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舞之夜(上)++

──你知道我愛你嗎?──

by神風精靈
================================================================

西風颯颯,焰紅的落楓舞動在這片黃昏的秋時天空之下,漸沉的夕陽揮灑著末暮的餘暉將,那天,暈染上淡薄的紅,很淡,恰如心中那極力沉澱的嘆息。
秋上心頭,秋天,讓很多人自然而然的聯想到愁++螢舞之夜(上)++

──你知道我愛你嗎?──

by神風精靈
================================================================

西風颯颯,焰紅的落楓舞動在這片黃昏的秋時天空之下,漸沉的夕陽揮灑著末暮的餘暉將,那天,暈染上淡薄的紅,很淡,恰如心中那極力沉澱的嘆息。
秋上心頭,秋天,讓很多人自然而然的聯想到愁。
一陣緩慢的踅音由如火燒般的秋風林中傳出,聲音的主人如同這片蒼天中的浮雲一般踏著穩健的步伐,螢漫步在這條植滿楓樹的林蔭隧道中,面龐一如往常一般掛著貫有的平靜,突然停下腳步抬頭望向滿樹火紅的楓,幾頁紅楓被風吹趕著舞過他平靜至極,幾乎沒有任何情緒的深邃瞳眸,俊逸的臉上並沒有因此美景而有所波伏。
「秋天到了啊……….」
他喃喃的說著,心裡不禁有些抽痛。
我跟她也是在這樣的季節中相遇的……….
螢轉過身剪斷了思緒,繼續走向那紅色的深邃。紅楓飄零中飄零著糾結的疑問級,迷惘。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身旁的一切事物開始一點也不在乎了呢?為什麼呢……

+                +               +
================================================================

+                +               +

此時,螢提著刀站在一幢偌大的毫宅前,一個女僕站在他身前躬著身不斷道歉。
「真的很抱歉,老爺現在正好不在家,麻煩您改天再來造訪。」
「……….」
螢靜默無語的望著大宅深處,似乎完全沒有在聽。
白跑一趟了啊…..
正轉身要離去,忽然聽到一陣熟悉又一如往常輕盈的腳步聲,她停住了腳,一個扯動他心弦的溫柔聲音自身後傳了出來。
「小桃,有誰來了嗎?」
「夫人,這位姑爺想見老爺。」
僕人立刻向女主人解釋著。
「誰?」
由夜疑惑的望向僕人身後的那個背影,在任出對方後差點失聲驚呼,巨大的震撼使她好一陣子才能吐出一句話。
「螢。」
聽到她輕聲呼喚著自己,螢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思念轉過身來,凝視著這個令她魂牽夢縈的人。
由夜穿著家居和服站在原木走廊上,輕軟的長髮像其他已婚婦女一樣在腦後挽成一個優雅的髻,未施脂粉的俏言一如往日動人,只是有點蒼白。
瘦了……
螢仔細的觀察著由夜。
「螢,你要來怎麼不先通知一聲呢?不好意思,狂現在正好不在,他去京城辦點事還沒回來。你要不要先進來坐一下?」
由夜面帶微笑力持穩定的說著,螢沉默了一會兒後,用他那感覺不出情緒的語調說著。
「不必了,我改天再來。」
「那怎麼行呢?你千里迢迢的從壬生趕來這裡,總不能就這麼讓你白跑一趟吧!也許待會兒狂就回來了,現在就讓我進地主之誼好好招待你吧。」
「…….」
看著那乞求般的小臉,螢完全不忍心說出拒絕的話語,於是他面無表情的輕點了頭。
「那……請跟我來吧…….小桃,妳可以下去了。」
僕人退去之後,螢脫下鞋踏上走廊尾隨著由夜走向待客廳,他們兩人就這樣默默無言的走著,總覺得這條路好長好長。
螢一直凝視著由夜,發現她的背影就像以前一樣是那麼纖細、脆弱且無助,她看起來是多麼需要一雙有力的臂膀倚靠,一個可靠的人來保護她﹔只是那個人不是他,在兩年前,他親手將由夜推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忽然,由夜停下了腳步,若有所思的望著庭院中了無生氣的景色,輕嘆了一口氣。
「好可惜,現在不是春天,如果你在春天來的話,就可以看到櫻花盛開的情景了。那時整個庭院的景色簡直美得難以言喻,不會像現在這樣死氣沉沉的。」
在夕陽餘暉的照耀下,由夜帶著沉靜笑容的臉蛋在金光中顯得相當動人,那不可方物的嬌美全容納入了螢的灼熱目光中,由夜忽然發現螢正怔怔的望著她,立刻慌忙道歉。
「對不起!我說了多餘的話,請你忘了我說過的事吧。」
說完便轉身繼續帶路,螢仍站在原地茫然的望著由夜的身影,他想起自己從前常嫌由夜話很多、很聒噪,但是,從何時開始,這卻變成他最愛的特質之一?如果時間能重來一次,他願意收回自己說過的話。

