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率觚

.航海王同人衍生短篇小說
.CP :索隆X羅賓
.2Y前,清水向










  此生能遇見你,已很美。



























  那是一個荒廢於叢林已久的遺跡,野生的藤蔓與蒼柏無止境的攀爬橫生,蠻橫的刺穿了這些古老建築物近乎風化碎裂的石壁及門窗,上面的生漆早已斑駁殆盡,深綠色的青苔蔓延覆蓋,在大自然最偏僻的角落埋沒了它,彷彿也埋沒了一段蒼老而靜謐的傳說。




  喀沙、喀沙──




  一個用小刀割斷樹藤的聲音首先劃破了這百年的靜默,一名黑髮的高挑女子突然自黝暗叢林深處突兀的破徑而出,她隻身走進了早已不知荒廢了多久的天井,揮手隨意撢掉了落在肩上的幾片樹葉,鞋後跟處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踏揚起一層薄灰。




  光線將那些薄灰飄粒照耀得清晰可見,女子不覺抬起頭望向頭頂那片自樹隙灑落陽光的晴空。




  宛若光的恩典降臨於此處,遺跡與女子同時籠罩在柔和且燦爛的光線之中。




  咻──




  忽而一陣微風穿掃而過女子的身邊,樹林深處引起了一陣輕微的蟲騷,彷彿久居於此的地靈們已察覺到有人打擾了它們百年的孤寂與沉默。




  「前面似乎還能再進去…」




  但女子不為所動,她喃喃的這麼說完後,便逕自往前繼續深入,跨過一道又一道的石階及隆起的地面,好似迫切的還想要知道更多。




  只可惜天不從人願,即使割斷了無數阻礙通道的樹藤冒險深入廢墟各處角落展開地毯式的探查,經過數個小時候的搜查之後,除了空無一物的建築物內部之外,什麼也沒發現。




  「這裡已經,什麼也沒有了嗎…」




  女子溫婉的口氣中隱含著淡淡的失望,這時樹隙間透下來的陽光已悄悄偏移,光線也逐漸轉為淡淡的橘黃,眼看天就快要黑了。




  該回去了。




  女子心想,於是收拾起失落的心情及考古的工具,重新背好背包後轉身欲往原路回去。




  咻─…




  然而就在此時,突然一陣輕微到不可思議的清風輕輕撩過了她烏黑的髮絲,在那風中還傳來了一絲奇異罕見的花香。




  「咦?」




  這陣花香牽引起了胸中一陣淡淡的揪心及一些遙遠的記憶,女子停下了離開的腳步。




  一點好奇心引起了追尋著花香的念頭,女子掉頭往空穴來風處快步走去,在這古老城鎮的無數個陳舊轉角中不斷的仔細搜尋,一遍又一遍,經過了幾道石拱,躲開了一些崩塌,尋到了一處建築物與建築物之間的防火隙,伸出手指撥開那些擋在防火隙入口處的叢生雜草,女子側身擠入了防火隙僅容一人通過的窄道。




  「在這個的後面嗎?」




  循著微落的出口光源,女子在黑暗的窄道中奮力側身前行,途中一些自屋簷落下的塵土嗆得她咳嗽了幾聲,然而她仍不放棄前進,最後一個全身擠出,終於整個人通過了道頸,看到了巷道外的另一片世界。




  一大片耀眼的陽光毫無遮蔽的灑落,另一片柔和的光典耀眼的降臨,眼前出現了一片被陽光包圍著的遼闊大地,當眼睛終於對光線慢慢適應之後,大地上的一切也終於慢慢的清晰。




  這是一個荒廢的墓園。




  女子幾乎是在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後就同時明白,一個沒有出口的深壑山谷,山谷中的綠地上整齊遍布著雜草叢生卻都插著一根木牌的土丘,木牌上寫了一些沒見過的文字,估計是人名。




  「痛!」指尖突然傳來的被穿刺破的痛楚,舉起食指一看,只見指尖已不知被什麼植物的尖刺給割傷瞬間血流如注。




  但她卻不以為意,將流血的指尖含入了口中,一邊想著等一下要請船醫幫我擦個藥了…她依然神色自若的環視著周邊的一切。




  一般而言看到眼前的景色,大部分的女孩都會花容失色,然而這名女子卻不同,她鎮定的走進這個墓園,一邊自懷中拿出了寫滿各種古代文字的小筆記本,開始對照著木牌及筆記上的文字仔細確認。




