發抖了。

 

  「…還會冷嗎?」

 

  魯夫的聲音再度傳了過來,好近好近,比剛才還要近。

 

  「…不會了。」

 

  娜美窩在魯夫懷中悶悶的說道,臉燙紅得她感覺自己好像快要發燒了。

 

  真是的索隆跟羅賓到底在談什麼怎麼談了那麼久?自己跟魯夫現在尷尬的親密狀況讓娜美緊張得快要爆炸了。

 

  「娜美,謝謝妳。」

 

  這時,魯夫的聲音又傳來了。

 

  「咦?謝什麼?」

 

  娜美困惑的問著,搞不清楚魯夫突然之間再跟她謝什麼?

 

  「謝謝妳跟我說那些話,其實我真的好擔心啊…要是騙人布真的再也不回來該怎麼辦?嘿嘿…」

 

  娜美再度抬起頭看見魯夫的那個微笑,忽然覺得現在在自己眼前的他不過是一個心情受傷的單純大男孩。

 

  「…傻瓜。」

 

  娜美不自覺的伸出手臂溫柔攬住了魯夫的背脊,彷彿想把魯夫擁入懷中好好安慰一樣的非常非常溫柔。

 

  「擔心這個可不像是你會做的事,窮緊張這種事讓我一個人來就好了…」

 

  娜美感覺到魯夫摟著自己腰間的手臂似乎加重了力道,身體好像變得更溫暖了,她輕輕閉上了眼睛。

 

  「…我不討厭妳…」

 

  索隆的聲音又傳過來了,不過娜美已經不在乎了,她跟魯夫的心跳聲現在貼得好近好近,近到幾乎合拍的距離,一股甜甜的暖流在胸懷中輕柔擴散,她逐漸弄清楚為何自己之前會對魯夫那道寂寞的背影感到一陣心疼不忍的揪心。

 

  「吶、娜美,我之前不是跟妳說過,喜歡上一個人只要一個微笑就夠了嗎?」

 

  魯夫的聲音又在耳際響起來了,全世界安靜得彷彿只剩下這個聲音。

 

  「…嗯,你說過。」

 

  壓抑住逐漸加快的心跳,依偎在魯夫懷中的娜美靜靜的說,等待他繼續說下去。

 

  「妳知道第一次遇見妳時,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什麼嗎?」

 

  娜美纖蔥的手指更加用力的抓緊了魯夫的背脊。

 

  「…不知道,是什麼?」

 

  「就是妳的微笑喔。」

 

  魯夫如耳語般低語的聲音中帶著溫柔的笑意,娜美覺得連自己都聽得見自己震耳欲聾的心跳聲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啦?」

 

  往魯夫懷中更深的鑽去,她還是想聽到最後的答案。

 

  「我在說『我喜歡妳』啦…」

 

  娜美噗哧一聲發出了輕笑聲。

 

  「…我還以為你想說什麼咧…」

 

  船長不語,好像所有的話都已經說完了,然而航海士又繼續說了下去:

 

  「…吶、我好像又更冷了,可以再抱緊一點嗎?」

 

  「喔,好啊。」

 

  晚風好像停止了,世界上的一切也好像都停止了,逐漸加深的擁抱及溫暖中,沒有人注意到船長與航海士在屋後緊緊相擁的身影,更沒有人注意到那天晚上的星光是多麼的璀璨動人…

 

 

  「…歡迎回來。」

 

  當然,當索隆給羅賓的最後那一句話在夜空下輕輕響起時,全世界只感覺得到彼此的船長與航海士兩人,已經什麼都聽不見了。

 

 

 

 

 

THE END OF 《妳的微笑》番外篇:另外一邊
---------------------------------------------------------------------

[後記]

  發篇舊文來壯壯膽。(去死

  這篇是201110月的作品,很感謝澈圈給了我人生第一次寫插花文的經驗,這篇的內容是依傍著澈圈在網誌公開的線上部分而成的,所以大家如果對文中的索羅部分還有意猶未盡的話,只要參考我的網誌右下側的澈‧廢圈圈的連結就好了,感謝大家的閱讀,祝你閱讀愉快~:)

                                

                                                2014.1.19.率觚敬上

創作者介紹

雨陽天(停機中/我還在,只是去準備更美好的自己)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