+                +               +

+                +               +

在寬敞的和室裡,由夜和螢隔著一段距離面對面坐著,兩人的面前都放了一杯僕人奉上的清茶﹔螢依然面無表情的看著由夜,由夜努力擠出微笑向螢問候著一些事情。
「朔夜姑娘還好嗎?」
「她沒說不好。」
「希望她過得很好,京四郎說過會好好照顧她的,但我還是有一點擔心,京四郎總是迷迷糊湖的,朔夜姑娘照顧他的一定比較多。」
「……….」
「辰伶呢?」
「不是我的對手。」
「時人呢?」
「沒長高。」
「京四郎呢?」
「很忙。」
「其他人呢?」
「都沒死。」
由夜莞爾一笑,對於螢爆炸性的回答似乎早就很習慣了。
「那螢………你呢?」
「………」
螢陷入了思考中的沉默。
我最近過得怎樣?每天有定時吃飯、定時戳毛毛蟲、定時找辰伶打架、定時發呆、定時呼吸、定時賴床……..呀,賴床應該第一個講。
「我很好。」
「是嗎?太好了,上次你沒來參加我跟狂的婚禮,我們都覺得好可惜喔,而且後來就再也沒有聽到你的消息了。」
「……..我………那時……剛好有事……」
螢有點艱澀的說著。
「沒關係,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就好了,但是以後要常來看我們喔!狂一定會很高興見到你的。」
「……….嗯………..」
「對了,你這次來找狂有什麼事嗎?」
「…….我…….. 」
「夫人。」
一名僕人在門外恭敬的呼喚著。
「什麼事?」
「長百川大人來訪。」
「好,我知道了。」
由夜朝螢苦笑一下。
「看來我得去應付他一下了。螢,對不起,我必須失陪一下了。」
螢搖搖頭表示沒有關係。
「我會盡量快一點的,這個宅子裡的每一個地方你都可以去參觀,有什麼事吩咐一下下人就好。抱歉,我該走了。」
螢沉默的點點頭,由夜又歉然的笑了一下便離開了,留下螢單獨流在寬大的和室中,他仍深陷在由夜的笑靨中。慢慢伸出手抓住胸口,眼神中有一絲痛苦。
「我以為…….我再也不會有所……悸動了…….」
他閉上雙眼,讓自己墜入無限的回憶中……………

+   +               +

+   +               +

「螢!螢!」
睡夢中,彷彿有人將他輕聲喚醒,躺在草地上的螢緩緩睜開雙眼,由夜俏麗的臉蛋出現在他的上方。
「你睡在這裡會感冒的。」
「我沒有在睡,我在作夢。」
「沒有睡著怎麼作夢啊?呆子毛蟲男。」
「………毛蟲……對了,我今天一隻都還沒戳……」
螢站起身就要離去,由夜在他身後叫喚著。
「螢,等一下,明跟梵天丸說叫你去跟他們討論壬生一族的事情。」
「才不要,好麻煩。」
「什麼?怎麼能說這麼不懂事的話!螢──────啊!」
再螢身後追趕的由夜一個不小心摔了一大跤。
「嗚……好痛……咦?」
由夜揉著擦傷的膝蓋努力的想撐起身子,卻忽然感覺到一雙有力的臂膀將她溫柔的扶起,然後螢的俊臉就出現在面前。
「螢……..」
由夜不禁臉紅,可是螢的死性子一點也沒改變。
「呀咿呀咿──摔得好慘唷!」
這時由夜聽到自己腦袋裡傳來理智的斷裂聲…………