  咻…




  風又再度吹起了,就像是在召喚著她一樣,那陣撲鼻的花香亦再度傳來,女子驚異的往越來越濃郁的花香方向走去,最後停在一處不起眼的小墳塚的面前。




  「這不是…」




  只見那個早已看不清木牌字樣的墳塚上長滿了高過手肘的綠被,在綠被的中心,長著一株從沒見過的鮮綠植物。




  快速翻閱筆記上的紀錄及圖畫仔細的查看,幾秒鐘後,女子原本宛如碧波無痕的臉上,靜靜漾起了一陣溫柔的漣漪。




































  「塚哭花?」




  當羅賓用手帕包裹著緊緊附著著泥土的根部帶著那朵花回到船上的時候,所有人都非常驚異的盯著她手上那株植物。




  「是的,這是一種傳說中*納特伊克斯特民族所栽種的花,傳說只有在那個民族的墓園裡才會出現,又被稱做『黃泉之花』。」




  羅賓微笑對著晚餐桌上的夥伴們介紹這株植物,離開水之七島之後,目前千陽號在這個無人島的岩石海角進入了第一夜的停泊。




  「你不說我還真看不出來她是花呢,連個苞都還沒有結出來。」佛朗基說。




  「那可以吃嗎?」船長魯夫馬上口水直流的問道,一旁的香吉士馬上一腳朝他頭上踢了下去。




  「呵呵…不行喔,不過聽說她是一種可以治癒心靈的花,對嗎船醫先生?」羅賓笑著回答船長並故意詢問喬巴。




  「嗯!朵莉兒醫娘說過這種花其實泡成花草茶來喝鎮定心神的效果很好,但是因為是長在墓園裡所以一般人都不太敢喝。」




  「小羅賓光是妳美麗的笑容就可以治癒我的心靈啦~♥」




  「妳居然敢一個人進入墓園去摘那種花啊?」航海士娜美一想像起墓園的場景就直冒冷汗。




  「欸,叢林的地形是很複雜,為了怕自己找不到路,所以我沿途在樹上綁上黃色的絲帶當做路標呢。」




  「問題不在那邊吧…」(汗)




  「羅賓!妳的手受傷了耶!」喬巴則是發現了羅賓手上的傷口後,急急忙忙的抱著醫藥箱跑到羅賓的身邊。




  「妳在那裡搞了一整天,結果只發現了那個嗎?」正在喝可樂的佛朗基又發問。




  「是呀,那裡什麼都沒有,只有荒廢的建築物,原來居住在那裡的居民可能在幾百年前遷徙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羅賓回想起在廢墟中所見到一切無奈的說道。




  「『黃泉之花』?這名字聽起來真不舒服啊…」騙人布皺著眉說道。




  「呵呵…別看她的名字這樣,其實她有一個很浪漫的傳說喔。」羅賓笑盈盈的回應。




  「傳說?」




  「欸,是呀,」考古學家笑著繼續說了下去:「古時候醫學技術不發達,人們年紀輕輕就死於非命是常有的事,當時納特伊克斯特村莊裡的一對年輕戀人,在即將舉行婚禮之前,女孩卻患上了不治之症最後因病過世,據說死的時候是穿著新娘禮服在男孩的懷中過世的,在那之後,男孩為女孩舉辦了盛大的婚禮,並在女孩的墓前哭泣了三天三夜。」




  「那個男人是條真漢子!嗚嗚嗚…笨蛋我才沒有哭啦!」佛朗基吸著鼻子嚎啕大哭,一旁的香吉士憤怒的朝他的飛機頭上踢了過去:「不要打斷小羅賓說話!」




  「嗚嗚…然後呢?」喬巴也是一臉的淚眼汪汪,感動的詢問著羅賓後來的故事。




  「在第四天的清晨,女孩的墳塚上長出了一朵世上從未見過的絕美的花,有人說那是男孩流盡的眼淚灌溉了墳土而長出來的,也有人說那是死去的女孩從黃泉帶來贈送給男孩的愛情信物,從此以後那朵花就被稱為『塚哭花』。」




  室內陷入一片受故事氣氛而感染的沉靜,魯夫早就沒有興趣聽下去的跑到甲板上去玩了,娜美偷偷的擦拭了一下眼角,喬巴跟佛朗基則是抱在一起痛哭失聲。




  「………」縮在角落的索隆自始至終都沒開口說過一句話,斜眼將銳利的目光朝塚哭花掃去,無法理解從第一眼看到那朵花之後就一直窒壓住自己胸口的那股煩悶是何物。




  「所以這朵花的花語就是…」就在羅賓正想要把話說完的時候,忽然從外面傳來魯夫的喊叫聲:「喂!騙人布!喬巴!佛朗基!你們快出來看啊!外面有一隻長得好像猴子的魚喔!哈哈哈哈哈…我要把牠抓來當明天的早餐!」




  「真的假的!」一聽到魯夫這麼叫喚,騙人布等人馬上被轉移了注意力,一溜煙的往船艙外衝了出去,只剩下羅賓、娜美、索隆跟香吉士無言的呆坐在廚房內。。




  「真是的,難得美好的氣氛都被那個笨蛋破壞掉了!」娜美生氣的抱怨。




  「呵呵呵…」




  「娜美小姐!小羅賓!不要理魯夫那個笨蛋!我馬上為女士們做一杯降火氣的冰鎮花草茶!♥」說完香吉士便立刻殷勤的跑到吧檯內去準備了。




  餐桌上只剩下娜美、索隆跟羅賓。




  「對了索隆,」這時羅賓突然對始終保持沉默索隆開口:「我知道瞭望台是你平常用來健身的地方,但是沒有比那裡更適合的地點了,可以讓我在那裡栽種這朵花嗎?」




  「啊?」索隆發出了困惑的聲音。




  「我不會佔用很大的空間的,只需要將它養在窗台,然後讓我每天上去澆水、作紀錄就可以了。」羅賓笑著繼續補充。




  「有什麼關係嘛索隆!你就借羅賓一小塊空間種花又不會怎樣。」娜美也幫羅賓爭取權益。




  「………」索隆沉默,心中有股隱形的抗拒,但他也說不上為什麼。




  「廢話少說!綠藻頭,你那裡已經被羅賓小姐強制徵收了!現在馬上去給我打掃乾淨!」香吉士正好端著裝著花草茶的托盤跟茶杯走過來,以一種非常強制性的口吻對索隆命令道,激起索隆一陣憤怒的殺意。




  「臭廚子你嫌自己命太長了嗎?」




  「啊?」香吉士馬上對瞪了回去,眼看兩人的戰鬥再度一觸即發。




  「索隆,好嗎?」這時羅賓及時打斷了兩人的齟齬,索隆將視線往羅賓的方向看去,只見羅賓一臉溫柔的笑意,雖然沒有任何的強迫,但卻隱約透露著一絲急切的希望。




  「…反正那裡又沒有寫老子的名字,就隨便妳吧,不要打擾到我練習就好。」索隆將雙手往腦後一背,閉上眼睛答應了羅賓的要求。




  「臭索隆你對羅賓小姐這是什麼態度…」




  「謝謝你。」




  香吉士拍桌正打算要對索隆開罵,卻被羅賓溫婉的笑音打斷了話頭,聽到羅賓道謝的話音索隆不自覺得打開了其中一隻眼睛,只見坐在餐桌另一端的羅賓臉上洋溢著滿滿的感激,還有某種,不知名的情感。




  索隆的眼神中,逐漸蒙上了另一層,連他也毫無自覺的雲彩。
































XXXXXXXXXX








  從那天開始,羅賓每天早晨都會到瞭望台上來。




  「早啊,索隆。」




  「唔。」




  又到了羅賓上來澆水作紀錄的時間,索隆正單手練習著50KG重的啞鈴,盤坐在距離窗台最遠的角落,簡短的回應了羅賓。




  考古學家溫柔一笑,不發一語的提著澆水器及筆記本來到了放著『塚哭花』盆栽的窗台邊,開始進行了澆水及觀察的工作。




  陽光透過關上一邊窗戶的玻璃灑射進了瞭望台的木質地板上,放置在窗台上的花以及正在滋潤花朵的女子身上也被染上了一層耀眼的光輝,空氣中飄著那奇異的淡香,那畫面就如同一幅色彩祥和的圖畫。




  「嗯?」羅賓發現索隆正在看著自己,於是笑著用詢問的眼神看了過去,索隆立刻佯裝一臉沒事的把頭轉開。




  「那朵花還真是幸運,」不知是不是為了轉移話題,索隆主動開口打破了沉默:「如果沒有被妳發現的話,它大概就要在荒山野嶺枯掉了吧?」




  「呵呵…我到覺得幸運的人是我呢,」羅賓笑著接了下去,視線回到了植物的身上:「能夠在她枯萎以前找到它。」




  「…妳果然是個奇怪的女人。」




  「呵呵呵…」




  在水光晶瑩的折射之下,塚哭花的身上隱約搭起了一座透明的七彩虹橋,閃爍著熠熠的晶光。




  「所有的生命本來就是稍縱即逝,」羅賓的聲音忽然又再度響起:「能夠在彼此消逝之前相遇,真的是一件很幸運的事。」




  『索隆,你是男生真好…』




  突然一個熟悉的稚嫩聲音衝進了索隆的腦海中,許多早已隨著光陰逝去的回憶剎那間如潮水般的湧現,胸口那股毫無緣由的揪痛霎時變得更加劇烈。




  「怎麼了嗎?臉色好像變得有點差呢…」羅賓關心的看著索隆那張突然變白的臉色問道。




  「什麼都沒有…」索隆再度將頭別開,剛硬的眼神轉為冷漠的黯淡。




  「看來…」




  羅賓注視著索隆沉吟了好一會後,忽然微笑著說了一句語焉不詳的話語:








  「選擇把花種在這裡,是對的呢。」




































XXXXXXXXXX








  船上沒有人知道克伊娜的事,包括最早和自己認識的魯夫,他本來就不是個擅長向別人吐露內情的人,雖然他本人從未在意過這件事,然而,從那天開始,他只要一看到那朵花(雖然還沒開花),就會不自覺的想起克伊娜的事情。