「咦?怎麼有槍聲呢?」
正在樹下化妝的燈抬起頭來疑惑的說著。

+                 +              +

「螢!螢!」
身後又傳來由夜興奮的呼喚,螢轉過頭來望著蹬蹬朝自己跑來的由夜。
「你看這是什麼?」
由夜獻寶似的拿出一個正在發著光亮的袋子,裡面有許多螢火蟲正發出點點的熒光,螢呆呆的望著它。
「他們跟你有相同的名字,可是他們比較可愛。」
螢抬起頭來依然面無表情的看著由夜。
「但是我比較喜歡你。」
這句話彷彿爆炸般的在螢的腦中燃燒著,由夜忽然嬌羞的臉紅了起來,過了很久以後。
「………可以戳嗎?」
「不行!」
由夜大聲喝止。
「我要把他們放掉。」
說完就伸手解開繫著袋子的細繩,然後,如有魔法一般﹔點點的螢光從袋中飛出,然後散落在寂靜的黑夜中。
「你看,好美。」
由夜雀躍的看著閃爍的螢亮。
「嗯……….」
螢看著由夜的臉蛋如此回答著。

+                +               +

+                +               +

櫻花開了,櫻花飄零的三月天理,傳來了大地更生的消息。螢呆坐在櫻樹下的長凳上仰望著滿樹春意,這時由夜端著糕點及茶飲來到螢身邊坐下。
「喏,飯糰。」
螢接過由夜手中的飯糰,但是並沒有吃,他仍望著滿樹的櫻花。
「她們好美。」
螢忽然開口說話。
「嗯,世界上沒有比盛開的櫻花更美的事物了。」
由夜愉快的說著。
「有。」
「咦?」
「有一個東西甚至比漫天螢亮及盛開櫻花還美,只有它才有資格被稱為世界上最美的事物。」
「哦?是什麼呢?」
由夜很感興趣的追問著,螢又沉默了。
「………改天再告訴妳……..」
螢的臉微微泛紅,但是由夜並沒有注意到。
「哼。」
然後他們就這樣沉默的繼續賞櫻,然後不知過了多久以後,由夜居然靠在螢的肩上睡著了,螢楞楞的看著由夜甜甜的睡臉,嘴角露出微笑,情不自禁的吻住由夜嬌嫩的紅唇。
櫻花仍然飄零著,點綴著這無限情意的季節。

+                +               +

秋天又到了,是相逢也是分離的季節。
螢蹲在湖邊,用小樹枝在平靜的水面上劃起了一圈圈的漣漪,由夜站在身後不遠處的一棵樹旁,臉上只有急切的困擾。
「螢,回答我。」
「有什麼好回答的?」
「我…….我再也受不了這種不清不楚的感覺了,請你告訴我,我……我在你心裡到底算什麼?」
「………」
「螢,我愛你。可是一直這樣抱著期待實在好累好累,我……我想知道你心裡的想法。」
「………」
「螢,你愛我嗎?」
由夜顫抖著問,掩不住害怕的抱緊了身子,螢劃動水面的動作停止了,他很驚訝自己居然會有所動搖。
我愛她嗎?
他遲疑了,此時身後又響起由夜怯怯的呼喚。
「螢…….」
求你說是啊!拜託你說你愛我啊!否則的話……..
螢背對著由夜站了起身,說出了逃避的話。
「我好像聽見明在叫我了。」
「螢!」
「我要走了。」
然後他就頭也不回的走了,他一直不敢回頭看由夜的眼睛。
為什麼要一直逃避自己真實的情感呢?好麻煩……..我實在不想去煩惱太多事情……
望著螢遠去的背影,由夜的臉上靜靜的淌下兩行清淚。