  那個唯一一個,他一輩子也無法打敗的對手。




  「…索隆!喂!索隆!」




  「啊?」耳邊傳來了娜美的聲音,索隆轉頭往旁邊看去,只見娜美正一臉不耐煩的從船艙內朝正在甲板上打盹的自己走了過來。




  「我剛剛已經叫了好幾聲了耶!不是叫你好好看船嗎?怎麼又在睡覺啊你?」




  又來了,這個女人一天到晚就只會使用暴力跟大吼大叫。




  「哈~我有看船啊~」索隆邊打呵欠邊辯駁道。




  「你這叫哪門子的看船啊!」娜美怒吼。




  「反正船又沒在動。」索隆說著又閉上眼睛打算繼續睡,航海士的頭上再度爆出青筋。




  「所以才說在等紀錄存滿的這段期間派不上用場的你要好好的看船啊!真是的!每一個人都不把偉大的航道當一回事!」娜美憤怒的抱怨,索隆立刻陷入假寐。




  「…你跟羅賓,相處得還好嗎?」看來娜美還沒有要離開的意思,聽到羅賓的名字時索隆一邊的眉毛抽動了一下。




  「幹嘛?我已經把地方讓給她種花了妳還有什麼不滿意嗎?」綠髮劍士張開眼睛不悅的問道。




  「真是的!就是你這種令人火大的態度啦!都已經從艾尼艾斯大廳把羅賓救回來了,為什麼你對她的態度還是充滿敵意啊?」娜美再也按捺不住的發火質問。




  「我哪有啊!妳這女人有毛病啊?」索隆也氣得大吼。




  「還說沒有!總而言之,現在開始給我對羅賓好一點聽懂了嗎?你真的是個大木頭耶!」航海士對劍士下達了一道不容違抗的命令。




  「啊?妳這個女人莫名其妙的在說什麼啦!」索隆被罵得一頭霧水。




  「她雖然看起來好像很堅強,但是…」說到這邊娜美忽然放軟了語氣:「我們是羅賓唯一的依靠耶。」




  『我既沒有可去的地方,也沒有可回的地方…』一瞬間羅賓說過的話語在腦海中響起。




  「………」第一次,索隆停止了回應。




  「你就不能對她溫柔點嗎?」








































  『為什麼總是這麼弱呢?索隆你不是男生嗎?』




  克伊娜當時充滿戲謔的嘲諷,直到現在還是如此清晰。




  「我又來打擾囉,索隆。」




  羅賓又面帶笑容的出現在瞭望台的梯門口,打斷了正在練習揮劍中的索隆剛剛不小心陷入的昔日回憶。




  「唔…」索隆沉吟的回應了她。




  『都打敗我了為什麼還要說那種喪氣的話!妳可是我的目標耶─────!』




  說不定我當時,也只是希望妳能稍微對我溫柔點吧?一點點…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




  「看起來生長的情形很好呢,說不定再過不久就會結出花苞了吧?」




  只見這時眼前的黑髮女子正彎腰滿意的看著植物的莖端萌發出來的嫩綠芽嬰,如晨光一般和煦的笑容在她美麗的臉上絢爛的綻放,一股溫暖的暖流悄悄的淌過了索隆的心扉。




  「嗯?」澆花澆到一半羅賓忽然發現索隆又在盯著自己,燦爛的一笑:「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有…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嗎?」索隆想起了娜美的話,艱澀的囁嚅著說道,說著這些話時他幾乎不敢看著羅賓的眼睛,又把頭別了開去。




  「咦?」




  羅賓受寵若驚的看著索隆生硬的表情,以及那張總是只有剛硬線條的臉上浮現著的,淡到幾乎看不見的微微紅暈。




  「…謝謝你。」




  能有這份心情,我就已經很感謝了。




  沉默了許久以後,羅賓所回應的笑容就像是在對他這麼說道,索隆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臟抽動了一下,一陣前所未覺的甜甜暖意瞬間將長期冰封的胸臆悄悄的融化了開來。








  『笨蛋,明明就那麼弱還好意思說這種話…』




  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我也很希望,妳能夠那樣溫柔的對我說話啊…




































  從那個時候起,索隆逐漸察覺到,他與羅賓之間的關係,似乎終於產生了一點小小的轉變,而娜美有時候會突然對著他讚許著豎起大拇指的這個舉動,他則是選擇採取了視而不見的態度。




  「妳照顧那朵花有好一陣子了吧,它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開花啊?」




  又到了羅賓澆花的時間,重複同樣動作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然而塚哭花的新芽除了越發越多的綠葉之外,還是什麼花苞也沒有結出來。




  「呵呵呵…索隆你難道是不喜歡我來這裡打擾你嗎?」羅賓笑盈盈的對著已經會湊到自己身邊看自己澆花的索隆玩笑著說道,後者則是馬上一臉緊張尷尬的揮手否認:




  「妳誤會了,我沒有不喜歡的意思啊!」




  「所以我有打擾到你囉?」羅賓乘勝追擊。




  「沒有那回事啊!」索隆這才發現自己中了羅賓話語中的雙重陷阱。




  「呵呵呵呵…」索隆慌張的反應把羅賓逗得更開心了:「跟你開玩笑的,我只是覺得你對塚哭花這麼感興趣覺得很有意思,忍不住想逗你一下。」




  「喂。」老子可是劍士耶。




  「呵呵…抱歉抱歉。」羅賓微笑說道,一邊繼續回答了索隆剛剛的問題:「其實我也不知道它到底什麼時候會開花呢?不過,就算沒有開花也沒關係啊,這世界上也並不是所有的種子都會開花,搞不好這株就是。」




  「搞什麼啊?那妳之前大費周章的把這株雜草帶回來還照顧了她這麼久不就跟個傻瓜一樣嗎?」索隆看著羅賓一臉蠻不在乎的表情不可置信的說道。




  「這個世界上,本來就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會有美好的結局啊。」




  「這種話是剛從世界政府的大門口被救回來的女人會說的話嗎?」




  「呵呵…也是呢,」羅賓不置可否的看著索隆微笑說道:「但是不試試看的話,就不會知道真相到底是什麼啊…」




  此時一陣溫柔的海風自窗外吹拂了進來,拂動了站在窗前相視交談的兩人的髮絲,一陣暖風也悄悄的拂進了兩人的心中。




  「一開始,我也只是想看看花開的樣子而已,然而現在,這件事卻似乎變得沒有那麼重要了…」




  羅賓說著這些話的時候看著索隆的眼睛中充滿了滿滿的笑,然而在說完之後,卻又突然靦腆的將臉別開,彷彿像個嬌怯的少女剛剛不小心說了什麼不好意思的話一樣。




  索隆一瞬間看呆了眼睛。




  「啊,我差不多該下去了…」索隆盯著自己的沉默讓羅賓覺得有點尷尬,她笑著說了一聲轉身就要往梯門的方向走去,然而索隆卻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




  「索隆?」




  索隆沒有回話,只是目不轉睛的深深看著她的眼睛,看到最後連羅賓的臉上都不自覺得通紅了起來,總是泰然自若的她一時之間居然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索隆的手心突然輕撫上了她的臉頰,接著又小心翼翼的勾起了她精巧的下巴…




  她跟他緊張的心跳狂亂到幾乎快要被對方給聽到了,就在兩人的雙唇即將碰觸到的那一瞬間…




  「喂──────!索隆──────!下來陪我釣魚啦────────!」




  魯夫興奮的高喊聲打破了一切的沉默,也摧毀了瞭望台內所有美好的氣氛,更同時喚醒了劍士與考古學家的理智。




  「………」兩人先是無言的對視,接著又異口同聲的在心裡說道:「我、我現在是在做什麼──!?」。




  「我、我差不多該下去了。」羅賓立刻手忙腳亂的收拾起窗台上的東西轉身說要離開。




  「喔、喔好,妳慢走。」索隆也是馬上鬆手轉身假裝開始整理健身器材。




  「再見。」




  「碰!」的一聲通往甲板的梯門被用力關上,聽得出來羅賓根本是匆匆忙忙的離開。




  「唉…」羅賓一走,原本背對著梯門的索隆馬上一掌拍上了自己的腦袋懊惱的説道:「『妳慢走?』我到底在說什麼東西啊?嗯?」




  這時索隆突然發現羅賓那本掉落在窗台的筆記本。




  「那個傢伙,忘了把這個帶走了啊…算了,她明天應該還會上來,到時候再還給她就好了吧?」




  「喂────!索隆────!快下來啦────!」








  船長的聲音,又再度天真無邪的在窗外響起,然而這時候在索隆的耳裡聽起來,感覺上卻非常的邪惡。








































XXXXXXXXXX








  『並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會有美好的結局啊。』




  ──克伊娜她死了。




  『人的生命,為什麼會這樣的脆弱呢?索隆…』




  ──克伊娜她…




  『索隆,你是男孩子真好…』




  ──克伊娜…




  『索…隆…』












  「嚇────!」




  突然間索隆驚叫了一聲從床上坐起身,滿頭大汗的從充滿混亂及悲傷的夢境中甦醒了過來。




  「嗯…索隆大半夜的你不睡覺在吵什麼東西啦?哈~」隔壁床的騙人布被索隆的叫聲給吵醒,一臉睡眼惺忪爬起來不悅的看著索隆說道。




  「索隆發生了什麼事嗎?」另一邊的喬巴也半夢半醒的坐起身說道。




  「抱歉…我…」




  索隆只是不斷的喘氣,一句話都無法好好的說好,騙人布跟喬巴兩人困惑的看著索隆不尋常的模樣,這時候旁邊傳來了魯夫喊著想吃肉的夢話以及香吉士呼叫著娜美名字囈語聲。




  「我先出去一下。」




  說完索隆突然爬起了身,就開門往外面走去。




  「碰!」的一聲,房門被重重關上,仍然是滿臉睏意的騙喬兩人隔著索隆的床茫然的對望,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船艙外的夜色滄海月明,晚風中夾雜著海水的鹹味在空氣中飄揚,收起的船帆讓人可以看見高掛在天空中的月亮,索隆獨自一人鬱卒的在月下散著步,一邊回想著早上與羅賓的對話以及剛才的夢境。




  「可惡,到底為什麼最近會一直想起那傢伙的事情啊…混帳…」




  『索…隆…』




  回想起記憶中克伊娜的臉龐,索隆用力的搖搖頭想甩掉那些讓他鬱卒的回憶,這時忽然看到前方通往瞭望台的長梯邊站著一個熟悉的人影。




  「嗯?是羅賓嗎?」索隆困惑的喃喃自語,走近一看發現那的確是羅賓。




  「是…索隆嗎?」羅賓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奇怪。




  「這麼晚了妳不睡覺在這邊幹嘛啊?」索隆疑惑的問道,仔細一看發現羅賓的站姿好像有點搖晃。




  「我是來…拿我的筆記本…」話還沒說完,羅賓突然碰的一聲用力的往後倒下。




  「喂!」索隆大驚,立刻衝到羅賓的身邊扶起了她,沒想到一碰到她的身體才發現她渾身滾燙的嚇人!