+                +               +


+                +               +

是那個時候吧?在那之後我們就永遠分離…..如果我知道當時狂向妳提出廝守的請求的話,我的答案也許就會不一樣了吧……….
仍陷在回憶中的螢這時正佇立在枯零的櫻樹下仰望著它的殘枝,這時身後傳來由夜的呼喚。
「螢,你在這裡啊?」
入夜了,由夜在月光下看起來更加動人,螢怔然的望著她。
「對不起,弄得這麼晚,狂剛才派人捎信回來說他明早才會回來,不如你今天在這裡過夜吧?」
「不必了,其實我也沒什麼重要的事,只是辦完事順路來這裡看看而已。」
「…….是嗎?」
螢並有理會由夜的疑惑,轉過頭來靜靜的望著那棵櫻樹,有幾點螢光在草叢裡閃爍著。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景嗎?螢。」
由夜忽然問著,螢靜靜的點了頭。
「那時你一見到梵天丸就拔刀開打,而且後來你的手還被砍斷了,把我嚇個半死。」
由夜輕笑了幾聲,螢還是沒說什麼。
「那……….還會痛嗎?」
由夜又問了。
「…………..歲子早就幫我治好了。」
「外面的傷好了,那裡面的呢?」
螢的身體震了一下。
「對不起,我說了奇怪的話……」
別再跟我說對不起了,那只會使我更愧疚而已………真正該道歉的人………..應該是我才對………為什麼每次犯錯的人跟賠罪的人都不一樣………..
「由夜。」
螢忽然開口了。
「什麼事?」
「妳……….幸福嗎?」
接下來又是一陣沉默。
「嗯,應該吧……..」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
這樣,我就可以放心了……….
「螢……..」
由夜輕聲喚著,螢卻突然轉身辭行。
「夫人,抱歉叨擾您這麼久,我想我應該告辭了,不用勞駕您送我了,我自己出去就好。祝您幸福健康,再見。」
說完就與由夜擦身而過,走向大門的方向,在與由夜擦肩而過的那一瞬間,螢輕聲說了一句話。
「再見了,由夜,我祝妳永遠幸福………」
就讓我最後一次叫著這個名字吧……….
直到螢遠去的踅音逐漸消失,由夜終於卸下佯裝堅強的面具,攤坐在庭院中低聲啜泣,任由無助的淚水在臉上狂流。
遲來的祝福啊…………..可是我一點也不想要…………

+                +               +

螢站在大宅門口回望了這棟大宅最後一眼。
現在再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吧?不管是那個時侯當時的隔天我跑去找你打算說出心意,可是妳卻在我開口之前立刻告訴我妳要結婚了,而我居然恭喜了妳,或是兩年來一直沒有勇氣親自見到妳而不斷逃避,或是在辰伶的苦勸下順路從壬生來到這裡,一切都無所謂了吧………既然見面只會使彼此更加痛苦,那到不如別再相見………
螢毫不留戀地轉身步入黑暗的楓林隧道,踏著和一開始一樣穩定的步伐背對著大宅離去,就像背對那無盡處的相思。


由夜,妳知道那時我想告訴妳什麼嗎?對我而言,世界上有一種比螢光,甚至櫻花還要美麗的東西,只有那樣東西才有資格被稱為世界上最美的東西﹔那就是…………….妳的笑靨。

 ++螢舞之夜(上)++ *<< 妳知道我愛妳嗎?>>* THE END
================================================================

咦咦!!?我之前居然寫過鬼眼文!?(大驚)呃...........是啦,我之前的確瘋過鬼眼~不過在遇到海賊之後就..........XDD~拙劣的小文,請大家不要嫌棄>ˇ<而且基本上我已經不怎麼打算打完下集了,此處已經變成一個坑了,所以請大家不要期待啦!XD(眾:誰會期待你ㄉ爛文啊?別作夢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率觚 的頭像
率觚

雨陽天(停機中/我還在/杏林春暖❀/生而美好/眷顧貓咪的星辰/生命有一種絕對/週四)

率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