  「喂!妳怎麼了?快醒醒啊!喂!」然而不管索隆怎麼呼喚,幾乎失去意識的羅賓卻只是不斷的顫抖喘氣,完全無法回應。




  「喬巴─────────!」




  很快的,那一夜,千陽號的燈火就這樣通明了起來。




















  十五分鐘後,穿著睡衣的喬巴醫生在醫務室裡仔細的診斷著羅賓的病情,羅賓躺在病床上完不斷的發抖,身體燒得非常厲害,所有的人都神色焦急的站在門外觀看不敢入內打擾,睡意完全沒有了,尤其是索隆的臉色顯得比任何人都來得還要更加的焦急。




  「怎麼樣喬巴?小羅賓她沒事吧?」香吉士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著問道。




  「嗯…現在還不能確定,羅賓好像是中毒了,不找出是什麼毒我沒有辦法幫她做解毒劑啊!」喬巴同樣也顯得非常的焦慮。




  「那就把每一種解毒劑都給她吃不就好了?」魯夫馬上又提出白癡意見。




  「你是笨蛋嗎?這世界上的毒有幾千幾百種,解毒劑當然也有幾千幾百種,當找到真正的解毒劑時羅賓早就完蛋啦!」騙人布大罵道。




  「喂!不要說那麼不吉利的話!」索隆朝騙人布怒吼。




  「還說呢!都是你這個臭小子!為什麼不早一點趕到小羅賓的身邊!這樣子小羅賓就不會變成這樣了!」回想起索隆抱著羅賓進醫務室的的場景,香吉士氣急敗壞的揪起索隆的衣領怒吼,索隆不發一語。




  「不對香吉士,羅賓中的這種毒潛伏期非常的長,依我看大概已經有好多天了!」喬巴朝門外喊道。




  「羅賓不會有事吧喬巴?」娜美也快要哭出來了。




  「我不知道,如果能確定是什麼種類的毒的話…」看著羅賓痛苦的樣子喬巴也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會不會是她那天去叢林摘花時受的傷?」佛朗基這時忽然像想到了什麼一樣的發表了言論。




  「啊!我想起來了!」喬巴這才突然想到那天他的確幫羅賓的傷口包紮過:「羅賓那時候的確受了傷,好像是手指被什麼東西給刺破了…」喬巴邊說著邊抓起羅賓的手指進行檢查,果然在右手的無名指上發現了一個腫脹得發紫的創口。




  「那是什麼啊?」魯夫驚呼。




  「羅賓那天摘回來的花是『塚哭花』,我想想…塚哭花…塚哭花…」喬巴努力的搜索著記憶想趕快從中找出一點蛛絲馬跡,突然之間靈光乍現:「我想到了!塚哭花這種植物本身是沒有毒性的,但是在塚哭花的附近通常會生長一種叫作『古代羊齒莧』的劇毒植物!羅賓說不定是在摘花的時候不小心被刺傷了!雖然我當時馬上進行了包紮,但是毒素已經滲入羅賓的血液中了,真是糟糕啊…當這種毒性發作的時候如果不在三個小時內進行解毒的話羅賓就會有生命危險的!」




  「那現在該怎麼辦?」娜美焦急的問。




  「現在得先找到『古代羊齒莧』才行,我這邊並沒有古代羊齒莧的解毒劑,一定要摘回那種植物我才能從她身上萃取出DNA進行分析製造出解毒劑啊!」




  「好!那我們馬上出發去找那個什麼羊紙屑!」魯夫話都沒聽完就亂喊著要往外衝,騙人布馬上一把拉住了他:「是古代羊齒莧啦!再說我們要去哪裡找啊?那天只有羅賓一個人在叢林,我們又不知道在哪裡,有勇無謀的衝過去只會把事情搞得更複雜啦!」




  『叢林的地形是很複雜,為了怕自己找不到路,所以我沿途在樹上綁上黃色的絲帶當做路標呢。』




  這時羅賓那天說過的話語突然間出現在索隆的腦海中。




  「那到底該怎麼辦啦?」魯夫著急的大吼。




  「喂喂!不要這麼大聲!會影響到病人的啦!」佛朗基朝魯夫喝斥道。




  『她雖然看起來好像很堅強…』娜美那天下午的聲音突然在索隆的腦海中出現。




  「嗚嗯…」這時躺在床上的羅賓突然發出了呻吟聲,然後全身突然開始激烈的痙攣。




  「羅賓!娜美!快過來幫我一起壓住她!騙人布快去找個東西塞進羅賓的嘴巴裡!不然等一下癲癇症狀一出現她會把自己的舌頭咬斷的!」




  「好我知道了!」娜美跟騙人布立刻遵照喬巴的指示衝進醫務室幫忙,其他人則是束手無策的在房外看著羅賓乾著急,完全都幫不上羅賓的忙。




  「怎麼辦?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喬巴也是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手足無措,絞盡腦汁不斷的思考著到底還有什麼辦法。




  「喬巴,」這時索隆突然發出了聲音:「你那邊有那種劇毒植物的圖片嗎?」




  所有的人同時將目光注視到索隆的身上,只見索隆這時候又接著說了下去:「讓我看看那種植物的長相,我現在馬上去找。」




  「索隆?」娜美感到奇怪的抬起頭看向索隆,只見他的眼神堅定得完全不容抗拒。




  「別說傻話了!你這個路癡憑什麼…」香吉士正要破口大罵。




  「快點告訴我,喬巴。」但是索隆完全不理會,只是堅定的看著喬巴,不知道為什麼喬巴剎那間覺得索隆好像有一種不可撼搖的決心。




  「…在我第二個書櫃上面第三層左邊數來的第四本書。」




  依照喬巴的指示,索隆快速走到書櫃邊找到了那本書。




  「古代羊齒莧的圖鑑在第三十七頁,聽好了索隆,你要仔細的記住她的特徵…」喬巴話還沒說完就聽到背後傳來了一個響亮的撕書聲。




  「哇!我的書!索隆那本很貴耶!」喬巴心疼的喊著,但是他知道為了救夥伴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接著索隆緊抓著被撕下來的書頁頭也不回的往門外飛快的衝了出去,在奪門而出的瞬間與守在門口的香吉士輕微的擦肩了一下,轉眼間就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索隆!等等我…香吉士?」魯夫正想要追上去,但是這時候香吉士卻按住了他。




  「慢著魯夫,一群人衝進黑暗的叢林只會有更多白癡失蹤,那個臭劍士一個人行動是對的,我們現在應該待在這裡保護小羅賓的安全,如果這時候有敵人來襲那我們就全軍覆沒了。」




  「可是索隆會迷路耶!」魯夫不解的大喊。




  「安心吧,那個傢伙這次是認真的,」香吉士回想起剛剛與索隆擦肩而過的瞬間看到的那個堅定得令人心懾的眼神:「他一定會回來的。」




















  夜晚的叢林是另一個黑暗陰險的神祕國度,叢林的許多不知名的角落中有好多對不詳的目光正不懷好意的注視著這個深夜闖入此地的不速之客。




  綠髮的劍士飛快的在叢林內穿梭奔跑,眼睛沒有離開跟隨過那些繫綁在樹幹上的黃色絲帶,循著這些黃色絲帶的標誌,一想到那個現在正在病榻上受到病魔折磨的女子,他的心中就掠過一陣心疼的揪痛。




  『一開始,我也只是想看看花開的樣子而已,然而現在,這件事卻似乎變得沒有那麼重要了…』




  羅賓早上的笑容及話語又再度在索隆的腦海中浮現,搞不清楚心中這股急切的不安及徬徨,索隆整個心裡都只想著…




  活下來!妳一定要活下來啊!




  『克伊娜她…死了…』




  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想起克伊娜的事呢?索隆用力的搖頭甩掉那些不吉利的想法繼續往前奔跑,他已經沒有時間東想西想了,羅賓的命在旦夕,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




  一心只想著要趕快救羅賓的索隆毫不猶豫的深入叢林的深處,完全沒注意到身後那些不斷逼近的神秘黑影…




















  半個小時以後,渾身是血、氣喘如牛的劍士抓著用頭巾包起來的數株古代羊齒莧回到了千陽號。




  「喬巴…這樣夠嗎?」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的索隆出現在醫務室的門口,接著走進了醫務室將摘回來的植物交到了喬巴的身邊。




  「哇!索隆你受傷了!快讓我看看你的傷口!」喬巴被索隆滿身是血的樣子給嚇到。




  「先救羅賓吧,這些都只是皮肉傷,死不了的。」索隆焦急的看著仍然躺在床上跟死神拔河的羅賓,對自己身上鮮血淋漓的傷口渾然未覺。




  「好、好的,有這些樣本就沒問題了,我現在馬上去製作解毒劑。」




  又過了一個小時之後,喬巴成功的製作出了解毒劑,並立刻為羅賓進行了靜脈注射,幾分鐘之後,羅賓的呼吸及脈搏終於逐漸的穩定了下來。




  良久,喬巴淚眼汪汪的宣布羅賓已經沒事了。




  「太好了!」香吉士哭著跟佛朗基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團。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好大的氣,也瞬間同時感到一陣疲倦。




  「注射完解毒劑之後,接下來只要讓羅賓靜養就好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就行了,讓羅賓好好休息吧。」在經過一整個晚上的折騰之後,喬巴也終於鬆了一口氣,並勸大家先回去休息。




  「說的也是,我突然覺得好睏喔,喬巴,那羅賓就交給你囉…」騙人布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這麼說道。




  接著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離開了醫務室,除了索隆。




  「嗯?索隆,你不回去睡覺嗎?」喬巴奇怪的看著還呆在醫務室內不肯離開的索隆問道。




  這時索隆身上的傷口都已經被喬巴消毒過也用繃帶包紮完畢了。




  「我不會礙事的,」索隆靠著牆壁簡單的這麼說道,關注的目光從進醫務室以後就沒有從羅賓的身上移開過:「讓我待在這裡吧。」




  「咦?」喬巴發出了困惑的聲音,然而卻沒有動搖劍士留下來的決心。




















  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裡?我發生了什麼事嗎?我記得…我好像是要去瞭望台拿我的筆記本…然後就突然覺得頭好痛…




  過了好久以後,羅賓終於從昏迷中逐漸恢復了意識,但身體還是沒有力氣,她虛弱的環視著周圍的情景,只見醫務室內安靜無聲,燈光都已經熄掉了,只有從窗外透進來的月光輕盈的在的上灑上了一層淨白的薄輝。




  喬巴裹著毛毯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照看著她,但是早已經忍不住睡意而疲倦的睡著了,至於坐在喬巴身邊一起照看她的似乎還有另一個人…




  「妳醒啦。」




  索隆的聲音讓羅賓的心臟漏跳了一拍,一股溫暖的熱流緩緩的流過了心扉,羅賓突然覺得好安心好安心。




  「我…發生了什麼事嗎?」羅賓氣若游絲的問著,月光的照射下,她可以看到索隆看著自己溫柔微笑的目光。




  「妳中毒病倒了,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索隆回答道。




  「這樣啊…」這時羅賓忽然發現索隆身上的繃帶:「你受傷了…」




  「這些都是小事,妳先把妳的身體照顧好比較重要。」索隆無所謂的說道。




  在我昏過去的這段期間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看著索隆的傷口羅賓心裡隱約有數。




  「吶,其實我一開始真的很討厭那朵花,因為看到那朵花的時候總會讓我想起一個人。」




  這時索隆忽然開口說起了一個他從未對船上其他人吐露過的故事。




  「那個傢伙,跟我約好了要成為世界第一的劍士但卻死掉了,當時我一瞬間覺得失去了人生的目標,傷心了好一陣子。」




  羅賓只是安靜的聆聽,不打斷索隆的話。




  『索隆…』




  「那個傢伙叫克伊娜,是我在道場練習的師傅的女兒,我跟她比賽了兩千零一次的劍術,但是從沒有一次戰勝過她,以後,也再也不可能戰勝她了。」




  『師傅!請把那把刀送給我吧!我會變得很強很強!讓我的名聲傳到天國去!』




  柔白的月光照射了進來,撫平了一些新的以及舊的傷口,有的時候時間不一定是人間悲苦最好的解藥,有些事情不管經過多少個歲月都還是會刻骨銘心。




  我想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忘記她。




  「如果當時我有機會讓她活下來就好了,告訴她,不要上去那個樓梯,要上去的話就讓我上去吧,直到今天我還是常常會想:『如果她沒有死掉就好了』…」




  羅賓的心中感覺到一陣莫名的揪痛,但是索隆溫柔的聲音又再度響起:




  「奇怪的是,當妳發生生命危險時,我卻有著同樣的感覺,不過我卻想著:『一定不能讓妳死掉』,我還有好多的話想要對妳說,同樣的悔恨我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所以,活下來吧,妳不是想看到花開的樣子嗎?」




  羅賓哭了。




  「我不是說過那已經不重要了嗎?」邊笑邊哭。




  索隆臉上浮現一抹溫柔的笑,就像陽光終於在陰鬱的天空裡出現。




  「妳果然是個很奇怪的女人。」





































XXXXXXXXXX








   數日後,羅賓的身體終於完全恢復了健康。




  「結果還是沒能看到它開花啊…」




  瞭望台的窗台上,陽光照射在乾枯凋零的殘莖上,由於好幾天沒有人上來澆水的關係,塚哭花早已因為缺乏水分而枯死了。




  「沒辦法啊,我這幾天都在照顧妳,哪有時間上來管那株花啊?」依然盤踞在健身房某處角落的索隆靠著牆壁蠻不在乎的說道,好像跟羅賓比起來那朵花對他而言一點也不重要。




  「呵呵呵…我有怪罪說都是誰不好嗎?」站在窗前的黑髮女子笑盈盈的回頭,美麗的臉龐上綻開了一個比之前更加甜美的笑靨。




  「吶,索隆,你想知道塚哭花的花語嗎?我想,這也許跟你一看到這朵花就會想起克伊娜有關喔。」羅賓在筆記本上寫下了一個『實驗失敗』後闔上,一邊收拾起盆栽的殘骸一邊對身後的索隆這麼說道。




  「啊?」




  「『此生能遇見你,已很美。』」




  不等索隆答覆,羅賓溫柔的語調彷彿也帶著陽光溫暖的光亮:「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大家都說這是死者想要撫慰生者而送來的禮物的關係吧?因為痛苦的,並不是死去的人,而是留下來的人啊…」




  室內吹起了一陣溫柔的清風,彷彿有什麼靜謐的底蘊正在風中悄悄的滲入,綠髮的劍士在聽完考古學家的話語之後臉上浮現了跟那天同樣的笑,跟那天在少女墳前道別時,一模一樣的笑。




  「喂,妳不是很想看花嗎?」索隆說著邊從牆邊站了起身。




  「欸,是呀,可惜現在已經沒有花了。」羅賓看著枯萎的盆栽無奈的嘆息。




  「花的話,」




  劍士的腳步聲在背後越來越接近的響起,當考古學家困惑的轉過身來,卻閃避不及的被一把輕壓在窗台的玻璃上,被男人困在越來越接近的呼吸及唇吻之間:








  「這裡不是還有一朵嗎?」




































  海風與陽光輕笑,一朵甜蜜的愛情之花在光影參半的瞭望台內悄悄綻放,你也一定,是這麼想的吧?此生能夠與你相遇,真的非常非常的美麗。




















-END-
--------------------------------------------------------------------
[後記]:
  果然還是比較喜歡寫這種淡淡的揪心,不好意思讓澈圈久等了,對不起我不該拿佛羅逗貓棒逗你(人家又不是貓!)本來說可能沒時間寫,幸好在家休息兩天就馬上趕出來了,七年來第一篇ZR文就送給你了!!XDDD
  納特伊克斯特是NOT EXIST不存在之意,因為這整個故事都是我虛構的,題名訂花哭塚,是因為索隆心中自始至終都放著前女友的身影(才不是)當花(羅賓)走進了索隆的內心,代表過去的傷痛也能被撫平了,雖然人死後變成其他事物這樣的故事在古代好像其實還蠻常見的,但是人們會為了撫平生者失去死者的悲痛而將死亡說成是另一種存在的方式,我覺得這真的是一件很溫柔的事。
  索羅大師澈圈的面前獻醜了,希望你會喜歡。




                      BY粿

    全站熱搜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